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西藏小说网 > 九重天之生缘 > 第九章 彼岸花种子
 
  泓宇每日都会教我写字,他教我写的全都是一些人的名字,我学的也快。倒是泓宇给我解释的时候,速度有点慢。

  这日,泓宇又教我写字。

  他在纸上写下四个字,然后对我道:“这四个字读‘紫阴真人’”。

  “紫阴,真人?”

  我有些疑惑,怎么有四个字的名字。

  泓宇道:“这四个字是连在一起的,她是青允的师傅。”

  “哦。”

  我点点头。

  泓宇继续道:“青允五百岁时便去紫阴山拜紫阴真人为师,紫阴真人将她视如己出,后来她仙逝后,紫阴真人从此闭关,至今再没收徒。”

  我感叹道:“紫阴真人对青允真好啊,那青允的爹娘呢?他们去哪了?”

  “字写好了吗?”泓宇严肃的看着我,“不该问的就别问。”

  我点点头。

  继续听泓宇说他方才没有说完的话:“就算问了,我也不会告诉你。”

  唉,小气。

  我继续写我的字,一笔一划的写着,我写了一会儿,我抬头,却见泓宇上正盯着我,我立刻转头,继续写着纸上的字。

  “这个学会的话,就将前几天学的一并写给我看。”

  我看了他一眼,连忙道:“是。”

  我低头继续写字。

  不知为何,我觉得做人如此累。

  一会儿,子玥走过来。

  我听见他道:“上神,花神求见。”

  上神道:“让她进来。”

  我一听,竟然欣喜起来,那个大尾巴来了,太好了,大尾巴喜欢同上神说话,这样我就能偷懒了。

  “想什么呢?还不快写字。”

  泓宇的声音打断了胡思乱想的我,我看了他一眼,然后迅速低头写字。

  过了一会儿,有声音传来,我知道是花神来了。

  我听见泓宇道:“子玥,上茶。”

  然后就听见花神道:“多谢。”

  我低着头抬眼看了看那花神,那花神坐在一旁的凳子上,时不时的就瞥向我。

  我记得他以前可是懒得看我一眼。

  泓宇看着她道:“花神,你今日来,有何事?”

  花神笑着看向泓宇:“泓宇,我今日来,是要将这彼岸花的种子给你,我记得你上次忘记拿了。”

  花神撑开手,往桌子上面一抹,桌子上便出现一个锦袋。

  泓宇道:“哦,此等小事竟然劳烦花神亲自来一趟。”我看见花神动了动嘴,似乎想要说什么,泓宇却又继续道:“那就多谢花神了。”

  花神脸上有些失落,连笑容都减弱几分。

  要说这花神,不但会种花,而且长的也美。可是不知道泓宇为何就是看不上她。

  奈何这花神也是瞧不起人,如果当初对我好一点,我定会在泓宇面前替她美言几句,说不定泓宇就开窍了,喜欢上她了呢?

  唉,我也着实无奈啊。

  这泓宇要是喜欢上她了,说不定我现在正在外边玩耍呢?哪会在这里看他万年冰山脸,写着已经烂熟于心的字。

  大尾巴要是现在求我,我就帮她了。

  我在想着,就听花神道:“泓宇,这位是?”

  花神看着我,连眼睛都不眨一下。

  我懒的看她,大尾巴,定是嫉妒我坐在泓宇身边,她一开始进屋就关注我了。此时应该急不可待了吧。

  “花神在问你是谁呢?”泓宇的声音传到我耳边。

  “哦。”

  我放下笔,不情愿的站起来,对着花神道:“花神好,我是千月。”

  我看见花神从凳子上惊起,她眼睛睁的很大,脸也变白了。

  她自言自语道:“青……青允,你……”

  我好像将她吓到了,她嘴里嘀嘀咕咕的,我就听清青允两个字,其他什么也没有听清楚。

  她说青允干什么?

  她此时看到我后又惊又怕,就跟看到鬼一样。

  我这么可爱的一只小狐狸,怎么会像鬼呢?等等,我现在可是顶着别人的样貌……

  我来了兴趣,我走到花神面前,沉着脸道:“你方才说什么,我没听清楚,你再说一遍?”

  花神听后,一下子坐到凳子上,连说话都结巴起来。

  她仰头看着我,惊恐万分。

  “你……你……你不是已经灰飞烟灭了吗?怎么……怎么又活过来了。”

  什么灰飞烟灭啊?活不活的?我现在不是好好的吗?

  我对着她大骂:“你才灰飞烟灭了呢?”

  只是这花神为何如此怕我?

  “你是谁?”

