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西藏小说网 > 大国军垦 > 第1626章 储蓄型保险
 
  叶风一脸懵逼,但是查红英却饶有兴趣的看着这个小同行。虽然可欣儿今年也23岁了,但是跟她比,就已经年轻的过分了。

  看到叶风神情,可欣儿解释道:“中国正处在一个高速发展的阶段,而高速发展代价的弊病就是通胀,想想房价这几年涨了多少?工资又涨了多少?这都是摆在眼前的东西了。”

  “再说咱们的保费肯定是拿去投资的,也会产生利润。如果疾病险和养老险都规定到七十岁返还的话,从就算每个人缴纳十年,你们算算,加上通胀和我们产生的利润的话,我们会不会亏?”

  叶风的神情瞬间变得非常精彩,这尼玛太聪明了。他做了这么多年保险,岂会不知道这里面的利润,只不过的惯性思维限制了他的思考能力。

  他从八岁就开始来军垦城,到如今已经十七岁了,这九年当中,人们的工资从二百变成了2000正好翻了十倍。

  而他们拿去投资的钱,每年产生的利润都不止十倍,这样的回报率怎么可能赔钱?

  而且交保费的群体大部分都是以年轻人和孩子为主体,因为爷爷他们这个年龄段不允许购买了。

  而父亲他们这一代距离七十岁还得三十多年的时间,这是闭着眼都能挣钱的事情。

  也许有人问,你投资失败咋办?但是你或许不懂。真正的资本投资咋可能失败?资本的本性就是一种掠夺,没有把握的事情谁会去做?

  查红英不由得叹了口气:“我老了,魄力和创造力都不行了,可欣儿真厉害!”

  叶风跟着点点头:“我也老了,天下是你们这些年轻人的!”

  大家不由得“哈哈”大笑起来,一个十七岁的小屁孩一本正经说他老了的时候,咋听都那么诡异。

  调子定下来,事情也就好操作了。返还型疾病险作为一个新的险种,开始大规模在军垦城开始推广。

  梅花她们自然要支持叶风公司,所以叶风第一批培训的就是这群奶奶们。

  奶奶们对于这种返还型保险非常有兴趣。学明白之后,就开始给家人和熟悉的人推销这个险种。效果很明显。

  要知道中国人一向就有存钱的习惯,按照他们的理解,不就是零存整取存了一笔期限长一些的定额存单吗?这个有啥?正好老了可以花。

  而且有病时候,保险公司都给你报销了。而现在的医院费用,一旦真有了大病,还真不是你交的那点保费能够的。

  随着宣传的整个铺开,军垦城所有人基本都知道了这个保险。最少有三分之一的人已经开始购买。

  剩下观望的都是收入相对少一些,或者对这事还有一些疑虑的。这时候突然发生了一件事,就是一个八岁的孩子突然得了白血病。

  这个病目前军垦城是治不了的,需要换骨髓,除非去京城或者其他大城市。

  而叶风安排人把他送去了米国,因为这个孩子买了疾病险,并且已经生效了。

  后来孩子跟自己的父亲配型成功,在波士顿换了骨髓,痊愈归来了。一切费用泛美公司全额都给报销了,而且是提前介入。就是说,孩子从看病开始,就是泛美公司拿钱给他看病的。

  这件事飞快的在军垦城传开了,这还犹豫啥?谁家碰上这么大的事情都得倾家荡产。结果因为有了保险,他才仅仅交了一个月,好几万美金才能完成的手术,一分钱没花就给做了。

  好歹保险这东西没有脱销这一说,不然按照目前人们的积极性,非得卖脱销不可。

  事情做成功了,叶风也就松了一口气。这事他还真的不是为了挣钱,结果最后还是挣了钱。

  奶奶一帮人按说是要给佣金的,因为她们可没少帮忙。只不过一帮人咋可能要他的人钱?追急眼了还得骂一顿!也只好放弃了。

  忙完这一切,叶雨泽他们又去了非洲。那些马赛城的孩子们放假了,要带回去看看。主要是不能让他们忘记那里才是他们的家。

  梅花她们又跟了过去,这一趟去了好几架飞机,轰轰烈烈的。

  叶风没有去,家里就剩下他和爷爷,婶婶,还有海莲娜。海莲娜最近回来的少,主要是三叔这次没有回来。家里人多她就住在研究所了。

  其实叶风也不知道自己为啥没走,就是对什么似乎都没有兴趣。

  前一阵忙,顾不上想什么?这一闲下来,心里就是空空的。晚上吃完饭,叶风不由自主的就溜达到了远芳家小区,直到走到单元门口,他才猛的惊醒过来,然后苦笑一声,转身往外走。

  “叶风,怎么走了?去家里待会儿。”熟悉的声音传来,原来是远可望下班回来了。

  “远叔,你刚回来啊?”叶风打了个招呼。

  远可望点头:“你阿姨又去广州了,芳芳又在港岛。我自己回来没意思,就在单位吃了饭。”

  “我是散步走到这里的,那你回去休息吧。”叶风也是微笑着回答,说实话,他是不愿意见到远芳的家里人的,哪怕这个人对他一直很好。

  远可望也没有勉强,朝他摆摆手:“行,那你继续转转,难得回来,这里变化很大的。”

  叶风转身去了后山,这里的人习惯称呼这里为后山,其实如今这里叫做军垦公园。

  独自爬上山顶,整个军垦城都在脚下了。风咧咧的吹着,尽管是夏天,山顶的风从远处的雪山那边归来,也带来一阵阵的寒意。

  远远的看见了那处墓碑,叶风走过去。原来路过这里是没有什么感觉的,但如今却不同了,仿佛在面对自己一个逝去的亲人。

  “叶风,你怎么来了?”叶风抬头一看,原来是金花阿姨正在用一块毛巾擦拭着墓碑。而亦菲正在拔着周围的杂草。

  叶风蹲下去,也开始拔了起来。而金花阿姨絮絮叨叨的跟妹妹说着一些话:

  “雨泽那天说你喊冷了,叫我来看看,以后每周我都会来看你一次,有事你就告诉我,他那么远,也来不了啊。”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