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西藏小说网 > 九重天之生缘 > 第十章 璇玑宫应宴
 
  我醒来后,天已经大亮。

  我看了看,我睡的是我的床,而不是冰凉的地面。

  我昨天在星辰宫里睡着了,应该是泓宇上神将我送回来的。

  我想着我平时吃那么多,也不知道上神会不会嫌我重。可是我要是重的话,他大可挥挥手,我不就变成小狐了吗,这样就不会重了。

  我就这样想着,然后从床上跳下去。

  我走进院子里,我用洗尘池里的水洗了把脸,又胡乱扯过来衣服上的一角擦了擦。

  我看见池里的人影随着水波一动一动的,她仿佛在看着我,在和我注视。

  我不禁感叹,如果青允上神活着多好,这样她同泓宇说话的时候,我就能开溜了。

  我走进殿里,泓宇正在写字。

  他抬眼看了看我。

  我走过去,他已经将笔放下。

  他把写好的字放在我眼前,对我道:“这两个字念飞羽。”

  我趴在案上看了看字,仰头问他:“飞羽又是谁?”

  泓宇看着我道:“飞羽是天界的将军,他也是青允上神生前的师兄,她们虽然不是一个师傅,但是感情要好。”

  感情要好?

  我问泓宇:“他是不是喜欢青允上神?”

  泓宇转头不再看我,语气颇有些无奈:“此情非彼情。”

  “哦。”

  我拿笔开始写字。

  一会儿,子玥过来了,他看着泓宇道:“上神,璇玑宫来人催了。”

  子玥有些焦急。

  但是泓宇气定神闲,淡淡的道:“我知道了。”

  每一年的今日,九重天就会在璇玑宫宴请各方神仙。什么各个神域海域的,云游的四方的,隐居深山老林的听闻后大都会来此相聚一堂。

  璇玑宫总会有人来请泓宇上神,他们就害怕上神不去。

  泓宇每回去时,我就缠着跟他一起,他也会带我去。

  通常神仙们坐在一起聊天,我就在桌子下面吃仙桃,我吃完仙桃后,能吐出一整颗光滑的桃核。我看见有神仙过来了,我就将那桃核吐在他脚边,有的神仙一不小心就踩到了,小声“啊”了一下,自认倒霉后,又小心翼翼地向周围看了看,方才抬起脚用不大不小的力气将那桃核踢走。然后桃核又很巧的落在另一位神仙脚边,对于天外飞核,总能被大家踢来踢去,玩得不亦乐乎,最后,桃核溜了一圈后,又准能飞回我的脚边。

  我见泓宇起身要走,我立刻放下笔站起来,准备同他一起走。

  却听泓宇道:“今日我自己去,你不必跟着我了。”

  我如同被浇了一盆冷水。

  我连忙摇头,对他道:“我也要去,你以前不是都带我去的吗?”

  泓宇挑挑眉,对我道:“以前是以前,现在不行了。”

  “怎么就不行了?”我心里烦躁躁的。

  泓宇看着我,半天说不出话来。而后道:“我可以带你去,但是你必须变成小狐,免得给我生事端。”

  我道:“好。”

  我立刻变成小狐的样子,只不过身后多了几条尾巴。

  我觉得无所谓,泓宇却伸手将我的尾巴隐了去,只剩下当初的一条。

  我跟在泓宇的身后。

  我们走出清心宫,璇玑宫的人在外面等着我们。

  他们同泓宇上神问好后,我们就随着他们走。

  到了璇玑宫,里面有人出来迎接。

  我随着泓宇走进去,璇玑宫里人很多。

  一群女仙子看到泓宇上神后,眼睛放光,就跟我看到吃的一样。

  那些女仙子个个神情激动,要不是人多,估计就叫了起来。她们围在一起嘀嘀咕咕的,然后就走来两个女仙子,一个粉衣,一个绿衣。

  绿衣仙子首先开口道:“泓宇上神,好久不见。”

