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西藏小说网 > 白贺炜周至 > 第2章
 
几个人站成一排对着火开足了灭火机的马力,一点一点的向前推进,白贺炜对他们说别急躁,一定要确保全灭才能继续前进。

一队的队员们忙活了好一阵子,这处火点才熄灭,他们就要奔赴下一处了。这时,对讲机里传来了第二队队长苏志伟的声音“周局,我们这处的火灭了。”

“你带着队伍往西走,另外,找人去打隔离带,我和白教过去。”

“白教也来了?”

“嗯,我带他熟悉一下情况,一会儿换他指挥。”

“是。”苏志伟答应道。

白贺炜和周至一起往西边走,一边走,白贺炜一边问:“周局,现在进度如何?”

“你也看见情况了,风大火急,上山路又窄,大型设备上不来,全部人工灭火,他们说上面派了直升机,反正都一个多小时了,我也没看见直升机的影子。这里植被茂密,地被物也厚,火特别难救。目前,除了我们,随江市和乾岭市都派了队伍过来。我们被安排的这边还好,火势不急,这边有山能多少挡点风,可是锦平的森防队他们需要面对的情况就复杂得多。目前来讲,我们只需要把我们自己的工作做好就行了。”周至顿了顿,又说:“现在,锦平市的市长急了,他亲自督战也就算了,还要亲自下场指挥,他会个屁,有过实践经验吗?既不了解地形,也不了解情况,门外汉怎么指挥?不仅延误战机,还容易出现伤亡,到时候出了事故锅全都是底下的人背。”周至说话毫不留情面,反正不是他的一亩三分地着火。

白贺炜叹了口气,对于上面的事儿他知道得不少,的确是周至说得那样,他指着前面走的方向说:“周局,那边一里地外有一道壕沟,四季有长流水,是很适合打隔离带的地方,这边打了隔离带,风向也是顺着那边,让森防队员有规律的从四周形成合围,咱们这边的火也不难救。”

“就是这么个道理。哎?你怎么知道那边有长流水的?”周至问白贺炜,他也是看了地形图才知道。

白贺炜不慌不忙的回答:“白尖山是我们大学的实习基地,我本科来实习过,研究生代教两次,熟得很。”

“哦,这样啊,你看我这脑子都忘了。”周至拍了拍自己的脑门,又把话题拉回到救火上,“可是一开始这火就乱打一气,现在说这些,人家领导不一定能听,咱们领导看见这情况也都说了,我们能做的就是别让火蔓延到咱们灵泉去。”

白贺炜心中有数,点头道:“是,周局,那边有块石头,这附近火不大,您先歇会儿,我去指挥,刚才我上山看见有人送水和吃的,估计过一会儿就能送到咱们这儿。”

“行,你快去吧,我这一把老骨头就快完蛋了。”周至没跟白贺炜客气,找了块干净的石头坐下来,看着白贺炜指挥着队员救火。

不远处依旧火光冲天,在大风下,它无情的吞噬着每一棵树木,过火之处,触目惊心一边黑灰。周至不由得有些痛心,恨不得将放火的人在心中千刀万剐,在这行做久了,对满眼绿色的森林早就有了至深的感情,他和他周围的人每年都有最单纯的愿望,平安的度过年初这段最紧迫的时间。

白贺炜是个不错的年轻人,只见他高大挺拔的身形灵活的穿梭在队员中间,虽然他没背机器,但是这个火场指挥也是重中之重,他要掌控全局,还要预测形势,更要懂人用人,只见他十分镇静地带着十几个人,转眼便灭了几处火点,然后去扑灭下一处着火点。

这时,周至身上的对讲机响了,是来自于总指挥那边的消息,要求他们注意安全,另外气象局传来消息,今天夜间到明天白天会有一场中雨规模的降水,如果能下,将是老天帮忙。

周至叹了口气,站起身,拖着有些酸胀的右腿跟上了白贺炜的脚步,顺便抬头看了看天空,只见除了烟雾笼罩之外的灰蒙蒙一片之外,并没有什么乌云。

踏踏实实的救火要比盼雨来的可靠啊,周至心想。

白贺炜听见了对讲机里传来今晚可能有雨的消息,他抬起头,看见天空已经被烟雾笼罩,完全看不出云层状况,他对所谓的雨并不抱什么希望,目前他需要做的就是能救多少是多少,如果真是等雨放任它烧下去,这不知道要造成什么样的后果。

这时候,他这边来了几个不怕死的记者,镜头对准他不停的记录着,白贺炜十分反感,脸孔摆起来,一脸冷峻,记者们看见了,原本天不怕地不怕的他们,反倒心生忌惮,愣是谁都不敢靠近,周至的面色更是不好,严肃中还带着怒意,生硬说道:“你们别在这儿找死,等一会儿火围上来,谁都别想跑。”