  花神睁着大眼睛问我。

  我稳了稳情绪,对她道:“我方才不是说过了吗?”

  花神忽然反应过来:“你是……那只笨狐狸?你修成人形了?”

  “喂,你才笨呢?你全家都笨,你个大尾巴,哼。”

  花神面容有些惊讶,但听了我的话之后,她有些愤怒。

  毕竟花神温文尔雅,亭亭玉立,在人心中一副秀丽端庄形象,估计没人像我这样骂过她。

  这时泓宇道:“千月,不得无礼。”

  我压住心中小小的怒火,低着头走到泓宇身边。

  花神的火气在看到泓宇上神后渐渐消失,换上一副笑容,眉眼间也温柔了许多。

  泓宇看着她,道:“花神,我这小狐狸才修成人形不久,难免有些口无遮拦,以后我定会好好管教,不会让她再失了礼数,今日招待不周,还望花神见谅。”

  花神笑着看向泓宇,声音也带了几分娇媚:“你不必自责,这狐狸啊,本就有野性,宸襄不会跟她一般见识。”

  泓宇看着我道:“还不快谢谢花神不责之恩。”

  我看着花神,极不情愿对她道:“多谢花神不责之恩。”

  花神眉眼带笑,比方才不知温柔了多少倍,她瞬间就像换了一个人。

  我心里着实不快。

  允许她骂我,就不允许我骂她了?唉,看来,我得尽快修成正果,免得她看不起我。

  花神又瞧着我问道:“这……千月怎么长的跟已故的青允上神有些相似啊?我方才都将她认错了?”

  大尾巴说我长的像青允上神,可是我又像上神的故友,难道,上神的故友是青允上神?

  我突然想到上神先前说过的话。

  “此乃我故友,却因为我而灰飞烟灭了“,“她是多么出色的人,可是却因为我……因为我而仙逝了。”

  青允上神是泓宇上神的故友,如今青允上神已经灰飞烟灭,仙逝了。而我却和她长的一模一样。

  我听泓宇道:“相貌我可不能决定,可能是千月平时喜欢看青允的画像吧。”

  我看见花神的笑容又收敛了不少。

  他看了看我,又对着泓宇道:“泓宇,我突然想起来我宫中还有些事务需要处理,我先走了。”

  “我叫子玥送你。”

  “不必了,泓宇,改日我再让子玥送。”

  花神走后,我看着泓宇,问他:“上神,青允上神是你故友,我长成了青允上神的模样对吗?”

  泓宇道:“是。”

  不知道为何,我心里有种说不出来的感觉。

  我又问他:“那花神为何这么怕我?不对,怕青允上神?”

  “你倒是会抓重点。”泓宇看着我,“你怕我吗?”

  我点头后又摇头。

  其实我不害怕泓宇上神,我对他的怕是尊敬,他是我上神,而且又待我很好,我没理由不听他的话。

  但是我跟大尾巴可不一样,她今天可是十分畏惧我,看了我就跟看到鬼似的。

  我正想着,泓宇就道:“这“怕”是不一样的,有的人是因为所怕之人严格,或者说是严厉,可有的人是因为在别人生前做了很多亏心事,亏心事做的多了,便惧由心生。”

  “你觉得方才花神属于哪种?”

  泓宇的话点破了我,花神肯定不会因为别人严格,而怕别人,那么她肯定是因为青允上神生前,她做了很多对不起她的事。

  这个大尾巴,真可恨。

  我正要回答泓宇,就听他道:“你的字写完了吗?”

  我道:“写完了。”

  我将纸拿给泓宇上神检查。

  我跑到一旁去看方才花神留下的种子。

  馥郁宫里的花千千万万种,泓宇上神独喜欢这彼岸花。

  彼岸花,花开不见叶,叶生不见花,花与叶世世不相见。

  天界的神仙们不太钟意这花,他们觉得这花过于伤感。

  我拿着花种子问泓宇:“上神,你为什么喜欢彼岸花?”

  上神拿过我手里的锦袋,对我道:“因为她喜欢,她曾经说他喜欢。”

  这她……是谁?我听的一头雾水。

  我也不知道上神说的是什么,反正我也不抱希望,我之前问过他,他什么都不跟我说,现在倒是同我说几句话了。

  上神又道:“她告诉我,他就是我,可我什么也想不起来。”

  泓宇上神脸上有些悲伤。

  罢了,我还是不问了。

  我看见他在纸上写了两个我不认识字,又自言自语道:“我想不起来……你究竟是谁?”

