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西藏小说网 > 少年歌行:隐居十载,问剑雪月城 > 第114章 我叫谢之则
 
新房间仍旧空荡,没有画像没有香炉,只有角落的楼梯通向上方。

显然,这才是真正的二层。

方平果断走向楼梯,迈入第三层。

......

李凡松经历数次尝试后,终于彻底领悟剑意,过了第一层。

他登上第二层时,同样没见到方平或李寒衣任何一人。

“大国师......”

李凡松眉头一皱,发现房间的布置似有蹊跷。

再一眨眼,一紫袍道人竟凭空出现。

李凡松愣了一下,旋即欣喜出声:

“师父!”

“你现在不止我一个师父啦,下山这段时日可还轻松?”赵玉真问道。

李凡松眨了眨眼,忽然跪了下去:

“师父,我还是不明白,为何要让我下山,为何要我去寻第二份师缘,

“谢先生的确很好,可我觉得师父更好......我想回青城山了,这次我一定认真练剑。”

赵玉真笑了笑,摸着李凡松脑袋说:

“跪什么跪啊,我是假的,有时间回青城山跪真的去。”

“我还可以回去吗,现在可以吗?”

前者失笑:

“真以为我把你逐出师门了?青城山门永远为你开,至于让你跟着儒剑仙学习,是因为这样对你更好,

“而且谁说人只能一个师父?白王不也是吗?”

李凡松点点头。

“好了,拿起剑来,打过我,然后去下一层夺属于自己的机缘。”

李凡松惨笑一声,有气无力地提起醉歌:

“师父那么强,怎可能打得过。”

“我有多强,来自于你内心的想象,”赵玉真同样举起桃花。

“那更打不过了,师父在我心中是无敌的。”

随后,两人摆好架势,而后同时出剑。

两柄木剑交错而过,正欲互击,李凡松却忽然丢掉了醉歌。

“噹啷!”

木剑落地,赵玉真一愣,却错过了收剑的时机,只听“砰”的一声轻响,桃花轻砸在李凡松头上。

“为何?”

“因为我想师父了,”李凡松揉了揉脑袋,而后盘腿坐下,“很久没被师父教训过了,真怀念。”

赵玉真嘴角一抽:

“真没出息,不打了?”

“不打了,下山太匆忙,有些话想和师父讲。”

“有话憋着,回去和真人讲。”

李凡松微微笑,自顾自地说了起来:

“其实我内心一直很歉疚,我骗了师父很多。”

“哦?你骗我什么了?”

李凡松掰着手指头说:

“我骗您练剑很用功,每次练得满头大汗,其实都是装出来的,

“就是单纯偷懒,如果能得到师父夸奖,我会很开心。”

赵玉真语气淡然:

“我知道。”

李凡松继续说:

“您桃树结的第一颗果,用来供奉祖师爷的那个......其实都是第二颗,第一颗被我偷吃了。”

“我知道,”赵玉真语气平平。

前者挠挠头,继续道:

“还有,我骗您飞轩花光了旅费,其实是我打赏了说书人...这个您也知道?”

赵玉真颔首:

“知道。”

李凡松傻笑两声:

“什么都瞒不过师父您啊,还有最后一件事...是我最愧疚的。

“师父你从未下过山,经常向我打听江湖故事,其实我每次说的半真半假,有的还是评书故事,我假装是主角讲给师父听了,

“您每次听完能高兴一整天,还经常感叹‘外面的世界真精彩,真想去看看’,但精彩都是我编出来的,

“为了少练剑,我经常加长故事,这样师父就顾不得骂我了,师父每次听着故事傻乐,我就觉得您很傻,也很可怜,长这么大了,连门都没出过......

“您要我下山时,我以为自己犯错太多,您不要我了,路上想起这些故事,总觉得难受,

“若早知道要离开,我应该讲些真故事,多讲一些给师父听。”

赵玉真微微笑:

“这个我也知道,你讲给我听,我听得高兴,这就足够了。”

“师父......”李凡松眼眶微红,“弟子知错了。”

紫衣道人的身影开始模糊,声音缥缈:

“傻啊,都说了回去和真人讲,你说的这些我一句都听不到,

“你并非同赵玉真对话,而是与自己对话。”

语毕,眼前的赵玉真消失了,李凡松身下的地板被抽走,竟摔回了一楼。

李凡松挠了挠头:

“......我回青城山还要重新再认错吗,感觉没有那个情绪了。”

......

在第三层,方平又看到一幅画。

与之前的人像不同,此画卷宽大无比,描绘了一处修罗战场,烈焰地狱。

身处此地,耳边仿佛真的有弓箭穿梭,大地有铁骑奔腾。

血腥之气蔓延,不断刺激着鼻腔,嘶吼声与金戈之声交织一片,让方平心跳加速。

一转身,他竟发现自己身处战场,仿佛进到了画里。

“这是......”

不等他思考,一支长矛似的箭矢破空而来,乃战地大弩。

方平当即挥剑一斩,长矛却径直穿过剑刃,穿过自己头颅,没造成任何影响。

似乎只是影响。

他疑惑之际,身后传来苍老的嗓音:

“你看到了什么?”

方平回首,见到一人帽兜遮面,与战场格格不入。

对方既然出现在天下第一楼的第三层,说明比大国师要强上一些。

“你是谁?”

“我先问的你,”黑衣人说道,“你在这里看到了什么。”

“战场。”方平如实回答。

然而黑衣人却并未表明身份,继续发问:

“看到如此战场,有何感悟?”

“与我无关,”方平举起龙渊,剑身闪耀着湛蓝光点,“阁下是谁,这楼中还有活人?”

这人给自己的感觉很特殊,定不是幻象之流。

忽的,黑衣人消失不见,他的声音却从背后传来:

“我不是活人,但也算不得死人,而这里,则是以前的天启,

“此战过后,天下才有了北离,一座城死了十万人,太师董礼将战场绘为画卷,也就是你目前看到的——碎国亡天图。”

方平开口:

“真是画中...所以,你究竟是谁?”

此刻的黑衣人骑在画中马背上,身着盔甲,头发肆意飞扬于脑后,跟随战场中挥剑斩天的一代帝王。

他淡淡开口:

“我叫谢之则。”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