  泓宇礼貌的回笑,道:“两位仙子好。”

  粉衣仙子又来瞧我:“上神,你今日又带着小狐狸过来了呀?”她蹲下身,摸着我的头,道:“哎呀,小狐狸,你怎么还修不成人形啊?还是快点加把劲儿,莫让上神再费心了。”

  粉衣仙子说完之后,又站起来看着泓宇上神,她欲言又止,然后她和绿衣仙子相视一望,绿衣仙子扯了扯她的衣袖,她吞吞吐吐的道:“泓宇上神,我……我们想知道……想知道你可有……钟意之人……”

  粉衣仙子说完后,脸上一阵娇羞,泛起一抹红晕,竟然不敢抬头看泓宇。

  泓宇脸上一如既往的未见一丝波澜。他看着两位仙子,淡然而不失礼貌的道:“我暂时还未有此想法。”

  两位仙子的脸上顿生失望。

  我听见周围的女仙子道:“我们还是别痴心妄想了,人家哪能瞧的上我们。”

  “对啊,我们连花神都比不上。”

  泓宇看着两位仙子道:“泓宇多谢两位仙子厚爱,当初泓宇答应过师傅,天界之事解决后,便回昆仑山,永不出山。”

  我听见周围一阵叹息。

  两位仙子的脸上也失去了光。

  泓宇又道:“当今九重天飞羽将军,至今还未婚配,他一表人才,外冷内热,两位仙子可以考虑他。”

  粉衣仙子与绿衣仙子脸上重新有了光,但又渐渐暗淡下来。

  绿衣仙子眉头一皱,叹惋道:“飞羽将军太过严肃,平时都不同我们说一句话。”

  泓宇上神解释道:“飞羽将军只是对不熟悉之人过于严肃,两位仙子一片诚意,我想信定能打动他。”

  “是吗……那太好了。”

  两位仙子脸上重新有了喜悦。

  泓宇上神平时对人不冷不热的,还是有这么多人亲近他,可能就是因为他天生长了一副好皮囊,以至于许多仙子爱慕他许久,此番前来,想见他一眼。也偶尔有大胆的仙子直接同他说话,将自己内心想法说出来,就如这两位绿衣和粉衣仙子。

  泓宇告别绿衣仙子和粉衣仙子后,又见到了花神。

  那花神看到我后,有些惊讶,但随即又恢复平静。

  她深情的望着泓宇,脸上的笑容很甜蜜。

  泓宇道:“花神好。”

  花神笑颜如花,柔声道:“泓宇,天君等人都在里面了,我们快进去吧。”

  泓宇随着她进去,我跟在后面。

  殿内已经布置好,十几张长长的木桌整齐的摆放着,上面放着些水果和美酒,但没有放仙桃。

  一群神仙有说有笑,他们脸上挂着笑容,神采飞扬。

  “早就听闻泓宇上神之名讳,没想到今日一见,果然是不同凡响啊,哈哈哈。”

  “不错不错,气宇轩昂,有老夫当年的风范。”

  “泓宇上神是否有钟意之人,要不要老夫给你拉条红线?”

  “月老,你就别瞎操心了,我们这里不还站着一个人吗?”

  “哦,花神啊,老夫来给你算算你的姻缘。”

  我抬头望去,只见一个身着红衣的老者正在掰着手指,大拇指在其他指尖上飞速的来回游走,忽而一停,脸上不见方才的喜悦,说话也吞吐起来。

  花神道:“老仙但说无妨。”

  他摸了摸自己白花花的胡子,故弄玄虚一把后,方才道:“花神,老仙奉劝你一句,命里有时终须有,命里无时莫强求,否则害人害己。”

  此话一出,纷纷炸锅。

  神仙就开始抱怨他算错了,不信他说的,后来连他自己也觉得算的不对。神仙叽叽喳喳一阵后,又开始说别的了。

  我不想听他们说话,我就在屋里四处溜达。

  我遛达到花园里,我看着不远处石桌旁坐着一个人。

  我走过去,那人朝我看了看,我觉得他有些眼熟。

  他看到我后,竟笑了起来。对我道:“小狐狸,你又来啦?”

