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西藏小说网 > 少年歌行:隐居十载,问剑雪月城 > 第71章 江湖
 
萧楚河隐脉受损,是为浊清一掌绵阴所致。

仅一掌,便让其武功尽废,无法调动真气,而姬若风中了整整十八掌,即便冠绝榜首甲的仙人莫衣也无法医好。

“如今青木剑仙也入了神游玄境,医法堪比仙术道法,或许他可以。”

姬雪若有所思:

“请他出手,应当用什么予以交换?”

要说百晓堂有的,自然是江湖上的隐秘情报,玄境虽可神游天下,但无法穿越过去,通晓天地,情报还是很有价值的。

......

天启皇宫,明德帝寝宫,华锦结束今日的诊疗,与兰月侯一同离开。

“小神医,陛下这病,可能根除?”

“神医就是神医,为何偏偏多一个小字?”华锦嘟囔道,“陛下身症已经治好了,心病残留,医师难以,只能自救。”

前些日子的年祀祭典上,明德帝忽昏厥,太医们齐齐出力,国师也施以援手,但效果甚微。

于是,兰月侯只身前往剑心冢,将华锦给请入天启。

“神医,我送你回去吧。”

兰月侯淡淡开口,忽见一只信鸽从空来,伸手接飞鸟,拆布阅信。

他的脸色逐渐凝重,又露出几分希冀之色:

“青木剑仙医好了白王的眼睛,全程作法,不触患者,仙姿绰约......

“上次入神游轰动江湖,又来?”

华锦闻言,踮了踮脚,也想看看飞书的内容,但终是个子矮了些:

“青木?他是我二师父,他治好白王的眼疾了?”

兰月侯略显惊讶:

“你不是药王谷,辛百草的徒弟吗?什么时候当上剑仙徒弟了?”

华锦叉腰:

“在剑心冢,他教过我祝由医术,自然算得上师父!”

“原来如此,”兰月侯淡笑,收起飞书说,“信上讲,你的二师父治好了白王眼疾,且不行针用药,只念咒作法,血肉辅之,

“中途天生红云异象,有邪物入侵,还上演了一场驱邪的戏码,

“整个过程不到半个时辰,白王的眼睛就治好了,堪称医学奇迹。”

华锦轻哼一声:

“信上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不给我看。”

兰月侯笑笑,随口说道:

“或许,可以请这位来宫中一趟......还是先飞书一封,问有无去心病之法吧。”

提到患者与医治,华锦总有自己的见解,且态度严苛,若在平常,定要反驳一下。

这次却不同。

“二师父的话,或许有法子。”

祝由术不同于其他现世的治疗体系,效果奇妙卓绝,连转移伤痛都能做到,心病未尝不可去。

......

无名山上,一木屋前,两位老者正对坐煮药。

其一身形消瘦,却眼中有光,其一神色不佳,似重病已久。

“来,姬大侠,喝药了。”

姬若风接过药汤,叹息道:

“辛百草,这药真管用吗?”

消瘦老头哼了一声:

“能保你不死。”

正说着,一只灰白信鸽飞入山林,落在木屋檐上。

辛百草瞥了一眼:

“你女儿又来信了。”

姬若风手一招,信鸽立即跃下,熟稔的抬腿等拆信。

“不愧是姬大侠,信鸽都和别人的不同。”

姬若风笑而不语,看完飞书,神色忽起希冀,激动出声:

“辛百草,你上次说想到一个法子,是什么来着?”

“我劝你不要尝试,”消瘦老头严肃起来,“一药,可助你重回巅峰七日,

“但七日一过,万劫不复,神仙难医。”

姬若风抬头,眼中似闪亮光:

“江湖热议,青木剑仙医术似仙,或许有他法。”

辛百草微微摇头,语重心长道:

“你也老大不小了,总该稳重些,海外仙人化不去的绵阴掌劲,我医不好的病灶,世人谁还可治?

“一个小有名头的娃娃,能让你高兴成这样?”

如果是其他人的飞信,姬若风或许心存怀疑,但女儿在信中说明,方平此法神异无比,与仙术无异,可驱邪治病,说是医术,其实更像道法。

药王辛百草医不好,仙人莫衣道法治不好,而现在又一门法子,是将医、道两者结合,则能让人不心生希冀?

姬若风神色坚定道:

“总要试试的,这江湖风起云涌,我却不能参与其中,真是一大憾事。

“而且信中说,青木剑仙还是你那小徒弟的二师父,传授了她部分医术。”

辛百草淡淡开口:

“猜到了,两人曾在剑心冢,以小丫头的性格,肯定要求学的。”

......

同一时间,青州沐家。

一位面色泛白,眼袋黑沉的中年男人看着信件,神情逐渐激动:

“世上竟有如此神医?”

他起身踱步,膝盖不酸了,步伐不浮了,瘦弱的身体充满希望伟力:

“青木剑仙不同于隐世药王,就在雪月城,一定要把他请来,付出再多财务都无妨!”

一时间,江湖各大势力皆飞书雪月城,要么求医疑难杂症,要么恭贺剑仙才姿。

而江湖的种种变动,皆被方平收于“眼底”。

各大势力的反应,正是他所要的,声势越大,任务进度就越快。

“热闹起来吧。”

方平自语出声:

“再接几个名门势力的委托,应该就差不多了。”

‘蜀山神剑诀’,讲究一字快,二字刹那,斩敌于瞬间,破阵毁天地。

欲施展此剑诀,需请动天界诸神降临分身,依靠剑神之力出剑。

仙剑7中月清疏便能使用此招,可起万千神剑意,杀敌范围广,威力可怖,施展剑诀过程中,自身处于神佑状态,无视绝大部分攻击。

“神剑决,不知能否突破此方天地的上限。”

话音刚落,府门又被敲响了。

方平手一挥,实木檀门敞开,露出一脸恭敬的凌韶翰。

方平问道:

“何事。”

凌韶翰上前一步,垂首躬身:

“韶翰前来,欲谢罪之。”

说着,他五心朝下,忽俯身跪下,头触地不起。

方平眉头微皱,似不解:

“你有何罪于我?”

凌韶翰仍长跪不起,说道:

“前日,我因剑仙怠慢白王而内心苛责于您,今日,我因无知而不信于您,

“剑仙恩与我主,我却心思低劣,着实小人行为,自当罪孽深刻。”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