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西藏小说网 > 九重天之生缘 > 第二十一章 伤心离开
 
  那花神在泓宇上神走后没多久也出去了。

  我抄了一半的时候,实在写累了。

  我突然想到,魔君好像给了我一把笛子。

  我将笛子变出来在手里把弄着,子玥望到我手里的笛子,有些吃惊:“你这笛子从哪里来的?”

  我道:“别人赠送的。”

  子玥眼睛都瞪大了,对我道:“赠的?你知道这是谁的笛子吗?”

  我摇摇头。

  他道:“这是青允上神的笛子,上神找了几千年都没有找到。你从哪里得来的?”

  “这是青允上神的笛子?”

  他点点头。

  我突然觉得索然无味。

  我将笛子朝案上面重重一放,然后又继续写字。

  为什么从我变成人形后,听到的都是关于青允上神的消息?我不想知道,我一点都不想知道。我真想走的远远的,离开九重天,离开天界,去哪里都好,只要我不再听到关于青允上神的任何消息。

  我快写完的时候,泓宇上神来了,花神跟在她身后。

  我抬头看了他们一眼。

  一个玉树临风,一个温婉可人。

  郎才女貌,很是相配。

  我继续低头写我的字,我写着写着,突然听见花神道:“千月,这笛子从哪里来的?怎么这么眼熟啊?我好像在哪里见过?”

  “哼。”

  她不就想说这个笛子是青允上神的吗?直接说出来就好,还拐这么多弯子做什么?矫情,做作。

  果然,这笛子成功的吸引了泓宇上神的注意力。

  他看着笛子,又看看我,仿佛也在问我从哪里得到这把笛子的。

  “我捡的。”

  花神又道:“你在哪里捡的?”

  我看着她,没好气的道:“跟你关系吗?我要不要将我是怎样吃饭的也告诉你啊?”

  花神听后,突然闭嘴。

  泓宇将笛子拿在手里观看。

  花神却也想伸手触摸,她看着笛子道:“我怎么觉得像当年青允上神的笛子啊?”哪知花神手刚碰到笛子,那笛子就将她反弹几步开外。

  我在一旁冷笑:“想必是花神对这笛子的主人做过亏心事?连笛子都排斥你。”

  “我没有!”花神突然惊恐万分,她声音很大,都将我吓了一跳。

  她意识到自己的失态后,忙道:“可能之前有些误会。”

  花神看着那笛子,脸上生起厌恶。而后又笑道:“没想到,青允上神不在了,这把笛子还在。”

  我就见泓宇一直盯着那把笛子发呆,而后又拿着它走出去了。

  花神留在大殿里不知如何是好,同子玥说了一句话后就离开了。

  我一直写啊写啊,终于写完了,我让子玥去叫泓宇上神过来。

  没一会儿,泓宇就过来了,他手里拿着那把笛子。

  他看了看我写的字,而后看着笛子问我:“这把笛子哪来的?”

  “我捡的。”我一口咬定。

  他语气平淡:“千月,你连我都不肯说实话了吗?你一直把我当作过你的上神吗?”

  “那我呢?你又把我当作谁?是天界的笨狐狸?还是千月?或者说是青允上神?”

  他看着我,默不作声。

  我想,他一直以来都未真正的将我看作是千月,他只不过把我看成青允上神的替身罢了。从始至终,她喜欢的一直都是青允上神,即便她不在了,他还是喜欢她,我终于知道为什么许多女子入不了他的眼了,因为他心里已经装满了一个女子,其他人无论如何也走不进他的心里了。我明白不了这份执着又固执的喜欢,我也不知道什么是喜欢。可我不是任何人,我只想做我自己,我不想活在任何人的影子下生活。

  我忍着眼泪,然后对他道:“这把笛子是魔君给我的。”我苦笑一声,“我当时还不知道物归原主所谓何意,现在我倒是明白了,可他们都错了,错在我不是青允上神。”

  泓宇怔怔的看着我,我竟然发现他脸上似有一种难以言状的悲伤。

  我想,肯定是我看错了。

  我什么都不是。

  我迅速化成原形跑出去。

  我不想待在天庭了,我不想再见到泓宇上神了。

  我一直跑一直跑,也不知道自己去了哪里。

  目之所及之处皆是云,我就沿着一条没有有云的路跑,我边跑边留着眼泪。

  谁也想不到,一只穿梭在云间的小狐狸竟然在流眼泪。

  我以前为了逃避泓宇上神的责罚,假装哭过,但是现在他并没有严重罚我,然而我却十分伤心,我心里很痛。

  恍然间,我好像听到小乌鸦在喊我的名字。

  我停下来,发现身后有一只鸟正朝我飞来。

  其实,小乌鸦的真身不是一只乌鸦,他只是一只黑色的鸟。

  在空中拍打了几下翅膀,小乌鸦变成人形后朝我走过来。

  “千月,你怎么跑这么快啊?”