  他好像对我很熟悉,但我却有些记不得了。

  我看他伸进出手,一个仙桃出现在他手上,那个仙桃不大不小,好像正合适我吃。他拿着那仙桃送到我嘴边,我看了看他,然后一口咬过仙桃,我跳到桌子上吃起来。

  他在一旁看着我吃。

  我看了看他,竟然觉得有些不好意思。

  他道:“可是这仙桃不好吃?”

  我摇了摇头,继续吃起来。

  我含着桃核,准备吐出来的时候,我看见他伸出来手想接住。

  我突然想起来,我之前好像就吃过他给的桃子,而我总会调皮的将桃核吐在他掌心上,然后扬长而去。

  我这回含着桃核没有吐。

  他笑道:“你如今更加通人性了,你将桃核吐在那里吧。”他指了指一旁的地面。

  我跳下去,将桃核吐在那泥土上。

  我看见这土上有许多棵桃树,还结着桃子。

  他在我身后笑道:“我这院子都快成桃林了,这些全都是你吃的桃核长成的。”

  我突然间有些羞愧。要是泓宇知道了我在人家后花园里吃桃子都吃出来个桃林,不知道他会不会生气。

  有人走过来道:“天君,诸神都到齐了。”

  天君?他是天君???

  我突然想到:

  “祁郢是青允的哥哥,他也是当今天君。”

  我猛然间转头看他,他正对我笑着。

  他眉眼间倒是和青允上神有几分相似,不同之处是泓宇画像上的青允上神透着温柔,而他此时温和的脸上却是英气十足。

  青允上神是他的妹妹。

  他要是知道我长成了他妹妹的样子,他会不会打死我。

  我一通胡思乱想,直到他的声音打断了我。

  我听他道:“好了,走吧,小狐狸,去找你的泓宇上神。”

  他的声音很温柔。

  我突然觉得,他很亲切。

  这么温柔的天君,应该不会跟我一只小小的狐狸计较吧。

  我随着天君走进宴席,神仙们一并向他问好,我看见天君笑容愈甚,连声音也大了起来,但是没了方才的温柔。

  长长的木桌上此时已经摆上仙桃,大大的仙桃,粉嫩粉嫩的,还水灵灵的,让人垂涎欲滴,但又欲罢不能。

  我忽然看见景逸跟在夙真上神身后,我开心的跳过去,扯扯他的衣角。

  景逸见到我后,又惊又喜。

  “嘿嘿,小狐,我可好久没有见到你了。”

  他开心的一把捞起我,将我抱在怀里。

  我卧在他手臂上仰头看他,对他道:“小乌鸦,我也有名字了,我叫千月。”

  “千月?”小乌鸦念了一遍我的名字。

  我道:“我的月和子玥的玥不一样。”

  小乌鸦犹豫着,用手挠了挠头,“我怎么觉得这么熟悉啊?”

  小乌鸦突然反应过来:“你修成人形了?什么时候?”

  我正要向他解释一番,顺便诉诉苦,哪知泓宇竟然过来了。

  我听小乌鸦道:“泓宇上神。”

  我转头,恍然看见泓宇眼中闪过不快之意,但又转瞬即逝。

  泓宇对小乌鸦笑着,然后道:“景逸,你师傅已经落座了,你也快去坐下吧。”

  泓宇说着,就从景逸手里抱过我,我在他怀里极不舒服。

  景逸点点头,然后走到那一桌全是年轻仙子的木桌前坐下。

  景逸走后,泓宇却突然将我往地下一放,看着我,斥道:“成何体统。”

  他说完后甩袖就走,都没回头看我一眼。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