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西藏小说网 > 白贺炜周至 > 第30章
 
白贺炜说完话,就把自己的车钥匙扔给了郑亦,“你去市局接一下沈心,你还认识他吧,这是他电话。”然后在桌子上的台历上撕了一张纸,写了一串数字,递给郑亦。沈心是他同学,毕业后一起到省林业厅规划设计院工作,然而白贺炜在那儿只工作了一年多,就被父亲强行调回灵泉,而沈心则继续留在那里,目前已经结婚生子,生活十分安稳。

郑亦拿着纸还有点没在状态,他对白贺炜说:“我有车。”

“你那车太破了,开我的吧。”

“那你呢?我再回来接你?”

“不用了,我打车过去,晚上你要是没什么事儿的话,就一起吃个饭。”

郑亦刚想说自己在多尴尬啊,正要拒绝,却听白贺炜说:“沈心现在在省厅工作,和他交流一下长长见识,不要把你的小脑袋总局限在乡镇的一亩三分地上。”

“哦。”既然白贺炜都这么说了,郑亦也没有什么理由拒绝,可他还是有点不开心,因为自己想说的话,白贺炜好像并不是特别想听。他带着股怨气下了楼,找到白贺炜的车,上车开走,不过他也得承认,白贺炜的车不仅坐起来舒服,开起来更是顺手,弄得他都有点想换部新车了,可是想想自己的经济状况,便作罢了。

郑亦上班这么多年,尽管也是在林业口,可他还是第一次到市林业局,他开着导航一下子就找到了。

市局在沥水区,离灵泉市政府不太远,办公楼是前几年新建的,虽然不如市政府的楼规格宏伟,可胜在特别新,相比之下,还在几十年的老楼里办公的北城区林业局就显得挺寒碜的,也不知道白贺炜是怎么接受这样的心理落差的。说起来,当年林业局的那个局长就因为建楼程序上出了问题,直接就被一撸到底,可谓唏嘘。

他到楼下,照着白贺炜给他的那张纸上的电话拨了过去,没一会儿,一个稍微有点胖的,穿着一身冲锋衣的男人就出现在了他的车前。郑亦认出了他,他竟然也没忘记郑亦,两个人笑了笑,沈心开门上车。

路上,两个人叙了会儿旧,却谁都不往当年他和白贺炜的事情上提,最后话题又转回到郑亦现在的工作上,沈心说:“哦,在乡镇啊,还是有点辛苦的。”

“嗯,还好吧。”

“不过我觉得你还是要往上面努努力呀。”

郑亦苦笑,有人要帮他努力来的,还被他以非常别扭的理由给拒绝了。明明是很好的接触白贺炜,能重新回到白贺炜身边的机会,他都没能够珍惜,他觉得自己还没有大学的时候胆子大。

很快他们就到了朱迪开得川菜馆子,他们一进门,白贺炜和朱迪就一起迎了出来,三位好友很久不见,自然亲近得很,郑亦觉得自己就像是个外人,尴尬得杵在一旁不知所措。

酒菜早就安排妥当,包间也是饭店中布置最好的那间,三人一边喝酒吃菜一边天南海北的聊着,偶尔也会问问郑亦有什么看法,可郑亦始终有种被排除在外的感觉,白贺炜又不许他喝酒,因为晚上好像得开车送人,他吃饱了饭,只能无所事事的听着他们聊天。

沈心说:“现在我们院的工作也不好干,老大好大喜功,底下的人都憋着劲,我都有点想下海了。”

“下海?”朱迪研究生毕业也在设计院工作过一段时间,后来辞职开饭店赔得倾家荡产,在省城混不下去才折腾到了灵泉,现在反倒是翻身农奴把歌唱了,事业风生水起。“跟我一样开个饭店?”

沈心摆摆手,说:“现在外面开设计规划公司的就跟雨后春笋似的,光张州就七、八家,我们院里好几个老家伙退休之后就去赚外快了。一年这个数。”沈心用手比划个五,“五十万啊,我得赚多少年啊,就是辛苦点儿,总出差,成天风吹日晒的。老白啊,你有兴趣不,要不咱们俩辞职单干,你看,我在省厅有人脉,手续啥的都好说,你在灵泉有人脉,活也好说,一个可研报告开价就几十万,这买卖稳赚不陪。”

还没等白贺炜表态,沉默了一晚上的郑亦终于憋不住了,“这么多钱呢?”

沈心乐了:“小郑,你也有想法了?”

何止有想法,而且还太诱人。

“你现在是什么职称?”

“助工。”助理工程师,本科毕业后,工作了就能评,没什么含金量。

沈心说:“那我一个月也就能给你五千了,现在随便从咱们学校拉个毕业生都助工了,还没有机关习气,让干什么就干什么,多好。”

郑亦摆摆手,“那我还是继续在乡镇蹲着吧。”他现在的工资并不如沈心给的高,可真的去省会张州上班,扣除租房和生活所需要的费用,剩余的和现在也差不了多少,而且自己离得更远了,更没办法照顾母亲。

沈心又看向白贺炜,“老白,你什么想法?”

