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西藏小说网 > 蒸汽之国的爱丽丝 > 983.第971章 好感度降低了吗?
 
第971章 好感度降低了吗?

“那我就先走了,林格先生!”站在下山的路口边,松塔娅一只手提着篮子,另一只手则朝林格使劲挥舞,脸上洋溢着灿烂的笑容:“关于我刚才的回答,就麻烦你转告老爹咯!”

“恩。”林格轻轻点头,用她恰好能听见的音量答道:“我会如实转告他的,你放心吧。”

“那就好!”

女孩这才心满意足,提着小竹篮子,一蹦一跳地下山去了。虽然她其实回去之后就可以见到父亲,却不太敢和他说这件事,怕自己的决定会让唯一的亲人失望,因此才委托林格代劳。

但其实,她根本无需忧虑,以林格对威尔海姆首领的了解,心知她无论做出什么样的决定,那个沉默寡言的男人都不会有丝毫不满。因为他是个很好的父亲,懂得应如何理解并尊重子女的意愿。

说来也真奇怪,好像林格踏上旅途以来,遇到的每一位父母都是通情达理的,总是以子女的心愿为先,充分尊重她们的意见。从萝乐娜的母亲,涅瑞伊得斯的女王爱弥拉陛下,对女儿擅自逃离的事情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到希诺的父亲,向风车发起冲锋的偏执者雷纳德,为让女儿拥有自由选择人生道路的权利,勇敢地向一个无比强大的敌人发起挑战……

再到松塔娅的父亲威尔海姆首领,表面看起来很严格,实际上却是个开明的男人,如果没有他的引导与包容,恐怕,松塔娅无法成长为一个乐观开朗的好孩子吧。

果然,小说剧本中那些不通情理、刻板顽固的大家长,只是作家们为了激化剧情矛盾,刻意塑造出来的形象吗?

目送女孩的背影消失在山道尽头,渐渐变为群山雪谷中一个不起眼的小黑点,林格收回目光,落在一棵高耸的大雪松树上,语气平淡道:“你还想藏多久?是老老实实自己出来,还是等我去把你揪出来?”

一阵沉默,没有回应,四周安静得仿佛连一片雪花落地的声音都听得到。

林格无动于衷,依旧盯着那棵大雪松树不放,同时心中默默倒计时:三,二,一……

“嘁!”

树冠上传来一声熟悉的冷哼,然后便是一阵窸窣的响动,枝头乱颤,积雪簌簌抖落,一个小脑袋顶着一头杂乱的白毛,从墨绿色的枝叶中钻了出来,用凶巴巴的眼神瞪着林格,厉声质问:“我的伪装完美无缺、你是怎么发现我的!?”

林格无言,指了指她的背后,蕾蒂西亚扭头一看,才发现自己的蝠翼不知何时已经漏到了外面,幽黑色的蝠翼被灰白色的积雪衬托着,要多显眼就有多显眼。

小蝙蝠的脸颊腾一下就红了,像是盛夏时节的苹果。她默不作声地将蝠翼收起来,然后向林格呲了呲锋利的虎牙,以表威吓,只是看起来并不很凶狠,恰恰相反,有点色厉内荏的味道。

“算、算你运气好!”她还没有放弃自己的倔强,嘴硬道:“下次就不会让你发现了,给我等着吧!”

你说是,那就是吧。

林格懒得计较,只是在那之前——

“在那之前,”林格看着她:“是不是该先解释一下,你为什么会在这里?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你应该跟小夏还有希诺回云鲸空岛了吧?”

“呃!”

蕾蒂西亚呃了一下,随即扭过头去,眼神飘忽,不敢与年轻人对视:“这,这个嘛,其实有很复杂的原因,懂的人自然会懂,不懂的人,说了也不懂。我一看你就不是很懂的样子,所以就没必要跟你说了,等你什么时候懂了,再来问我吧……”

林格脸一黑: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

蕾蒂西亚也知道自己的回答很不靠谱,心中有些惴惴,难道她能说自己是借着东西丢了的名义偷偷跑过来的吗?虽然是实话,但好像更让人生气的样子。

不过转念一想,我为什么要怕林格生气呢?他生不生气,跟我有什么关系?太害怕的话,不是反而显得我在乎他的感受吗?谁会在乎这种家伙啊!

这种想法一旦产生,就难以遏制,在理论的支持下,她重新获得了对林格的心理优势,当即昂首挺胸,用下巴对着林格,一副你能耐我何的嚣张表情。

林格:“……”

她从哪里来的信心,爱丽丝给的吗?

