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西藏小说网 > 九重天之生缘 > 第三章 有趣的师兄师姐们
 
  我师傅紫阴真人在我之前一共收了两个徒弟,一位是北海二公子颜贞,一位北神域仙子琼崖。

  那颜贞是我师兄,长我四百岁,他性格上比较古灵精怪。琼崖是我师姐,长我三百岁,她性子较为稳重。

  我琼崖师姐时时会在我耳边念叨着,说她本来可以做我们大师姐的,只不过颜贞师兄使诈做成了大师兄。但是换成颜贞师兄与我说时,却是另一种说法,颜贞师兄说是琼崖师姐自己不小心睡过了头,才比他晚拜师。

  我这两个师兄师姐常常会打打闹闹的,谁也不让谁,我每回便会静静的立在一旁看着他们。

  然而,临“敌”时,他们总会团结一致,共同抵御“敌人”。

  这“敌”其实是那飞羽师兄,他常常目中无人,一副高傲的样子,看不惯别人,因他是渊明长老的弟子,其他师兄是不敢招惹他的,但除了我的师兄颜贞。

  倒不是我师兄主动惹他,而是他每回都想找我师兄麻烦,多半就是为了同他比赛,想与他切磋一下武艺,奈何颜贞师兄就是不答应他。

  既然打不了,还骂不成吗?所以飞羽师兄每回一有空便会来我们住处与我颜贞师兄大骂三百回合,我师姐就在一旁辅助颜贞。

  这骂战常常引的一群人在旁边加油呐喊,掌声如雷贯耳。

  这场战争持续了半月之久便不告而终了。

  因为这事传到了顾长风的耳朵里,他亲自前来将飞羽给拧着耳朵逮了回去。此后,飞羽便不在过来作妖。

  别看飞羽一副目中无人的样子,可除了渊明长老,他最敬佩的人便是他大师兄顾长风了。

  据说是这样的,飞羽初来紫阴山时比较念家,面对一座陌生的山和一群陌生的人,他常常支着下巴无奈叹息,自言自语。什么都不习惯,也什么都看不惯。不同旁人打交道,脾气也不好,渐渐的,所有人便不再同他说话,疏远他,自讨没趣的事谁愿意做呢?

  后来只有顾长风同他说话,安慰他,把他当作亲弟弟一样教导,顾长风用心在他幼小的心灵上耕耘,一点一滴的浇灌他,感化他,改变他。尽管飞羽师兄还是江山易改,本性难移。然而,不得不说,飞羽那是打心底里佩服顾长风,一个字:服,四个字,心服口服。

  ……

  每日,我们练完法术后,就去山上找乐子。

  我们一起下入小溪里捉鱼,在溪边堆起火堆烤鱼。师兄师姐们待我很好,他们每次都会将最大最鲜嫩的鱼肉送到我嘴边。

  我们还会在山上追赶小兔子,比一比谁先追的上。

  那兔子可不一般,又肥又大,烤兔肉一定非常好吃,但是我们没有吃过。因为师门规定是不能吃紫阴山上有灵气的动物的。

  别看那兔子体格如此肥硕,可是它跑起来却异常勇猛。把我们累的气喘吁吁,往树边一靠,干脆不走了。

  但是颜贞师兄每次都能将兔子捉住。他拎着兔子的耳朵走到我们身边,也往树上一靠,气喘吁吁的叹道:“唉,你这兔子,怎生得如此顽皮?今日让我这般劳累,我待会将你炖了,加餐……”

  兔子急了,在他手里用力动了几下,觉得徒劳后,便两腿一蹬,眼泪噙满泪水,满是哀求道:“仙友,莫要吃我,莫要吃我。仙友貌若天仙,沉鱼落雁,闭月羞花。何必跟我一个小兔子过不去呀?”

  这兔子竟然是将颜贞师兄当成女子了。

  细细看来,颜贞师兄确实有些像女子,肤若凝脂,面若桃花,眉目清秀,咳咳,说到哪里去了。

  “你说我什么?我是男的,男的……公的。”听了兔子的话后,颜贞师兄极力争辩着。

  兔子反应过来,继续说:“仙友英姿飒爽,风流倜傥,玉树临风。紫阴山上无兔能及,不,无仙能及。”

  “这还差不多。”颜贞师兄满意的点点头,慢慢将兔子放下。

  那兔子碰到地面后,向前跑了几步,然后恋恋不舍的转过头来,本以为会含情脉脉,可是却对着颜贞师兄破口大骂:“大坏蛋,哼,不及本兔万分之一的美貌。”

  兔子说完,嫌弃的抖着耳朵,高傲的转头,一溜烟跑路了,颜贞师兄在后面喊:“下次抓到你,非得烤了你,再炖了。”

  颜贞师兄方说完,靠在树旁的琼崖师姐开始嘲笑他:“没想到你堂堂颜贞居然让一个兔子给轻薄了?”

  话一落,所有的人哄哄大笑起来。

  颜贞师兄转头,见琼崖师姐笑得花枝乱颤,于是斜了她两眼,默默道:“好针不跟芽斗。”

  笑了一会儿,然后就有人开始议论纷纷:

  兔子是烤了好吃,还是炖了好吃?

  反正又没吃过。

  道不出来所以然后,便猜拳去了。

  我们坐在一旁笑着,山上静悄悄的,唯有我们的笑声不绝。

  我琼崖师姐从不喊颜贞为师兄,直接喊他的名字。时间久了,颜贞师兄也就不要求琼崖师姐叫他师兄了,只是偶尔会调侃调侃她。

  颜贞师兄和琼崖师姐一同入紫阴山,颜贞比琼崖大了一百岁,照理来说,琼崖师姐是该喊他师兄的,可奈何琼崖师姐觉得他们拜师的时间不分上下,且是颜贞使诈才成了紫阴真人的第一弟子,所以不喊他师兄。

  至于使诈这一说,好像,似乎确有过这么一出。琼崖师姐比颜贞师兄早来紫阴山一个时辰,可师傅当日还未出关。

  夜晚,他们二人于月下对酌,三杯两盏淡酒,共同商讨要事,究竟谁做大谁做小,渐渐月已西沉,仍然没有道出个所以然来,便各自回了厢房睡去。

  第二日一早,趁着琼崖还在酣睡入梦中,颜贞狡滑一笑,早早起身,提前去找紫阴真人拜师。待师姐慢慢醒来,已日上三竿,她去的时候,颜贞师兄后来居上,已经名正言顺的成了紫阴真人的大弟子。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