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西藏小说网 > 霍格沃兹之叛逆者 > 第11章 炼制药剂的少女(三)
 
墨兰和辛西娅在确认了狼人们已经离去后,从刺楸林中走了出来。

“哎。”险些摔倒的辛西娅下意识抓住了墨兰的手。

“小心,LOO-mos(荧光闪烁)。”墨兰关切地说了一句,接着,控制魔杖发出了明亮的光,让两人能在昏暗的禁林中看清事物,刚刚差点绊倒辛西娅的是一根断掉的树枝。

“谢谢你,墨兰。”辛西娅松开了抓着墨兰的手。

走了一会。

“墨兰,这么晚了,你怎么也出来啦?还,还刚好救了我。”辛西娅像是想起什么,疑惑地问道。

“怀疑我跟踪她吗?”

墨兰有些担忧的语气对着辛西娅说道:“你也说了,这么晚了,我那时候刚好醒来看见你出门,科林先生也不在你旁边,很担心你会遇到什么危险,情急之下,跟着你一起出来了,又怕你会生气,就只想在暗处保护着你。”

墨兰的解释是对辛西娅说,也对另一个人。

辛西娅自责地低下了头。

“对不起,墨兰,是我把你吵醒了吧?怪我,为了采集草药,差点还让你受伤。”

墨兰温和地说道:“没关系的,答应我保护好自己,你的父亲,科林先生也不会想你陷入危险的。”

“嗯,墨兰。”

墨兰本想询问辛西娅,她采集的草药,是否与狼毒药剂有关,用于什么?但想了想还是不了了之。

两人平安地回到家,辛西娅进了自己的房间,关门前,用口型和墨兰道了晚安。

躺在床上的墨兰,思考着今晚的收获,狼人、五角星烙印、草药,最后的目标——狼毒药剂。

“虽然,并不知晓狼毒药剂配方的我,无法判断辛西娅收集的草药是否是狼毒药剂炼制的所需,不过,这种可能性十有八九了。”

“那么,有谁会需要它呢?”

清晨,墨兰早早地起了床,在那条小溪旁,他最先出现在这个幻境的地方,练习着魔咒。

“目前,还无法确定这个幻境的时间流速和外界是否相同,但魔咒的练习不能落下,毕竟,哪怕是在这个幻境里,时间的流逝,墨兰也是能真真切切感受得到的。”

在这之前,墨兰回到了昨晚的刺楸林,通过狼人们留下的痕迹,确认了它们领地的位置。

或许,会派上用场。

日常的练习结束后,墨兰回到了小木屋,他还有一件事需要确认。

推开木门,墨兰走了进去,辛西娅和科林也都起来了。

“你这小子,不是叫你不要乱跑。”科林看着刚从外面回来的墨兰皱了皱眉,语气比刚见面那会还是要好上一些的。

“既然回来了,走吧,我带你离开,别赖在我这。”科林对着墨兰说道。

辛西娅张了张嘴,想要说些什么,可还是没有说出口。

刚进门没多久的墨兰,就这样跟着科林走了出去,出门前,墨兰偷偷地向辛西娅挥了挥手,表示“再见”。

两人没走出多远,周围安静的有些不寻常。

“又是狼人吗?话说,在这片幻境里我一直没有见过其他魔法生物呢。”墨兰看着周围心想道。

“这些该死的家伙!”科林看见这些狼人,眼神里充满怒火,魔杖对准了它们。

“Avada Kedavra(阿瓦达索命)”没有丝毫迟疑,科林的魔杖射出一道绿光击中了魔杖对准的狼人,见到同伴死去,其他狼人纷纷对科林和墨兰发起进攻。

科林像一个疯子一样,不停的对这些狼人使出阿瓦达索命,使得更多的狼人选择朝墨兰进攻,而墨兰这边在应对狼人的进攻也就显得吃力了许多,没过多久,更是摔倒在地,险些被狼人咬伤。

“可恶!”见到墨兰已经抵抗不住狼人们的进攻,又看了看不断朝两人合围的狼人们,科林也知道不能再留在这了。

科林击退了围在墨兰身边的狼人,抓起墨兰用幻影移形回到了小木屋。

“他的实力要在我之上,虽然,刚刚遇到狼人和失了智一样,不带防的,知道的是巫师,不知道的还以为是狂战士,不过,不能指望我和他打起来还是这样。”墨兰摸清了科林的实力。