  我变出人形,就势坐在地上,小乌鸦坐到我身边。

  我对他道:“我同上神吵架了。”

  小乌鸦吃惊的望着我:“你竟然敢同你家上神吵架?你胆子不小呀?”

  我声音有些哽咽:“小乌鸦,我不想待在天界了。”

  “你怎么了?这么伤感?”小乌鸦安慰我,“他们是上神,我们小仙只管做好我们自己的事情就可以了,你管他们做什么?你还同一个上神吵架,这多吃亏啊?”

  “可是,我心里就是难受,为什么他们都把我当作青允上神。”

  小乌鸦叹了口气,“你别伤心了,可能因为你长的比较像青允上神,大家又很思念她,所以才会这样,时间久了,就习惯了。千月,你在我心里就是那只笨狐狸,谁也无法取代你。”

  “况且,你家上神对你这么好,你怎么能生他的气呢?”

  我想想也是,他从来没有真正意义上的罚过我,可能是我这次真的做错了,他才会这么生气。

  听了小乌鸦的话,我觉得好了很多。

  小乌鸦这时对我道:“千月,其实我也有一个烦心事。”他看了看我,继续道:“你还记不记得,我们去凡间被人抓走的事吗?”

  我点点头。

  小乌鸦悠悠道:“那个抓走我的人是魔君,他告诉我,我是他的弟弟暮辞。”

  暮辞?小乌鸦是暮辞?

  小乌鸦很是无奈,“你说,我们从小一起长大,我们都是住在九重天的,我哪里会是魔界的人呢?况且还突然冒出来一个哥哥,而且这个哥哥,还是魔界的魔界,千月,你觉得可不可笑?”

  小乌鸦望望远处的云,“我后来仔细想了一下,可能我只是碰巧长的像他弟弟而已。”他回过头看着我,“就像别人将你当作青允上神那样,而你知道自己并不是他们认为的那个人。”

  我点点头,可能就是如此吧。

  我竟没想到,小乌鸦也会被人认错,我们真是同病相怜。

  原来魔君之所以没有吃我,是因为小乌鸦长的像暮辞,他才放了我。

  好险啊,我差点就没命了。

  不过,被吃了也好,我就不会和泓宇上神吵架了,我也就不会那么冲动,惹他生气了。

  他现在……肯定特别讨厌我了。

  小乌鸦突然站起来,看了看远处。

  然后对我道:“那是什么啊?”

  我站起来,顺着小乌鸦的方向看去,远处烟雾缭绕间竟然有一片明晃晃的地方。

  我和小乌鸦带着好奇心走过去。

  我们走近,只见一个石碑上面刻着三个字。

  “九幽台。”小乌鸦念道。

  “九幽台是什么?”我问他。

  “九幽台是专门惩罚神仙的,听说犯了错的神仙就会被带到这里。”小乌鸦细心的给我解释,“什么受雷刑火刑或者是从神籍上除名,统统都是在这里进行。”

  眼前很是开阔,足足能容下十多人,我头顶上是一道高高的屏障,它避开了所有的云。

  这里的风似乎一直吹个不停,从我们来在里,就一直未停歇。

  小乌鸦又向前走了几步。

  九幽台前方像是一个万丈深渊,向下望去,迷迷蒙蒙的,一片渺茫之感油然而生。

  小乌鸦道:“这里好像是境渊,听泽华上神说,这底下囚禁着一个怪物,也不知是真是假?”

  难怪叫境渊,还真是像深渊一样一眼望不到底。

  风扑面而来,凉风袭人,吹的我有些难受。

  我准备叫上小乌鸦离开时,我们身后突然刮来一阵大风。

  小乌鸦被吹的摇摇晃晃,他用力走过来时,突然,风又大了起来,他一个踉跄,就要跌落下去,我及时伸手紧紧拉住了他的手。

  他的整个身子都悬在下面。

  我想要将他拉上来,可是使不上力气。

  我对他道:“你……快变成”

  我话还没有说完,小乌鸦便反应过来,迅速变成一只鸟。

  手上瞬间轻了不少,我正要起身时,突然有人从身后给了我一掌,将我直直的打下去。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