“下来。”林格冲她扬了下眉毛。

“我不!”蕾蒂西亚表示不服:凭什么你说下来,我就得下来,这样岂不是显得我很没有面子?

林格不想和她在这种小问题上纠缠,直接动用了究极武器:“不下来的话,今天发生在这里的事情,我会原原本本地告诉奈薇儿小姐——恩,一字不少。”

小蝙蝠的脸色一下子变得格外难看:可恶,居然用奶奶来压我!说什么一字不少,潜台词就是,如果我不配合的话,可能会多出一些内容咯?

真是个卑鄙小人!

可惜,虽然他如此卑鄙,但蕾蒂西亚却没什么方法反制,只能憋屈地从树上爬下来,用那倔强的眼神、不屈的嘴角、以及不屑一顾的神情,作为自己最后的反抗。

林格直接问道:“说罢,你都听到了多少?”

“一字不少!”

蕾蒂西亚语气生硬地回道,刻意用林格的原话回答,企图将他激怒。

可惜林格的表情管理做得很好,神态自若,毫无变化:“你应该知道,这其中有些话是不能够说出去的,尤其是说给梅蒂恩听,知道吗?”

“凭什么?”蕾蒂西亚表示不服:“万一梅蒂恩有办法解决她的问题呢?”

林格奇怪地看了她一眼:你为什么你会这样觉得?”

“因为那家伙的情况和莉薇娅小姐差不多嘛,莉薇娅小姐就是被梅蒂恩感化,才决定加入云鲸空岛的,那松塔娅也可以啊!”蕾蒂西亚信誓旦旦,光听语气的话确实很令人信服,只是论据不那么充分。

感化……听到这个形容词,年轻人的嘴角微不可觉地抽了一下,虽然很想纠正,但又莫名觉得很贴合实际情况,最后他只能强迫自己将其忽视,摇摇头否决了蕾蒂西亚的提议:“没用的,她们面临的情况并不相同,所以对莉薇娅修女来说可行的方法,对松塔娅不一定有用。”

莉薇娅修女是先被真灵派背叛……或者说牺牲了,并且还得知了关于人造王权的真相,在信仰遭到强烈冲击的情况下,才会将梅蒂恩视为最后一根救命稻草。而松塔娅却从来没有遭遇这些事情,她自始至终都被族人们保护得很好,因此,也愿意为部族奉献自己的力量。

这种观念,可不是单纯靠一两句话就能扭转的。

“所以你就放弃了?”

小蝙蝠的眼神中带上了一丝鄙夷:“因为觉得困难,就对需要帮助的人置之不理吗,我要把这件事告诉梅蒂恩!让她知道自己的兄长其实是个胆小鬼!”

“不许告诉她。”

年轻人揉了揉眉心,颇为头疼,但不是因为蕾蒂西亚的威胁,而是因为:“你什么时候对她的事这么上心了,我记得你们的关系不是很差吗?”

这里的“她”,自然是指松塔娅了。就在刚才,两个小女孩还当着林格的面玩什么斗牛游戏呢,现在,蕾蒂西亚却一转攻势,开始关心起松塔娅的事情,莫非她们的关系其实很好?林格想起爱丽丝有一个词语可以很贴切地形容这种状态:“你是个傲娇不成?”

“谁谁谁、谁是傲娇了!”

蕾蒂西亚当场涨红了脸,一副你怎能凭空污人清白的愤怒表情,同时张牙舞爪地为自己辩解:“我和她当然是敌人啊!那个又凶又没礼貌的山民乡巴佬,谁谁谁和她是朋友了?但是、但是、正因为是敌人,才更要关心她嘛!”

这又是什么歪理?

林格略微挑眉,表示疑问。

“这你就不懂了吧!”蕾蒂西亚见自己居然难倒了林格,不免得意起来,两只小手抱在一起,用一种教训的口吻说道:“奶奶曾经说过,关心敌人,就是彰显自己的大度,同时也是强者的余裕。因为,只有立于不败之地的强者,才有资格关心敌人,显然,我对松塔娅的关心,就是强者对弱者的怜悯,是正直、善良、并且充满仁义的!你,明白了吗?”

“大致明白了。”林格面无表情:“看似很有道理,其实只是个借口罢了。”

“才不是借口!”蕾蒂西亚勃然大怒,冲他呲了下虎牙:“小心我咬你哦!”