白贺炜也摇头,闷头干了一杯酒。

沈心再了解白贺炜不过,他们是同届研究生毕业,又一起被招进了省厅规划设计院,原本是憧憬着可以在省城闯出一片属于自己的天地,无奈只一年而已,白贺炜就被他那个当高官的父亲动用关系强行把白贺炜调回到灵泉,还美其名曰为了他好,为了他今后的发展着想。

郑亦在一旁看白贺炜喝酒是心惊肉跳的,他们三个原本是开了一瓶白酒分着喝的,三个人的酒量都还不错,就又开了一瓶,沈心和朱迪都到量了,白贺炜却一杯接一杯的没完没了,而且还是满腹心事无从诉说的样子。

“我爸什么样,沈心你还不知道吗?我敢辞职,他就敢和我断绝关系。他是我爸啊,从当初我没按他的意思本科毕业就回家,他就已经对我有很大的意见了。他跟我说,你在外面耽误的那三、四年,够一个官员升好几级了,你这么耽误时间,简直就是在浪费生命。他以为谁都跟他一样啊。”白贺炜笑了笑,又给自己倒了杯酒,沈心在旁边一个劲儿的跟郑亦使眼色,郑亦去抢杯子,白贺炜说:“郑亦,你是不是活腻味了?怎么什么都管?”

郑亦就怕白贺炜这样,怯生生的收回了手,沈心叹了一口气,对白贺炜说:“老白,你少喝点儿。”

“我没事儿,一会儿让郑亦送我回去,你难得来,干了这一杯。”说完,仰头就又干了一杯。

白贺炜一杯接一杯的,没有一斤也喝了八两,他是真的喝多了,虽然脑子里还挺清醒,可手脚却不听使唤,话也比平时的多。他让郑亦先送沈心去酒店,然后才送自己回家,沈心想拒绝都没用,他喝了酒之后格外磨人,谁拿他都没招,更何况是被他欺负得都没什么主见的郑亦了。白贺炜上车就睡熟了,见此情景,沈心不太放心白贺炜,千叮咛万嘱咐的,还是郑亦再三保证有自己在,白贺炜肯定没事儿,才拉着白贺炜走了。可他突然间意识到自己并不知道白贺炜的家在哪儿,那个喝多了的人在后座呼呼大睡,怎么叫都不醒,时间也不早了,拉个酒鬼回家也是给母亲添麻烦,于是决定开车去自己在常春镇的房子吧。

白贺炜比他高,也比他壮实一些,自己住的还是个上了年头的老房,没有电梯这么先进的玩意,他扛着白贺炜爬了三层楼,累得气喘吁吁,总算把人弄到了屋子里。

他的房子不大,也便宜,当初买来也是为了图个值班方便,所以布置很简单,卧室里摆着一张一米八乘两米的双人床,一个简易衣柜,客厅里摆着算不上新的沙发和电视。他把白贺炜撂到自己的床上,帮他脱了鞋袜裤子好外套,又洗了毛巾给他擦脸,弄好这一切,他自己脑门上全都是汗了。

白贺炜的失态他算不上第一次见了,上大学那会儿,他一挨饿就发飙,一喝酒就闹人,这都是郑亦最为深刻的体验。可他不知道白贺炜心里藏了这么多郁闷的事儿,他本以为这个男人有那么好的家庭条件,有一个那么多人都求之不得的爹,就可以万事无忧了,但偏偏白贺炜自己有满腔的理想抱负无从施展,只能按照他父亲的安排走他不愿意走的路,也真是非常的痛苦了。

郑亦盯着白贺炜毫无防备的睡脸,伸出手轻轻碰了碰,然后就大着胆子摸了上去,竟然还是回忆中的那让他痴迷而又无法忘记的触感。他还是喜欢这个人的,即使被他嫌弃,还依然贱兮兮没脸没皮的想要贴上去的心情,从始至终都没有变过。

这时,从白贺炜嗓子中发出的声响惊得郑亦收回了手,显然,白贺炜似乎有转醒的趋势,他赶紧坐远些,生怕白贺炜发现自己刚才的逾越。然而白贺炜翻了个身,并没有醒,郑亦灰溜溜的跑到厨房去烧水。

郑亦当然是没胆子和白贺炜共享一张床的,他们的关系现在还不明朗,他也怕因为自己像大学那会儿没轻没重的,就会彻底失去这个人,毕竟他们都不再年轻,破釜沉舟到最后也会两败俱伤。所以他抱着被子枕头去睡了客厅的沙发,还留了杯温水放在床头柜上,生怕白贺炜半夜起来会渴。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