  不知为何,我总觉得泓宇上神最近怪怪的,我也不敢多问,万一他要罚我写字怎么办。

  ……

  夜晚,天界凉如水。

  我打开房门,却见泓宇坐在院子里。

  泓宇正专注的望着手里的花种子,连我走过去都没有发现。

  我道:“上神。”

  他抬头看我:“你睡醒了吗?”

  我点点头,却还在打着哈欠。

  泓宇上神道:“你随我去一个地方。”

  他起身,我跟着他走。

  我已经很长时间没有出来了,也不知道小乌鸦怎么样了。唉,我现在也见不着他。泓宇如今对我太严格了。

  这日子,也不知道什么能是个头啊!

  我出了青心宫,觉得空气都是新鲜的。天上的星空都宽阔不少。

  泓宇走在我前面,月色照在他的白衣上,甚为好看。

  我突然觉得,这背影有些孤独。

  泓宇上神喜欢穿白衣。

  不过,天界的神仙大都穿白衣。我向来不喜欢这白衣,我觉得它太过严肃。而且,白衣容易被我弄脏。

  起风了,我看见泓宇长发飘飘,白衣也随风飘荡,他走在风中,走在月光中,走在漫天星辰之下,我突然发现,他是夜间最亮的星。

  风拂面,凉爽惬意。

  我随着他来到了一座宫殿前。这宫殿看上去很是孤独,在月光下竟然暗淡不少,没有光,也没有人影。

  宫殿的框扁上写着三个我不认识的字。

  我问泓宇:“这三个字读什么?”

  泓宇看着眼前的宫殿,对我道:“星辰宫。”

  他说完后,抬脚便走了进去。我也随他走进去。

  他很熟练的走进了后院。

  我看见院子里的地上满是花。我蹲下来,细细观看,借着月光,我发现这些花是红色的,一团一团的,摸起来有些毛茸茸的。可是,却没有看见叶子。

  花开不见叶,这是彼岸花?

  我向周围望去,满地是花,不见一丝绿叶。

  我看着泓宇取出锦袋里面的花种子,他拿在手里,撒在地上。

  他撒好花种子后,看着那些花,静静的沉默在月光下。

  莫非这满院的彼岸花全都是他种的?我不由得惊叹起来。他居然这么爱彼岸花,可是,为什么种在别人家的院子里?好生奇怪。

  我听见泓宇道:“你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吗?”

  他说完后,转头望着我。

  我摇摇头。

  他又道:“七千年前,青允上神仙逝于若水河畔,就是在今日。”

  他的声音淡如水却夹杂着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情愫。

  我看见泓宇好像很悲伤,我可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泓宇上神。

  “每年的今日,我都会来这星辰宫,替她种上几株彼岸花。我希望有一天,她能亲眼看到,可是……她看不到了。千月,你知道吗?”他看着我,眼睛里闪着光,神情也越来越激动,“我就是想不起来,我一点也想不起来。我因此去了鬼界,那孟婆说她以前见过我,她说我喝了很多碗孟婆汤都没忘记前尘往事,如今却忘记了……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

  这泓宇怎会如此伤情?

  我大概知道了,这个她就是青允上神。

  天界也没有什么能让他为之动容的女子,这青允上神倒是一个。

  我从未见过泓宇上神如此伤心过。泓宇上神不近女色,在天界可是出了名。我虽然不知是何意,但是我也大体有些感觉,这不近女色就是说泓宇上神不喜欢女子。

  如今青允上神又不在了,他就只能不近女色并且孤独一人了。

  唉,老天也对他太不公平了,他好不容易遇到了让他为之动容的女子,可是那女子又不在了,我突然觉得,泓宇上神很可怜。

  我安慰泓宇上神,带着同情的目光看着他:“上神,你会想起来的,不要急于一时,欲速则不达。”

  我说完之后,就听泓宇道:“你倒是会学以致用。”

  泓宇上神不再看我,他转身看着地上的彼岸花,仿佛在同一个人说话。

  “我已经为你种了满院的彼岸花。”

  “青允,你看的见吗?”

  他声音听起来很忧伤。

  这时,风吹起来,月光下,那彼岸花一齐动了动。

  可是,风过后,仍然是这一片彼岸花挺立于此。

  只是花开三千,不见那人,又有何意?

  月光清冷,铺洒在院中,照在那一株株彼岸花身上。

  泓宇仍然低头看着彼岸花,他在月下若有所思。

  不知不觉,我竟然靠在大殿外的柱子旁睡着了。

  后来,我就迷迷糊糊的听见子玥说:“千月怎么又睡着了,比猪还能睡。”

  我想骂他,可是眼皮抬不起来。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