“这里是他的房间?”墨兰看了看周围,没等他细想。

科林开口说道:“给我出去,记住,找一个暂时留在这里的借口,别让辛西娅知道我受了伤,她会担心我的。”

墨兰没有说话,点了点头,走向房间的门口。

“等等,Scourgify(清理一新)”科林将墨兰肩膀上的血迹清理掉后,才让他出门。

这血倒不是墨兰的,科林对这些狼人的痛恨,到了被这些狼人咬伤也毫不在意的程度,流下的血也就滴在了墨兰的身上,相比之下,墨兰全身上下没有一处伤口。

“墨兰,你怎么回来了,还是从我爸爸的房间出来,他人呢?”辛西娅看见墨兰有些惊喜,又感到疑惑。

“科林先生在房间,他和我说了一些关于你的事,我打算再留下来一段时间,你不会嫌我烦吧,辛西娅?”

“怎么会呢,墨兰,你能留下来吗,那太好了,你走的时候,我感觉我唯一的朋友都没了,但又不能自私地将你留下,最后,连告别的话都说不出口。”

“哦,对了,我有件事情要告诉爸爸,他知道了一定会很高兴的,你在这等下我,墨兰。”

墨兰刚想阻止,科林的房门就打开了。

“爸爸,我正好有件事要和你说,是关于狼毒……”

“辛西娅!进房间里来。”科林打断了辛西娅的话。

“狼毒?辛西娅已经将草药收集齐了吗,比我想象的进展要快呢。”墨兰根据辛西娅说的猜测道。

两人不知道在房间说了些什么,不过,等出来的时候科林苍老的脸上有抑制不住的喜悦。

“小子,今晚需要你跟我们去一个地方。”科林明显不擅长和人交谈,他说出来的话,与绑匪和人质之间说的话没差。

“爸爸!真是的,你在说什么啊,会让墨兰误会的,我来说吧。”辛西娅将科林推回了房间。

“是这样的,墨兰,我父亲他生病了,我需要炼制一管能治好他的药剂,现在其他的药材我都收集起了,可按照魔药的配方还缺少一个自然条件——满月的月光,这其实没什么,不过,你还记得我手臂上五角星的烙印吗?每个月圆之夜我都会遭遇到狼人的袭击,所以,我和父亲想你能在我身边,保护我。”

“满月的月光?狼毒药剂的具体配方我不清楚,但绝对没有这种东西,还有月圆之夜,我记得好像就是今晚。”墨兰暗暗在思考着辛西娅的每一句话。

有一点至关重要,代表了墨兰的选择,为了确认这一件事。

墨兰试探性地说道:“科林先生,连他也没有办法吗?你也知道我的实力,辛西娅,并不比你强多少,我怕我保护不好你,不如,我们在准备一段时间,多收集一些草药,说不定这段时间里科林先生的病就好了。”

“可是,墨兰,无论我是否炼制药剂,狼人们都不会放弃对我的袭击,至于草药,时间已经不够让我们再去收集了,而且不知道为什么在有了炼制一瓶药剂的草药分量后,我原本想再收集一些有备无患的,可结果怎么也找不到了。”

“这样啊,明明是一早就知道的结果。”墨兰轻声说道。

“墨兰?”

墨兰回应道:“嗯,辛西娅,那我们什么时候出发,科林先生不是说要去一个地方吗?”

“太好了,谢谢你,墨兰,我还怕你会生气呢,将你牵连进这件事情,我一直觉得对你不公平,可你知道吗?我听爸爸说你愿意帮助我们的时候,我有多开心。”

接着,辛西娅带着墨兰来到了一间离木屋不远处的屋子,里面摆放着各式各样用于炼制魔药的工具和草药,还有书籍。

“墨兰,这就是晚上我要炼制药剂的地方了,这间屋子和里面的东西都是我母亲留下来的,这些书籍有很多关于魔药学的知识,你都可以看的,没关系,现在离晚上还早。”

就这样,墨兰在一旁翻阅起了辛西娅母亲留下的书籍,而辛西娅则在为晚上的药剂炼制做着准备。

一直到傍晚的时候,墨兰放下了手中的书,一旁的辛西娅因为晚上外出采集草药,刚刚又一直在为炼制药剂的事宜做着准备,都没有好好休息,太过劳累,趴在桌上睡着了。

科林一直没有出现,今晚是月圆之夜只能说是一部分原因,从辛西娅能平安长大这一点就能看出,科林一定有能在狼人化下保持理智的办法,主要的原因或许是今早受到的伤还没有恢复。