说不过别人就打算动口吗?林格很有理由相信这是受到了谢米的影响,因为那只小妖精就喜欢在说不过别人的时候动嘴巴,而且那些时候,蕾蒂西亚往往是受害者,如今则摇身一变,成为了加害者。

真是令人唏嘘的转变。

“哼、知道怕了就好!”蕾蒂西亚将林格的沉默误认为害怕,对自己的威慑力感到满意的同时,也大发慈悲放了他一马,毕竟教训林格并不是现在最重要的事情,重要的是:“不告诉梅蒂恩也可以,我还有别的办法!”

“哦?”林格下意识问道:“你也有计?”

“那当然!可别把我和臭爱丽丝相提并论!”

蕾蒂西亚很不满,看起来爱丽丝的智将之名已经是云鲸空岛人尽皆知了,林格洗耳恭听她的高论,结果就听见小蝙蝠得意道:“很简单,只要让她喝一滴我的血,不就什么事都解决了?”

这算什么提议?

林格略感惊奇:“你居然舍得分享自己的血液?看来你真的很喜欢松塔娅啊。”

“胡说八道!”蕾蒂西亚对这个结果嗤之以鼻:“我什么时候不舍得血液了?分明就是你自己拒绝了好吧?”

林格这才想起来,刚刚上岛的时候,蕾蒂西亚便提出要与他分享血液,只不过被他以不卫生为理由拒绝了。不仅是他,其他人也拒绝了这个提议,不愿意让蕾蒂西亚的诅咒变得更加严重。

这么说来,小蝙蝠确实蛮大方的,只要看得上眼的人,就不吝啬于一滴血液,只是过去能让她看上眼的人太少了而已,松塔娅算是和她较劲较出感情来了?

“你有这份心意就够了,不过说实话,也不算太好的办法。”

林格摇摇头,否定了她的提案。见蕾蒂西亚还一脸不服气的表情,他还多解释了两句:“首先,奈薇儿小姐肯定不会同意,你的诅咒好不容易得到缓解,还是少做这种事情吧;其次,松塔娅肯定也不会同意,她拒绝的理由,大概就和你想帮助她的理由一样吧;最后,就算这两人都同意了,估计也没有用,因为松塔娅作为请神仪式的核心牺牲之前,她的灵魂首先会被构想神明精炼。就算你的血液能将她救活,谁又能肯定你救回来的是原来的松塔娅,还是被精炼后的松塔娅呢?如果是后者,倒不如不救。”

“唔!”蕾蒂西亚深深地皱起眉头。

最后那句话虽然冷酷,但……确实无法反驳。

以被精炼的神明信徒的身份活下去,其实是一件很可悲的事情,但凡有正常价值观的人类,都难以接受。至少,以蕾蒂西亚对松塔娅的了解,就知道她肯定不会接受的。

“那,”她还有些不甘,咬紧了下唇:“难道我就这么看着,什么都不做吗?”

“这是她自己的选择,我们又该如何干涉呢?”林格犹豫了一下,然后伸出手,轻轻抚摸着蕾蒂西亚的脑袋,后者居然没有反抗,而是沉默地接受了这种安抚:“还有,不必把事情想得那么悲观,请神仪式的举办,毕竟只是件小概率的事情。威尔海姆首领说过,松塔娅还有三位与她同样性质的前辈,但他们都没来得及发挥自己身为仪式核心的作用,便正常死亡了。所以,松塔娅也有可能像他们那样,平静地走完自己的一生。”

听林格这么说,无论是安慰的成分居多,还是他心里真的这么想,至少蕾蒂西亚的心情变好了一些:说得没错呀,那个又笨又暴力的山民乡巴佬,说不定哪天狩猎时就被兔子咬死了呢?以她的智商来说,这是极有可能发生的事情!

想通之后,小蝙蝠便不再纠结,转而关注起另一件事情:“喂!”

她向林格呲了呲虎牙,语气凶巴巴的,但不知为何,白嫩的脸颊上还带着一抹浅浅的红晕:“你的手,要放在我的头上多久啊!当心我把它咬断哦!”

“……”

林格默默地收回手,心想,真是个凶巴巴的小女孩。

决定了,不替她隐瞒了,回去之后,就把发生在这里的事情原原本本地告知女伯爵阁下,让这只不懂礼貌的小蝙蝠重新接受一下爱的教育。

“哼哼!”

并不知道林格在想什么的蕾蒂西亚,从鼻孔中发出可爱的哼声,像是警告,又像示威。不知道为什么,她现在的心情除了恼怒以外,竟然还有一点高兴,但,为什么会有这种心情呢?一定是因为我又击败了林格一次,让他吃瘪的缘故吧?

小蝙蝠这么想着,无比确信。

给点喵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