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西藏小说网 > 请在耳边说爱我顾浅忆沈君泽 > 第9章 你要纠缠,我奉陪!
 
沈博晟点了点头,对浅忆说道:“孩子不急于一时,你这么瘦,调养好了,将来对胎儿也有益。”

见这件事算是搪塞过去,沈君泽立刻拉住浅忆的手:“浅忆在备孕,父亲不必担心。如果没别的事,我们先出去了。”

浅忆怔怔由他拉着走,到了外面,她才低声问他:“你……你为什么要帮我遮掩?”

沈君泽回头,跨近一步,咬着牙逼视着浅忆。

“我怎么能让你如此轻易净身出户?你要跟我耗着,要纠缠,我奉陪!只有把孩子还给我,你才能走!”

浅忆心里绞痛着,强忍着泪意问:“什么意思?你是说要我生下你的孩子,然后再把我扫地出门,是吗?”

沈君泽俯身,贴近她的脸颊,在她耳边冷冷说道:“是。”

浅忆握紧了拳头:“为什么!孩子生下来就没有妈妈,你忍心吗!”

“妈妈?”沈君泽冷笑,“一个杀害自己腹中骨肉的妈妈?不要也罢。”

“你……”浅忆鼻子猛地一酸,不禁红了眼眶。

“君泽哥,浅忆!”

这时,锦程集团的千金程雅诗端着两杯酒走过来。

浅忆急忙侧过脸,偷偷揉了揉湿润的眼睛。

“原来你们俩躲到这儿来说悄悄话呢!来,一起喝一杯吧。”

程雅诗闪亮的目光落在沈君泽脸上,把酒递给他和浅忆。

浅忆心里正难受,看见酒杯外面白白的一层寒霜,一把接过酒杯,仰头就喝。

沈君泽突然握住浅忆的手,挡下了酒杯。

“不准喝酒。”

杯中红酒剧烈一晃,全泼洒在浅忆的裙子上,一滴也没喝进嘴里。

浅忆低头一看,淡金色的裙子都被红酒浸透了,抖落了一些水珠,但布料上的还是很明显。

“君泽哥,你这是干什么呀,一杯酒而已……”程雅诗有点错愕。

“正好!衣服脏了,我也该回家了!失陪了,雅诗姐。”浅忆气得把空酒杯拍在一旁的餐台上,转身就走。

沈君泽一把将她扯回来:“我让段痕帮你带了两套备用礼服,去更衣室换一下,舞会马上开始。”

浅忆瞪着他,使劲儿扭着手腕想要挣脱他。

“我都已经陪你出席、见过董事长了,你还要怎么样?我不舒服,我要回家!”

程雅诗察觉两人之间不愉快的气氛,不由尴尬一笑。

“浅忆,你不舒服啊?我带你去更衣室换礼服,你可以在那儿休息一下。”

说着,手掌覆在沈君泽的手背上轻轻拍了拍,让他放松了手指。

“把浅忆交给我吧。”程雅诗又靠近沈君泽低声说,“你们小两口闹别扭,回家再说咯,这里那么多人看着呢……”

沈君泽脸色这才没那么铁青,嘱咐程雅诗带浅忆去更衣室。

浅忆到了更衣室,她揉着被捏红的手腕,忍不住趴在梳妆台上哭起来。

程雅诗轻轻拍着浅忆的肩膀。

“别哭别哭,小两口闹别扭多正常啊,但你哭肿了眼睛要是让沈伯父看到,就不好啦,毕竟今天是他病愈回国的好日子。”

浅忆难过地擦着眼泪:“我知道了,雅诗姐不用理我,你去忙吧……”

程雅诗温柔地弯下腰,拿湿巾帮她擦掉脸上的泪痕。

“好,那你记得补补妆,妆花了,等下跟君泽跳舞就不漂亮了哦。”

她说完笑了笑,开门走出去时,回头,余光冷冷扫了更衣室衣柜的缝隙一眼,才把门关上。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