通过辛西娅母亲留下的一本自己关于狼毒药剂的研究或者说更倾向于是一本日记。

墨兰知道了辛西娅身上的五角星烙印来源于自己的母亲。

辛西娅母亲年轻时因为自身的五角星烙印会吸引来狼人,就萌生了想要研发狼毒药剂的想法,后来结识了科林也就是辛西娅的父亲,两人就一起来到了这个地方。

科林一开始并不是狼人,是为了保护辛西娅的母亲,意外被咬伤才被狼化症感染成为狼人。

至于,辛西娅和墨兰提到的关于五角星烙印是诅咒的那张纸,墨兰也看到了,不过,这张纸通过字迹的对比可以看出是辛西娅母亲写的,上面是辛西娅母亲对烙印的痛恨,在丈夫被狼人咬伤后更是将其视为一种诅咒。

在墨兰看来,这更像是一种血脉魔咒。

辛西娅母亲很聪明,她在狼毒药剂上的研究可以说是一日千里,能让巫师在狼人化下保持理智的药剂对于大部分巫师是终点,可对她来说只是个起点。

也是凭此,科林能够在狼人化下保持理智,哪怕是面对辛西娅的母亲这个所谓“狼人的下一个牺牲者。”

最后,更是成功研发出可以让受到狼化症感染的巫师恢复正常的狼毒药剂配方,只不过,还没有炼制出来成品就因为生辛西娅去世了。

科林在妻子死后,也就成了现在这副苍老的模样,后来在知道辛西娅想治好自己,炼制狼毒药剂时,更是下意识的阻止,因为,他的妻子可以说就是因为这死去,自己也成了人不人,狼不狼的样子,他不想女儿再离自己而去。

但身为狼人的耻辱,日日夜夜地折磨着他,也就出现了辛西娅晚上偷偷出去采集草药,他故作不知,跟在身后默默守护的情形。

这对父女的经历也让墨兰出现了犹豫。

墨兰走到了睡着的辛西娅身边想道:“幻境,不应该成为我可以漠视生命的词汇。”

而在这时,墨兰魔杖的尖端发出一股银色的光晕,这是墨兰第一次遇到它时,曾出现过的现象。

墨兰看着自己的魔杖:“你一直没有改变啊,我又怎么会让你失望呢,我早就做好这个觉悟了,谢谢你提醒我。”

墨兰来到了狼人的领地,用幻身咒使得身体和周围的环境保持一致,接连杀害了数只小狼崽,在现场留下了自己的一片衣角,接着,从容离去,回到了今晚要结束一切的地方。

“狼人的嗅觉,应该会很灵敏吧?”墨兰看着夜空轻声说道。

今晚的夜空中皎洁的明月,月光洒落在少年的脸庞。

墨兰走进屋,叫醒了辛西娅。

“嗯,墨兰?墨兰!我怎么睡着了,现在几点了,没有错过满月吧。”辛西娅迷迷糊糊醒来,就慌张地跑向窗户看向窗外的月亮。

“别紧张,辛西娅,一切的条件都具备了,现在刚刚好呢。”墨兰也来到了窗边看着这最后一个条件的到来,出声安慰道。

辛西娅看着满月逐渐升起,开始炼制起了狼毒药剂,墨兰只是看了一眼便走出门去,拿出魔杖守护在了门外。

没一会,四周响起了狼人的嚎叫声,草丛中出现一双双闪着凶恶光芒的眼睛,盯着墨兰或者说他的身后,纷纷朝他冲了过来。

“Reducto(粉身碎骨)”墨兰击中了冲在最前的狼人,但威力不忍直视,众多的狼人紧随其后向着屋子冲来,墨兰主动冲上前不想让狼人们靠近屋子,狼人一直试图绕过墨兰冲向他身后的屋子,但都被墨兰阻拦。

一边对狼人发出使出魔咒一边还要躲避它们的攻击,墨兰显得十分艰难,但还是在拼尽全力地阻拦着任何一只狼人靠近身后的屋子,最后,在被其中一只狼人撞倒在地,数只狼人立马围了上去,想要杀死眼前的人类。

就在这时,一只直立行走的狼人突然出现在了墨兰身边,打退了围在他身边的狼人,将墨兰护在身后。

“科林先生?”墨兰不确定地出声问道。

“嗯,小子,专心眼前的敌人。”

