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西藏小说网 > 白贺炜周至 > 第33章
 
三十三

下午五点,灵泉市派出武警和消防战士赶来增援,随后,市局将龙爪山的火势情况汇报到省里,副省长陈家义下达指示,要求灵泉市全力做好火灾救援工作,并安排锦平市、随江市、乾岭市组织人员到灵泉增援,省森林防火指挥部也派出工作组和几十人组成的队伍赶赴灵泉。截止到晚上七点,前往火场的人数已达数千人。

入夜了,火苗在夜晚的衬托下显得更为妖艳和恐怖,好在风已经变小,火势的蔓延速度在减缓。

白贺炜站在一处平台上,举着望远镜向四下望去,龙爪山西边,也就是郑亦所处的位置火势已经趋于平稳,郑亦那边传来的消息也说他们镇里的正在看守余火,如果有需要,会继续往东推进,因天已大黑,为了保证人员安全,白贺炜跟周至进行汇报之后,让他们在原地留守。其余各单位负责的部分也都依照计划在可及范围内扑火和开挖隔离带,目前暂时没有人员伤亡。

上山的人已经很多,一部分人下去休整,另外一部分还在继续奋战,后勤部门光送水和食物就已经往返无数趟,虽然都是面包、香肠、馒头、榨菜这类的仅供充饥的东西,但至少没有人抱怨说没饭吃,这就已经足够。

白贺炜一直在山上,并不知道山下是什么情况,但他非常担心,他担心得倒不是自己,而是周至。天黑前,省巡视组派了五个人的小组过来,明着说是了解火灾原因,实则是调查在这场火灾中的责任问题和是否存在领导渎职。周至被临时叫下山去接待,他把计划安排和设备都交给了白贺炜,临走前骂了一句脏话。虽然白贺炜之前被周至喂了一颗定心丸,可是他还是觉得特别不放心,右眼皮跳个不停,只是希望不要影响周至,因为他的暴脾气真是有目共睹,以前和上面的领导意见不合也是要据理力争的,只是他现在快退休了,可别在这种时候爆发影响到他。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下面还是一点消息都没有,白贺炜感觉阵阵不安,这时候手机响了,是郑亦。

郑亦那边很安静,没有任何杂音,“学长。”

“嗯,怎么了?”

“我下山了,我们那边还挺好的,没什么太大的隐患,我们领导说晚上留人看火场,怕复燃,明天白天再继续。”

“行。”白贺炜说。

郑亦又说:“我在山下听见些不好的消息,有点儿担心你。”

郑亦说到了重点,白贺炜的心脏提到了嗓子眼儿,自己担心的事儿到底还是发生了吗?便紧张地问:“什么?”

“我听说巡视组派人过来了。”

白贺炜松了一口气,“我知道,他们走程序。”他故意轻描淡写。

“你不会有事儿吧?”郑亦小心翼翼地问。“这火能不能影响到你?”

白贺炜笑了,“我能有什么事儿啊。”

“那就好,我就放心了。”郑亦说。

“你怕影响我,然后没人帮你往林业局调动了吗?”白贺炜盯着远处的火,随口问了一句。

郑亦倒是没有生气,只是说:“我没想调动,就是不想你有事儿。”

“嗯……”白贺炜心里一动,有种久违的暖流涌进了心口。对讲机突然响了,白贺炜来不及在说什么,匆匆挂了电话。

对讲机里倒没有什么特别紧要的内容,想知道的别人也不会在这里说,只是说来了几个电视台过来采访,还有一些晚上需要注意的事项安排,火还在着,火光照亮了整个夜空,空气很不好,白贺炜咳得已经胸口疼了,他不知道这漫漫长夜会发生多少变数,只是希望第二天一早能够下一场像锦平那次着火如神助的瓢泼大雨才好,可是突然刮来的一阵风,让他觉得事情不太妙。

郑亦下山,走了好几里的山路终于在半山腰处见着了李大为,他开了辆皮卡,车上有不少补给物资,还有明天早上的干粮。郑亦接过李大为递给他的烟,刚点上,李大为便说:“听说巡视组过来了,也不知道谁能受到什么处分。”

“这时候来什么?”郑亦问。“这不是忙中添乱吗?”

