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西藏小说网 > 白贺炜周至 > 第35章
 
周至下山的时候,原本就带着一肚子的怒气,可这一路走下来,怒气随着体力的消耗散掉不少,他见到巡视组的人之后还是挺理智的,介绍了一遍情况,又说了扑救计划,汇报过程完整而又详细。巡视组的副组长听完之后说:“周局您的汇报和我们了解的内容差不太多,我们原本是打算整体工作结束之后,回去整理好材料再来公布巡视意见的,但鉴于前段时间我们接到很多关大峪乡的群众举报问题,根据现实情况再结合这次森林火灾的发生,我们会针对此事件要求市区两级配合,给出一个合理的处理意见的。另外,我们不会插手火灾扑救工作,但希望能够尽快扑灭,保证人民的生命财产安全。”

话已至此,周至也不能再说什么,也没想到这么顺利,他刚按照巡视组的要求准备了一个独立的办公场所后,省森林防火指挥部的人紧接着就到了,周至又跟着何全振一起出去接待这一批。

带队的领导叫邢长青,周至和他认识,但不算熟悉,去省厅开会接触过几回。因为他不算是省林业厅的“土著”干部,曾经在大学当老师,还挂着个副教授的头衔,是后调到省森防办工作的。周至对他了解不深,但始终觉得他身上有股子学究气,先入为主的就认为他是个学术派,还不如他们这种常年在一线摸爬滚打的“土八路”。

周至虽有这样的想法,并没有在面上表现出任何轻视来,客客气气的寒暄着,带他们到临时成立的指挥部里。——这是一户农家,是上河村的村主任邵大勇家,他家的地势较高,视野宽阔,房子也足够结实,邵大勇在把群众转移之后,主动腾出了自家房子作为办公场所,添茶倒水又递烟的,好是殷勤热络。

邢长青废话不多说就先让周至汇报了一遍情况,周至车轱辘话说了不是一遍两遍了,可是真的对着专业的人讲出来,心中更是有底气的。邢长青一边看龙爪山的地形图,一边在周至的汇报中提出非常关键的问题,周至在这行干了多年,经验自然丰富,对其问题对答如流。

“人差不多够了,设备也准备得基本到位,后勤保障看起来也比锦平那场火做得充分。”邢长青这话里话外,听起来是对他们的工作比较满意,可还是有褒有贬,“但是,我认为还是要提升救火的速度。我找省气象台的人了解了一下咱们灵泉未来几天的气象条件,今天晚上风向会为转南风,明天上午多云,下午有大风,风力差不多四到五级,而且未来一周都没有雨,这对于扑救工作是非常不利的,所以我们要在明天下午之前,尽快实现火线合围。今天晚上是重点,工作不能懈怠,现场指挥就暂时交给我吧。”邢长青也不问周至什么意见,直接就把他带来的人布置了上去,“趁风向转换之前,尽快上山。”

省森防总队的人都不是吃干饭的,行动极其迅速。周至原本对于这个邢长青的印象就有点刻板,这一通自说自话下去,竟然没问周至什么意见,直接接过了指挥棒,这种行为引起了周至的不满。

天色渐晚,风向却真如邢长青所说的那般在某一瞬间就转了。火烧了回头路,一时间扩散范围更广了。更令人措手不及的是,因为巡视组的介入,大峪乡一部分了解情况的被带走去询问了,市区两级的人都不好介入。龙爪山范围这么大,每个新起火的点都是未知的,现在很多人都是一头雾水。邢长青很是果断,下命令让人往北开进,可根据周至对于龙爪山的了解,他第一个投了反对票。理由和之后邢长青与白贺炜的对话一样,天太黑,不能贸然前进,人员安全不能保证。

邢长青却说:“今晚不救,光明天一个上午是肯定就不完的。到时候起了大风,后果不堪设想。”

“那也不能拿人的性命做赌注,天气预报也有不准的时候。”

这两个人,一个性格火爆,一个固执己见,到最后谁都不肯让步,邢长青只能使出了自己的杀手锏——官大一级压死人。

更何况现在大了不止一级。

周至把处于尴尬境地的白贺炜拉到自己身边坐下,炕被烧得很热,在山上冻了一晚上的白贺炜觉得自己就想刚从冰箱里被拿出的肉一样,迅速化冻,冷气返上来,没忍住打了个哆嗦。

周至笑眯眯的说:“万万没想到,咱们俩跟邢主任吵架的话都差不多。昨天我一边听你们吵一边笑,还在那儿说,真不愧我带出来的徒弟。”