“另外,做的不错。”科林转头对墨兰说道。

有了科林的加入,墨兰这边凶险小了许多,但形势还是不容乐观。

周围的狼人好似杀不完一般。

“该死!今晚的狼人怎么比以前多了这么多,好不容易能有重新开始的机会,你们这群恶心的家伙。”科林大吼一声,不再一味地防守,冲上前和这些狼人厮杀在了一起。

墨兰冷眼看着这一切,现在需要他关注的只有身后的小屋了。

科林和墨兰都在拼命地守护着小屋,终于,在两人的不断坚守下,辛西娅拿着一瓶药剂从小屋跑了出来。

时刻关注着小屋的墨兰第一时间就发现了跑出小屋的辛西娅。

“不要出来,辛西娅,危险!”墨兰带着对辛西娅安危的担忧,冲到了她的身边,紧随其后的是一直围攻着墨兰的狼人。

科林见墨兰为了保护辛西娅冲到了她的身边,却将一部分的狼人也都一并吸引了过去,顾不上其他,只想立马冲到女儿身边保护着她,但身边的狼人却死死咬着他不放,而且,今早的伤也让科林的这个想法成了奢望。

就这样,墨兰和科林之间仿佛隔了一道天堑,遥不可及。

“墨兰,快去帮帮我爸爸,他身上流了好多血,快啊!”对于身边的狼人,辛西娅连魔杖都没有拿出来进行防守,只是在一遍遍让墨兰去帮科林。

墨兰没有理会,只是让一只狼人突破了自己的防守,狼人扑倒了辛西娅。

“辛西娅!”科林看见女儿被狼人扑倒,妻子离自己而去的一幕又在脑海中闪过,顿时对身边狼人的攻击一一无视,只想立马到女儿身边。

就在辛西娅以为自己要死亡时,墨兰杀死了她眼前的狼人,接着防守着周围狼人的攻击。

在看见女儿安全后,科林的心里紧绷的心神一松懈,他的身体各处传来的疼痛,让他一时间感觉好累,好累。

在确认了科林身上的伤势已经无力回天后,墨兰也就没有了再继续隐藏实力的打算

当科林发现身后的少年在对付狼人时,已不再是昨晚、今早还有刚才的狼狈样子了。

科林不明白为什么,他多希望是自己看错了,可现实告诉他一切都是那么真实。

科林的内心世界。

眼前的少年露出了真面目对他微笑着说道:“你会怎么做呢,科林先生?”

那个笑容在科林看来充满了恶意。

他冲到了墨兰面前,双手掐住了墨兰的脖颈。

但墨兰依然平静的说道:“杀了我,轻而易举不是吗?考虑下辛西娅吧。”

科林发现面前的墨兰手中出现了一根魔杖,魔杖对准的并不是自己,是墨兰身旁的辛西娅。

一时间仿佛又回到了现实。

科林看着墨兰身旁的辛西娅,他感觉到与女儿的之间的距离在不断拉大,哪怕,他再怎么努力地想要走向她,可耳边声音的渐渐消失,他知道墨兰已经成了他最后的希望,保护女儿的希望,科林现在能做的只有杀死更多的狼人,这样,女儿才能更加安全。

当满月渐渐落下,狼人们恢复了理智,见到己方这么大的伤亡,都纷纷逃走了。

“爸爸!”辛西娅冲到了科林的身边趴在他的身上痛哭起来。

一切都结束了,墨兰和辛西娅安葬了科林,而狼毒药剂也被辛西娅放于科林的胸前一起埋入地下。

在做完这些后,辛西娅就因为太过劳累和伤心,昏倒在了科林的墓前。

墨兰将辛西娅带回了小木屋,将她抱回辛西娅自己房间的床上休息。

在走出门前,墨兰沉默良久,低声说了句:“对不起。”

来到科林的墓,墨兰将路上采集的蓝色鲜花放在了墓碑前。

“我没有歉意,我不是身不由己”

“我明白自己罪无可赦,我有必须活下去的理由。”

“将药剂给你喝下,去赌辛西娅能再一次收集齐草药,炼制出第二瓶。”

“将剑悬于颈侧,将命运交付于他人。”

“这场赌局,我无法上场。”

当最后的阳光洒落在墨兰的肩头,他的手中出现了一瓶药剂,四周黑雾笼罩,面板恢复如初。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