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西藏小说网 > 少年歌行:隐居十载,问剑雪月城 > 第68章 先生这么做,自然有他的道理
 
闻言,萧崇神情一怔,下意识开口问道:

“剑仙可医眼盲?当真吗?”

先前听过青木剑仙懂医术,但医名尚且,便没想着求治眼睛。

方平微微颔首:

“我有一法,称祝由,世间杂症、绝症皆有疗法,

“先天目盲尚可医,后天失明亦然。”

萧崇咽了口唾沫,激动的心,颤抖的手:

“那剑仙......可否?”

“如果是白王所求,自是可以,”方平微笑道。

萧崇当即起身,后退半步跪而谢之:

“还请剑仙出手!萧崇定毕生报之!”

在这场夺嫡争权之战中,自己有天然的劣势——北离不会接受一个目盲皇帝。

然而,现在却有希望重见光明,如何不令人激动?

凌韶翰急了,连忙伸手搀扶:

“白王殿下,你这是......”

“啪——”

一声轻响,凌韶翰的手被打了回去。

萧崇一脸认真道:

“不得无礼,先生救助于我,堪称再造之恩,跪谢是应当的!”

凌韶翰:“......”

谋士深知白王为人,不再阻拦。

方平让萧崇起身:

“不必行如此大礼,我可以让你重见光明,但有一前提。”

“先生请说!”萧崇拱手道。

之前称方平“剑仙”,是敬畏他身处剑道之巅,敬畏神游玄境的实力。

现称“先生”,是来自内心的尊敬。

方平说道:

“前提是,不许质疑,治疗过程中,不论要你做什么,只管做,不必问。”

“萧崇谨记。”

方平点了点头:

“好,第一件,治疗时间为两天后正午,地点就在登天阁下。”

萧崇微微一顿,旋即答应下来:

“听先生安排。”

“嗯,没什么事的话,可以回去休息了,这两日间,不要吃带狗血、驴血的食物。”

方平嘱托道:

“两天后,登天阁见。”

“是,先生,”萧崇谨记治疗的前提,决口不问为什么。

他在凌韶翰的搀扶下起身,拱手告辞,便朝门外走去。

正欲出门时,方平又补充道:

“对了,还有一件事......让宫里的那位大可以安心,只要相安无事生,江湖与庙堂互不干涉。”

萧崇躬身作礼:

“明白了,先生。”

方平不是雷无桀,没有呆到那种程度,清楚白王目的不是招揽自己,而是替天启表态,安抚江湖中的‘硬茬’。

......

离开四城主府邸后,凌韶翰终于忍不住开口:

“殿下,您当真要按他说的做?

“恕我多言,那医法又是禁狗血、驴血,又是在大庭广众之下的......很像伪书中的起坛妖法,

“我们是不是该小心些?”

白王的眼睛便是受人所害,警惕之心相当高,但这次却毫无怀疑:

“相信先生不会害我,而且我等这天太久了,若最终因为眼睛而失败,我将悔恨一辈子。”

凌韶翰眉头紧皱,却没再说话了。

......

另一边,方平着手准备治眼所需的材料。

百年针雪松、蝾螈血肉、黄裱纸画符......

使人明目,乃规则逆生,天道窃机,说是治疗,其实更像开坛做法。

地点选在登天阁外,一是仪式所需,二是方便嘘头传播,好完成‘以医圣之名’。

白王离开后不久,司空长风又造访府邸。

方平笑问道:

“和那位客人有关?”

后者不置可否地点头:

“是......你真能治好白王眼疾?让他重新看见?”

方平承认:

“是,就在两天后,是打扰三城主的棋局了?”

司空长风沉默片刻,爽朗一笑道:

“说有也有,但无关紧要,我相信萧瑟,

“但有一点,方平...不要公开站队,你虽入了神游,但世上有很多情况,让人身不由己,

“言止于此。”

方平颔首:

“多谢忠告,但我对争权没什么兴趣。”

“那自然好,如果你想做什么,可以先和我商量一下,”司空长风真诚道,“虽说武功不如你,但江湖经验还是不少的。”

又聊了几句,司空长风离开了。

......

两天后,距正午仅剩一刻钟。

登天阁附近围满吃瓜群众,皆为白王治眼而来。

“这啥时候种这么多树?昨天还没有来着......”

“是啊,而且摆放好奇怪,莫非是治眼专用?”

“拉鸡掰倒!治眼用树?你敢不敢说得再离谱些?”

众人对古怪的树阵指指点点,讨论其用处,终不得结果。

这时,眼缠白布的萧崇,在凌韶翰的搀扶下来到现场。

“殿下,前面有数棵雪松,似组成某阵,最中央有一张盖着黄布的桌子,

“但未见青木剑仙。”

萧崇淡淡开口:

“那便去阵中等等吧。”

来到树阵当中,凌韶翰略带惊讶道:

“地上画有黑色连线,好奇怪的阵,从未见过。”

萧崇对这些不关心:

“先生这么做,自然有他的道理,现在几时了?”

“距离正午,还有不到一炷香的时间。”

“等。”

登天阁周围的人越来越多,熙熙攘攘,连司空长风、李寒衣、尹落霞都赶来围观。

忽的,清风一拂,一道黑衣身影突兀出现阵中。

“准备开始吧,站到阵中,面朝正日。”

“是,先生。”

在凌韶翰的引导下,萧崇站在划定的阵眼。

方平手一挥,清风掀开黄布,露出桌上备好的材料。

一盆蝾螈血、一沓黄裱纸、一碗公鸡血、祈香三捆、一鼎纯金香炉、透明冷液一碗......

司空长风双臂环胸:

“准备这么多,像是驱鬼的。”

“的确像,可能驱的瞎眼鬼?”尹落霞随口一猜。

李寒衣微不可见的轻哼一声,并未讲话。

很快,正午至。

方平手一挥,起三张黄裱悬空,口中咒起:

“道由心学,心假香传,香焚玉炉,心存神前,真灵下盼,仙斾临轩,令臣关告,迳达三天!”

咒落,其中一张裱纸浮现红色符印,方平又念两遍咒语,只不过将“三天”分别替换为“六天”、“九天”。

咒毕,黄裱齐燃,余烬落入香炉。

此乃开坛净咒。

“将祖师令,急往蓬莱境,急如蓬莱仙,火速到坛前,徜或迟延,有违上帝,

“唵!哈!哪!咆!”

一阵清风拂过,符箓燃火飘天,灰烬直上九天不见落。

此乃开天门符。

......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