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西藏小说网 > 独闯深空 > 第二十二章 晋级四强
 
  退出挑战赛,陈昱从树冠下来,把剑放在地上,对着树干练习着连环肘击。

  “直拳,接下来是进步顶心肘,而后接右勾拳加劈颈肘,接上勾拳加接顶心肘,接着反身击颈肘,接冲拳。”

  陈昱边回忆边摸索着连环肘的打法。

  “连环肘,应该侧重的就是连环两字,以攻代守,攻击应迅猛连绵,一肘未尽,一肘又至,在对手没反应过来的时候,一击毙命,所以发力收力也应该虚实有度。”

  把树干当成假想敌,陈昱不停的优化着连环肘法。

  “还可以适当加入膝撞,配合步法,打完一套留个破绽回防,而后用膝撞补回破绽。”

  陈昱津津有味的在练习脚步,设想自己碰上此招数的应对,而后针对应对再次修改,树上的叶子不断落下,树干上渐渐清晰的印着肘印拳印。

  天色渐明,陈昱却越练越心虚。

  不管怎样修改,自己都能想到破招的方法,让后根据破招的方法再去修改招式,又回到了直拳、进步顶心肘、右勾拳劈颈肘、上勾拳顶心肘、着反身击颈肘、冲拳这一套路。

  而后陈昱又再次一边演示,一边破招,确认自己真的改不出完美的连环肘招数后,瘫坐在的树干下。

  捡起从树上震落的虎肉干,拿着水瓶,陈昱边吃着肉干,边走向旁边的河流。

  远处的瀑布在朝阳的映衬下划出一道彩虹,天边的云彩随风变换着。

  陈昱静静的看着天上的云彩,举起瓶子的手呆在半空。

  “招如云,随风而动,破招随心,而心则应如风,心动,则招变。”

  扔掉手里的瓶子后,陈昱在河边练起拳来。

  直拳之后跟顶心肘,而后接进步冲拳、反身肘换旋风踢……

  招式大开大合,信手拈来,看起来像是套路拳法,却又向有些别扭。

  打了一个多小时,陈昱都没有打出重复的套路,只是有些累的他,干脆盘膝坐了下来。

  冥想中的陈昱,脑海里一直演练着各种基础拳法和基础步法之间的配合。

  想到一个招式,就想破招,而后再次想着破招的破招。

  如此反复。

  眩晕感降临,陈昱被强行拉到了挑战赛空间。

  陈昱再次赶紧退出挑战赛后,提着剑爬上了树冠,摆好舒服的姿势,进入了挑战赛。

  “这次怎么悬空飞这么久还不下落?”

  “我也不明白。”

  陈昱刚连进来就听见身旁飘在空中的两人互相对话着。

  下方仍旧是那个巨大的广场,只是广场里只剩下了四张标了一、二、三、四的擂台,赵抚站在四张擂台中央,抬头看着天上飘下的一个个人影。

  莱安看着下方的赵抚,看了看天边和自己一起飘落的人,低声说着:“可惜了,没有穿着裙子的女学员。”

  赵抚嘴角不明显的抽了抽。

  警备处,疤脸把喝进嘴里的茶水喷了出来,大胡子恶狠狠的瞪了瞪疤脸。

  “今天的比赛,分四组,每组决出小组第一进入明天的决赛。”

  “分组的规则是,你站在哪个擂台上,就属于哪一组。”

  “比赛同样采用擂主晋级制,最先上擂台的人为擂主,而后以上擂台的顺序为挑战的顺序。”

  “现在,分组开始。”

  赵抚的话音刚落,三十二个人都落了地。

  在其他人都还在观望的时候,陈昱和昨天一样,走向了离自己最近的擂台,一个小跳,跃了上去。

  司无命惊讶的看着陈昱,陈昱正好也发现了人群里的他,对着他举起了手,比了个过来的手势。

  随着司无命第二个跃上擂台,其他人也纷纷向着擂台走去,只是大部分人余光都在看着莱安·周、马丽雅·修、苏小容、苏小煦、等人的选择。

  而后,在他们下定决心之前,莱安、马丽雅、苏小容和苏小煦各自跃上了一个擂台。

  苏小容所在的三号擂台是最先满员的,剩余七人几乎是同时跃上的擂台,还有十人晚了一步,被满员后的擂台禁制弹了出来。

  苏小煦所在的一号擂台是第二个满员的,也有两人被禁制弹了出来。

  而后马丽雅所在的四号擂台满员后,剩下的人都上了陈昱所在的三号擂台。

  “分组完毕,无关人员离开擂台,三十二进四擂台战,现在开始。”