白贺炜的尴尬一时间也消散不了,又被满屋子人笑话,他还是第一次把自己置于这样的境地。

邢长青说:“你们说得也没错,我说得也有理,就是看大家的运气罢了。他朝窗外看去,现在天还早,没起风,等到十点多就该差不多了,灵泉和锦平就是这样,风大,干燥,降水又少。不过经过这一晚上,基本上都差不多了,但是昨晚拖延了时间,就不一定是什么情况了。”

经验和运气,也不知道是哪个决定了一场火灾扑救的成败,白贺炜也对于是不是真的该在不保证人员安全的前提下去救火产生的迷茫。

邢长青似乎看出了白贺炜的心思,又说:“我懂你的心情,那个山体产生的爆炸也是我没有想到的,但是我们人员的推进是循序渐进的,如果接下来在人员抵达目的地之前还会发生爆炸,我可能就会改变策略。可在此之前,我还是有必要坚持我的想法的。因为这种山体的爆炸,不会像有可燃气体泄露那种连续不断,上面被风化了岩层数量有限,那边的荒山和灌木林植被稀少,说明下层岩石可能还是比较坚硬的,哎,我也不是这方面的专家,隔行如隔山,仅凭经验而已。”

一句听起来轻描淡写的“仅凭经验而已”却足矣证明邢长青在这方面的权威性了,外加他曾经教过白贺炜,白贺炜此时是从内心服气的,只是一直心高气傲的他一时间还无法接受这种思想上的转变。

“哎,各位领导快歇歇,吃饭了吃饭了。”邵大勇掀开门帘进来了,他笑眯眯的端进来一大锅粥,又让自家老婆把炕桌支好,“我家老婆子早上蒸了一大锅馒头,还有小米粥,领导们趁热吃。不是啥好东西,我们农村人家就这个条件。”

两口子动作很麻利,不大的炕桌上被盘子碗摆了个满满当当。白胖胖的喧腾的大馒头,黄橙橙的小米粥,翠绿翠绿的野菜,棕色的农家酱,还有几碟子酱菜,在这艰苦的条件下实在是勾人食欲的。

邢长青也不客气,脱鞋上了炕,他没管别人,特地把白贺炜招呼上来坐到他旁边,明眼人都能看见他对白贺炜的欣赏以及他宽广的胸襟。

白贺炜在山上冻了一宿,昨天晚上就嚼了一个干面包,虽然扛得住饿,可是面对这温热小米粥和温暖的大火炕,一时间也不顾什么形象不形象了,甩开膀子就开始吃。

一碗粥下肚,馒头也好吃,热乎乎的,嚼在嘴里香甜可口,白贺炜只觉得这真是太舒坦了,果然食物是最能安抚一个焦躁的人的,什么火气啊,不满啊,尴尬啊,全都消失不见了。

没一会儿的功夫,邵大勇又端进来一盆面条和一大碗肉酱,手里还攥着一把小葱,说:“怕不够,又让我家老婆子煮了面条,炸了肉酱。小葱从地里新薅的,不辣,领导们快吃,别客气,别客气。”

邢长青连说:“这个好,这个好。”说着话,给自己盛了一大碗面条,在上面加了一勺带着青椒丝的肉酱,搅匀了,连说了好几个好吃。

邢长青到底也是性情中人,在饭桌上毫不摆架子,整个人都随和得不行,和十多年前站在讲台上讲课的那个儒雅的老师又是两个样子,白贺炜突然觉得昨晚那一架吵得特别惭愧。

吃了饭,邢长青就从屋子里出去了,他一手举着望远镜往山的方向看去,一手举着对讲机在布置着什么,样子从容不迫,一切好像都在他的掌握之中一般。白贺炜走到他身后,递给他一根烟,他把望远镜挂到脖子上,把烟接过来点上了,抽了一口接着叹出了舒服的气。

白贺炜没跟谁低过头,有些话梗在喉咙里半天都说不出来,邢长青似乎并不在意,一边抽烟一边说:“早就听说过你了,但也没想起我曾经还当过你老师。现在的年轻人像你这种肯务实的太少了,而且还听说父亲在市里当领导,挺不容易的。”

“嗯……”

“救火的成与败并不能证明一个人有什么能力,关键还得看态度和用人,我对灵泉印象一直都不错,说实话,比锦平好,因为从上到下都齐心协力的,各方面都负责任。其实哪儿都有好又不好的地方,肯沟通,能说出自己的想法就是正确的思路。”邢长青把烟屁股扔地上用脚碾了蔫,说:“走,咱们上山上去看看吧。”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