翻页   夜间
西藏小说网 > 少年歌行:隐居十载,问剑雪月城 > 第49章 剑指南诀
 
方平正蹲在黄金棺旁,给花草松土增肥,见司空长风递来一封信,有说有关南诀刀仙。

不免疑惑道:

“三个刀仙?找我?”

“是啊,他们好像有什么打算,”司空长风说。

方平接过信件,一字一句读了下去,越往后看,眉头越是紧皱:

“看来得去一趟南诀了。”

自己何时杀了这么多人?必须找摘月君当面对质。

司空长风说:

“兹事体大,关乎南诀刀仙,我和你同去。”

方平抬头:

“那雪月城呢?如今江湖动荡,朝野不平,若空城遭难?”

“还有寒衣嘛,我已经给她飞书了,”司空长风似乎早有预料,“走吧,先和我回一趟城主府。”

“好。”

两人走在雪月城的街道上,方平感觉民众看自己的眼神不对,似害怕、似质疑......

忽的,一名暂留雪月的雷门弟子跑来,双手一拱道:

“三城主、四城主,我相信青木剑仙,绝不会做出那种事!我们雷门永远站在雪月城这边!”

方平与司空长风相视一眼,皆看出异样。

细问之下,才知道城中有人传播不利方平的流言,如与雪月剑仙草菅人命,随意屠杀半城百姓。

如仗着实力高强,目无王法,未经许可处死罪犯,误杀天牢狱卒等。

“你说这人穿一身风袍,头裹着黑红束带?”司空长风眉头微皱,“来城主府送信的也是他。”

“他人呢?”

雷门弟子躬身道:

“抱歉,那人轻功了得,被他跑掉了!”

“......”

显然,对方目的不仅是送信这么简单,既然雪月城有此留言,那他途经的其余城镇,恐皆如此。

司空长风说:

“要抓紧时间去南诀了,时间长了对我们不利。”

两人继续前往城主府,一路上,民众商贩们都有意闪躲,不敢与方平对上视线,有的流动商贩甚至撤摊,似要离开雪月城......

司空长风唏嘘道:

“一有点风吹草动,这些小贩们就忍不住了,难成大事。”

“趋吉避害,人之本性罢了,”方平倒看得很开,“解决了源头就好。”

......

与此同时,南诀一座高城内,霸刀澹台破、鬼刀摘月君、温柔刀苏雨落共聚一桌,同饮相谈。

“放心好了,摘月兄,事关南诀名誉、刀仙威名,我们又不是面团捏的,岂能让他北离剑仙随意欺辱?

那青木剑仙如此嗜血,即便雪月城保他,整个江湖也容不下他!”

苏雨落浅饮一口,柔声开口:

“没错,他除掉暗河又怎样,杀性难改,终究是异类当诛。”

摘月君感动地颔首,应声回道:

“多谢二位了。”

但道谢时,其眼底闪过一抹微不可察的晦涩......事已至此,他不灭亡,便是自己遭灾,无路可退了。

......

约莫十日后,方平与司空长风抵达月城,或说......一座废城。

高厚的城墙被联排推倒,一大半房屋遭压成齑粉,另半城建筑相对完整,但却插满寒剑。

而月城街道,暗红色血迹侵染大地,蛆虫横行,老鼠乱窜,一副末世乱象。

月城被屠了。

司空长风看了眼方平,后者摇头:

“我与李寒衣离开时,城池无恙。”

“我知道,先去找刀仙吧。”

前方官道上,正好有一辆马车路过,司空长风上前问路:

“朋友,可知刀仙暂居何城?”

后者微微一怔,心知这人是个高手,便指向身后:

“在西面的高顶山城......”

“多谢。”

方平两人正欲西行,忽听那人牢骚出声:

“唉,好好的一座月城就没了,北离魔鬼屠半城,人间正道是沧桑啊!”

显然,并不止北离出现留言,南诀更是如此。

“走吧,去讨个公道,”司空长风说。

两人西行数个时辰,终于见到高顶山城。

南诀多小山,山中资源丰富,许多城镇便依山而建,盘山而上。

高顶山城便是其中之一。

方平望着山顶高楼:

“他们在上面。”

感知到对方的同时,对方也察觉有客造访。

三道人影站在山头,不语不动,一人长发飘逸,风吹身鬼魅,一人肌肉虬结,刀霸如罡,最后一人身段妩媚,眉眼如秋。

正是三刀仙。

方平起金光而上,司空长风追枪而行,眨眼间,两人便登临山头。

“呵呵,一封信招来两位城主,说明还挺急的,”霸刀澹台破暗暗一笑。

他还欲再说些什么,忽被方平一剑目瞪了回去,那目光如剑出,似指穿眉心,令人不寒而栗。

方平问向摘月君,质问道:

“我杀了苏昌河便离去,何时伤月城百姓一分一毫?”

后者咧嘴一笑,冷冽道:

“可笑,青木剑仙还是这么会演戏,当初骗我合作,一同诛杀苏昌河,却杀性大起,为尽兴屠我半城百姓,

我可拦都拦不住啊。”

龙渊轻轻颤鸣,方平身周已有剑意渗出。

澹台破立马开口:

“青木剑仙莫生气,摘月兄仅把你做过的事复述而已,不要过激。”

“没错,解决问题为最优先,有心情动气,不如商量赔偿谢罪事宜,”苏雨落柔和道,“我们可不想这高顶山城,与月城沦为一样。”

“哈哈,有我在,同样的事情不可能发生!”澹台破狂笑。

方平上前一步,半步神游的气势荡漾开来:

“我说最后一次,月城百姓,包括天牢犯人、狱卒,皆未伤分毫!”

摘月君不退:

“笑话,不是你能有谁,莫不成是我疯了?”

“兴许,是摘月君为遮盖某事,故意为之呢?”方平冷冷地说,“苏昌河被我重伤,逃至月城,再见面实力却达半步神游,

而那段时间内,天牢时刻传出惨叫,究竟有多少囚徒死于阎魔吸功?”

方平顿了顿:

“和上次一样,说实话,我便离去,否则......”

话音落下,摘月君嘴角微抽:

“青木剑仙,杀人如铁证,现在整个南诀都传开了,还欲狡辩?”

忽的,方平身周剑意暴涨,山穹云海翻腾,如异象现世:

“这是最后通牒,讲实话,否则......我扯开你的嘴讲实话。”

......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