  陈昱在其他人跳下擂台后,就对着司无命冲了过去,见司无命紧紧的盯着自己,一副如临大敌的样子后,又停了下来,笑着看着他。

  司无命皱起了眉头,搞不清陈昱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右手背在身后捏着灵指,对陈昱发动了战意和幻术。

  陈昱觉得视野被晃了一下,而后眼中的司无命越来越讨厌起来,有着要冲上去撕碎他的冲动。

  “不冲动,冲动……不对,中了灵技吗?”陈昱回过神来,却把灵气冲入了上明聚灵点,使两个眼球布满血丝后,想着司无命冲去。

  司无命阴险的笑了笑,见陈昱左拳攻来,低头躲了过去,却见陈昱拳到半路就进步跨马顶肘,使出了顶心肘,恰好击向了自己凑上来的脸庞,想闪躲已经来不及,赶紧提起两臂护在脸前。

  只是预想的撞击并没有,手臂又恰好挡住了司无命的视线,正在疑惑之际,裆部剧痛传来,司无命瞪大了眼睛被踢飞起来。

  陈昱退步后撤,而后旋身翻起,一记旋风踢,正中司无命的胸膛。

  司无命虽然在空中用双臂护住了胸膛,但强大的冲击力还是把它蹦飞到了擂台外。

  首战,轻松取胜。

  莱安在擂台下皱着眉,他分明看见司无命捏着灵指,肯定是用了灵技的,反而是陈昱,灵技也没见他用,而且还这么轻松的就赢下了。

  “司无命会用什么灵技呢?”

  莱安跳上擂台,凝重的看着陈昱,伸出右手捏着灵指,发动了幻术。

  陈昱见莱安捏起了灵指,再度把灵气冲入了上明聚灵点,使两个眼球布满血丝后向着莱安冲去。

  “我靠!”

  莱安大声咒骂了一句,赶紧拉开距离,对自己使用了清醒术。

  “越来越有意思了。”司无命见陈昱和莱安的反应,才回过神来,原来陈昱根本就没有中幻术和战意,都是伪装出来的。

  陈昱见莱安往后退了去,也不追击,停下来撤了上明聚灵点的灵气,双眼恢复了正常,踏着马步,右手伸出,捏了灵指。

  莱安见状,赶紧冲了上去,一记直拳,击向陈昱面门。

  陈昱捏着灵指的手握拳,向莱安袭来的拳头对撞而去。

  莱安变拳为掌,握住陈昱拳头同时右拳再次击向脸庞。

  陈昱抬手挡住,却见莱安变拳为爪,爪住陈昱的左手,撤步后拉。

  陈昱只感觉左手经络被莱安抓住,握不住拳,于是伸直手掌往后撤出手臂的同时,右脚前踏,右手被握住的拳头向上冲,肘部前刺。

  陈昱左手上运动外套瞬间被撕碎,手臂上留下五道血痕。

  莱安并没有阻挡袭来的肘击,侧身避开顺势是一脚鞭腿踢出。

  陈昱继续往前近身,左肘微微抬起蓄力,欲要击向莱安袭来的大腿。

  莱安眼见陈昱肘击就要落下,收腹部屈膝,由鞭腿变成了膝撞。

  陈昱并没有停下肘击,只是在手肘即将撞上膝盖之际,左脚向着莱安的左腿踢出。

  陈昱只觉得手肘的关节在巨大了撞击力下脱了臼,像是造价低廉的人偶玩具一般,关节反了过来,左手呈一个诡异的角度弯折着。

  没顾上脱臼的左手,见莱安失去平衡后,陈昱右手勾拳对准莱安的面门轰了出去。

  莱安结结实实的吃下一记勾拳后摔倒在地,滚出去了两米多又再度站起来,见陈昱给自己复位脱臼的肘关节后,活动着左手。

  “很好,你……”