周至说得极其认真,这几个记者听见这话,面露惊恐之色,对着火场录了一会儿便赶紧撤了出去,一个摄影师走路的过程中还崴了脚,手里贵重的器材差点扔到地上。

其实并不是周至吓唬人,也好在他们几个撤出的及时,没一会儿的功夫风向突然间变了,燃烧着枯草和树干的火苗也改变了方向,白贺炜心道不好,赶紧大声指挥救火队员们后撤,队员们身形灵活,站成一排,又用灭火机猛吹,避过了火舌,好在这阵风只是有点猛,持续时间并不长,火情稳定了,白贺炜松出一口气。

他们负责的这边好就好在都是地上火,就是山上地被物太厚,还没等往树梢上烧形成树冠火就被他们扑灭了。可是远处已然形成树冠火,烧掉的树枝噼里啪啦的带着火往地上掉,尤其是松树,松油见火就着,火势更猛,一个不注意掉在身上是要要人命的,他不会带人过去救,唯一的办法就是开隔离带阻止蔓延,然后让它烧光。

再往北边看,锦平市的那些救火队员正往林子里丢灭火弹,这么大的火,灭火弹丢下去也不会见太多效果,这一颗颗价格不菲的弹药扔下去,可能能换得几分心安。

白贺炜眼看着手下队员扑灭了这个火点,正要往下个火点推进,送物资的人上来了,他们拎着半箱矿泉水,见到他们就分发下去。

他招呼几个人过来喝水修整,又交代了让他们注意安全的话。小伙子们各个脸上都是黑灰,就这样自然的冲着他笑,嘴里不住的说着“谢谢白教关心”,他的心里流露出一丝温暖。

对讲机里传来何全振局长那铿锵有力的声音:“周局和白教,市领导问我是不是还需要咱们把下面各区和乡镇的扑救力量都集中过来,他们全部都在待命,你们什么意见?”

还不等白贺炜说话,周至的声音在白贺炜的身后传了过来:“胡闹,人都来这儿了,咱们那儿要是着了怎么办?到时候谁去救,兴师动众的,来了有什么用。我们上来都一、两个小时了,火不还不见小,指挥的人不行,就说来多少都没用。”

“老周,你看你这暴脾气。”

白贺炜回头看周至那一脸严肃的样子,也在对讲机里说:“是啊,何局,我们在这儿干着急没用啊,锦平市都无动于衷,咱们那里防火压力同样大,千里迢迢的把人都召集过来,咱们那边要是着了都没法救。”

见周至和白贺炜态度坚决,何全振不再坚持,说:“行了,我知道了,我去跟市里领导汇报一下吧。”

白贺炜抬头看了不远处的山上,发现大火已经蔓延过去了,也不知道有没有人过去,他叹了口气,继续指挥作战。

三个小时后,他们负责的这片已经基本全部被扑灭,周至跟上面通报了情况,却接到消息说让他们去上面支援锦平市的扑火队伍,连续作战的队员们脸上已经露出疲态,这中间也只收到一次补给物资,一人一瓶矿泉水而已,而且他和周至都没喝到。

何局长上山来了,看了看情况,不住发出感慨:“还是咱们的战斗力强。”

周至笑道:“老何,你可别说大话,是咱们这片区域好救。”

白贺炜点头,何局又说:“你注意让队员们劳逸结合,今晚可能没法下山,大家的体力不能太过透支。”

“是。”白贺炜答应道。

何全振看看上面的情况说:“虽然上面让你们过去了,但是你们休息一会儿再去。说起来,锦平把山下的群众都转移了。”

“我来的时候,有些村民都已经走了。”此时白贺炜对于去支援锦平救火队伍的事儿心里已有商量,便说:“我准备留一部分人在这边看余火,周局负责这边,我带体力好的到那边去。不过过去的话,咱们就失去了指挥权,我怕到时候沟通会有一定的困难。”

指挥的理念不一致,思想不一致是救火大忌,而且对救火队员来说非常危险,白贺炜提出来的这点非常重要。

何全振拍了拍白贺炜的肩膀说:“你放心,我跟那边已经沟通了,你们去了,肯定你来指挥,我跟你说下等会儿你要去救得那片的情况。”

===================

林业小百科时间:

今天要说的是森林防火期

每年的10月-次年的5月底就会进入北方的森林防火期了,这是根据各地的气候不一样制定的。

北方的森林防火期会持续半年之久呢,这个阶段,北方天干物燥,寒冷少雨,山上的树除了针叶树,叶子基本上都落了。外加上秋收之后,农民会焚烧秸秆,清明前后又会上山扫墓,这个阶段森林火险等级较高,比较容易发生森林火灾。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