“这叫趁热打铁,只有这样才有战绩。巡视组下来不查出点问题,那就是自身有问题,我还听说大峪乡的副乡长因为延误战机,相当于渎职,直接进入调查程序,最少也是免职,再往深了查就不知道什么情况了,这事儿惹得太大。咱们啊,就是活干得最多,锅背得最多。”

郑亦只知道前几年灵泉也着过火,是沥水区,规模没有这个大,处分也是很久之后人们都快忘了的时候才下来的,不轻不重,后来调任到别的地方继续当领导,并没见影响什么,还是一样干。

“还有,那个电焊工人被抓了,老板跑了,公安那边说是给立了个网逃。”李大为继续兜售他的小道消息,听起来却可信度非常高。

郑亦的手一哆嗦,差点把手里的对讲机给扔了。“我去打个电话。”他推门下了车。

“看你这慌慌张张的。”李大为念叨着。

好不容易找了个安静的地方给白贺炜打电话,听见他的声音郑亦就安心了很多,他没介意白贺炜说得那些不太动听的话,只要知道他没事儿,自己就能放心了。

火场的夜晚很是喧闹,吵嚷声、灭火机的声音,以及渐渐变大的风声,夹杂在一起,惹得人不安宁。郑亦窝在皮卡上眯瞪了一会儿,醒了之后看了眼手表,发现才睡了半小时,远处的火光并没有变小,李大为的鼾声听起来是睡得比他还安稳。

正这时,传来了爆炸声以及喧闹声,他坐直了身体,推了李大为一把,李大为栽歪了身体,马上惊醒,“怎么了?”他慌张的四处看,不安的问道。

“外面很乱,发生什么了?”郑亦问。

“下车看看。”说着他们推门下了车。

龙爪山有四个峰,由南到北高低起伏,其中未开发的奇岩峰怪石嶙峋,山势险峻。因为距离火势最为严重的主峰较远,所以此次火灾暂时并没有受到波及。奇石峰的山体基本由岩石构成,土层稀薄,植被不是特别丰富,以低矮的灌木和草本类植物为主。但山上分布的岩石质地松散,是大峪乡易发生地质灾害的地方。这里经一个冬天的严寒考验,虽然现在气温有所上升,可背阴面依然覆盖一层薄雪。

一直刮的北风因为天气变化突然转成南风,风速很高,火便换了个方向烧了个回头路,而且很快往最北边的奇石峰蔓延。

下面指挥部传来一个陌生的声音,安排了几组附近的队伍沿着火线往奇石峰方向前进,避免造成更大范围的灾害发生。可火势进展速度过快,奇石峰的山体经过大火炙烤,再加上热胀冷缩的作用,一些岩石因此爆炸,碎石和粉末一时间炸得到处都是。

原本向奇石峰推进的队伍见此情景不得不停下脚步,不敢贸然前往,在山下的人也被这个场景吓得不敢动弹。

什么叫做“屋漏偏逢连夜雨”?这大概就是了。

山石噼里啪啦的爆了很久,火星崩得到处都是,还好那边的植被不多,即使烧着了,最后也因为没有助燃物而慢慢熄灭,但人终究不敢过去。

那边队伍在电台中汇报了情况,那个陌生的声音再度响起:“往奇石峰的队伍注意,继续前进。”

白贺炜还在想刚刚发布命令的为什么不是周至,周至至少不会发出在深夜还要让队伍开拔追着火走的命令,人员安全是要摆在首位的,可没一会儿,这人又要大家不顾前方碎石爆裂继续前进。他终于忍不住,开了对讲机,质问道:“这么黑的天,大半夜的,为什么还要往奇石峰方向开进?”在周至身边工作了很多年,习气也是沾染了一些的。

“是谁在质疑我的命令?”那人问。

白贺炜说:“我,北城区森林派出所的所长,白贺炜。”

“你知道我是谁吗?”那人又问。

“我不管你是谁,人员的安全始终是摆在首位的,奇石峰那边植被稀少,现在又发生了山石爆炸,天黑路陡,人出事儿了谁负责?”

“救火就是救命,这个道理你不懂?”

“那你也不能置扑火队员的生命于不顾,我不管是什么原因导致周局不能指挥,那也不能瞎指挥。”

“就你懂,那这儿为什么着火?”

“现在不是追责的时候,事后,上面的领导怎么处理我都行,但是火不能瞎救。”

白贺炜真的不知道对方是谁,他也不知道这样与这个人争辩是不是对自己的仕途有影响,可他再怎么沉迷官道渴望立功,也不会把救火队员的生命视为无物。

那边一阵沉默之后,周学强的声音却从对讲机里传了进来:“白贺炜,是我,服从命令,现在是省森林防火指挥部的邢主任在指挥。”

白贺炜说:“我不管是谁在指挥,首先他要把火情概况和奇石峰的状况了解清楚,那边的植被并不丰富,地类大部分以荒山和灌木为主,这样冒着生命危险去救火值不值得这点需要商讨。我不在山下,我不知道情况,但是我知道那边的爆炸很严重,在不能保证人员安全的情况下,说什么都不能贸然前进。”

======================

久违的林业小百科时间:森林地类,指的是森林群落的分类单位,简称林型,是按照群落的内部特性、外部特征及其动态规律所划分的同质森林地段。说人话就是一般这个地方长什么树。一般有阔叶林,针叶林,针阔混交林,宜林荒山荒地,灌木林等等。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