  莱安话没说完就见陈昱再次红着眼冲了上来,对着自己就是一顿输出。

  莱安虽然是灵魂营的学员,但是体质天赋为84级,开拓的聚灵点也比陈昱多两个,所以在身体素质上并不吃亏。

  只是灵技对陈昱没用,否则陈昱必输无疑。

  而陈昱,虽然对拳法有了一定的领悟,可见识始终还是太少,仗着体质营的身体天赋,和莱安打得有来有回。

  场下的众人观看着场上的比斗,不由的把自己代入到陈昱的角色中。

  “傻的吧,就算那脚踢莱安是必中,可自己肘部受到重击,伤痛始终会影响战斗的,划不来。”

  “就是,昨天莱安的战斗看了吧,连续二十场战斗,身上的伤数都数不清。”

  “对的,别看莱安是灵魂营的,不能和莱安以伤换伤。”

  一群人边代入边吐槽着。

  陈昱注意力并没有在台下,所以并没有听见台下的流言蜚语。

  不过有一点他们说对了,在前两击没有取得实质性的成效后,陈昱就选择了以伤换伤。

  他同样期待,伤痛会打击莱安的斗志,从而赢下比赛。

  毕竟,熬了七年多骨癌所带来的疼痛,陈昱觉得在没什么痛苦能打倒自己了。

  两人就这样,你给我一拳,那我必定还你一脚,都是不要命的打法。

  没打多久,两人身上就全是淤青和伤口。

  陈昱抹着嘴角的血迹,再次从地上站起来,红着眼想着莱安冲去。

  莱安也咬着牙,吐了口带血的唾沫,想着陈昱冲去。

  彼此一人给对方一拳后,两人又躺倒在地上。

  陈昱再度起身,看着还在挣扎起身的莱安,冲过去对着头就是一顿捶打。

  莱安火气也上来了,并没有防守,而是盯着陈昱的头,一拳接一拳的击打着。

  最终,还是莱安先坚持不住,躺倒在地上,睁着眼睛昏了过去。

  陈昱起身,大口喘息着,拉着莱安的脚,走向擂台边缘。

  扔下莱安后,陈昱向着台下勾了勾手掌。

  第四顺位的约尔汗上台,也没轻敌,而是小心的向着陈昱挪去。

  陈昱下身躯甩着头,汗水血迹顺着头发散落在四周。

  约尔汗看着距离擂台边缘不到二十公分的陈昱,眉头皱了起来,想起了昨天远远看见的莱安,也是站在擂台边缘,等着对手冲过去后,一个晃身,对手就掉到了台下。

  他慢慢接近陈昱,却见陈昱拳头软绵绵的击了过来。

  “档还是不档?”约尔汗考虑着。

  拳头接近身边的时候却突然收了回去,陈昱整个人瞬间矮了一截一般,进步顶心肘。

  约尔汗被突然的节奏变化晃了一下,但还是用双臂挡住了,却只觉得击来的手肘软绵无力,余光又见陈昱左脚屈膝抬了起来,赶紧伸腿去拦击,没想陈昱抬到一半旋身一记反踢。

  陈昱提中约尔汗腰部后,瞬间发力跟上后退卸力的约尔汗,又是一套连环肘击。

  约尔汗的反应及变招比莱安就要差很多,三次连环肘击之后,便被陈昱击晕在擂台上。

  “可惜,没有昨天刚用的时候那么惊艳了。”陈昱心里嘀咕着。

  后面的三位挑战者,陈昱还是来回用那三套连环肘击,对手来不及破招,都输在了陈昱手下。

  只是这三个连环肘击的套路一次比一次重复得多。

  到第七个挑战者的时候,陈昱用了套路却全部对方给破了,只好和莱安一样,陷入以伤换伤的境地,最后,颤颤巍巍的陈昱迎来了第八个挑战者。

  欣喜的第八位挑战者见陈昱直拳袭来,便猜到陈昱要用顶心肘,不急不忙的侧身同时鞭腿抽向陈昱。

  可哪知陈昱并没有接顶心肘,直拳先一步击打在了脸上,而后就被陈昱抓住机会一顿暴揍。

  最后呆滞的他被陈昱一记肘击击打在脖颈上,化作了光雨,被打出了挑战场。

  陈昱躺在地上,累得一根手指也不想动。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