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西藏小说网 > 白贺炜周至 > 第46章
 
吴灼峰从省警校毕业之后直接考入了省会张州的公安系统,在一基层派出所当个小民警。他的父亲吴占勇虽然在灵泉也是个不大不小的领导,还算有权有势的那种,但他对自己绝对不像白子峰对白贺炜那样管得太多太死,就算是他去外太空,只要不惹事儿给他添麻烦就行。

基层所的工作忙忙碌碌的倒也有趣,吴灼峰过得很是知足,他还找了一个女朋友,两个人感情非常好。两、三年过去了,他刚在自己工作岗位上站稳了脚跟,也正打算和女朋友领证,他的父亲却突然查出得了肺癌,从做完手术到回家休养,吴灼峰有一、两个月的时间没去上班。等再回到张州,时刻挂念父亲身体的吴灼峰就觉得身在异地的这份工作对家里实在照顾不到,父亲身体这么差,说不定什么时候又会入院。于是,吴灼峰开始考虑回灵泉的问题了,好在女朋友也支持。

当官原本就是人走茶凉的事情,他父亲生了这么一场大病已经没法在岗位上做什么了,吴灼峰自己的人脉还没培养起来,当时的他在人情世故方面又不是那么练达,所以他就觉得自己的跨市调动好像不容易实现。

他把唯一的希望寄托在单位领导上,看看是不是能通过正常程序调回灵泉,当他正准备找领导探讨这件事的时候,他接到了白子峰的电话。

白子峰很客气的对他说:“灼峰啊,叔叔想拜托你一件事。”

“白叔叔您说。”他的父亲和白子峰关系非常密切,他又和白贺炜是发小,是同学,两个人从小一起长大,关系好到穿一条裤子,白子峰开了口,吴灼峰自然痛痛快快就答应了。

白子峰对他说:“事情是这样的,贺炜当年想读研,家里虽然不是很愿意,可想到以后对事业有所帮助也没反对,现在贺炜快毕业了,他想留在张州去什么设计院工作,我就觉得不妥了。我还能在这个位置上干几年啊,到时候一旦没了权,贺炜借不到我任何的光,他在张州我还什么忙都帮不上,对他事业没好处,我和你婶婶就商量着想让他回灵泉。”

作为儿子借父亲权利上的光,吴灼峰原来是不屑一顾的。可是当他父亲生病后,他才发现这个“光”是多么的重要。吴灼峰认同道:“是啊,叔叔,您考虑的是。你看我爸病了之后,我在张州总惦记着,调工作回去又挺费劲的,哎,我现在是真的后悔毕业留在张州了。”

“其实,贺炜这样也就算了,可是,这孩子他……哎……”

白子峰在电话中连连叹气,引起了吴灼峰的好奇,便问:“叔叔,贺炜他怎么了?他一向都很规矩啊,绝对不会像别的领导子女那样在社会上混的。”那几年时间,虽然没有“官二代”这个词,可领导子女风气不正俨然成了“社会败类”的代名词。自己工作后,又有了女朋友,和白贺炜的交往慢慢在变少,可就吴灼峰对于白贺炜的了解,白贺炜怎么都不会坏到那种程度。

白子峰说:“一说起这件事我就上火,我听说贺炜他在学校和一个男学生搞在了一起,你说这多伤风败俗啊。”

吴灼峰听完后惊呆了,半晌都没说出话来。因为在他单纯的认识中,男人是应该和女人在一起的,白贺炜他明明很老实,怎么会走向这条歪路啊。

“所以叔叔想拜托你帮我查一下这个男学生,我也没别的意思,就觉得他这样太……”那不是很动听的字眼,白子峰最终没有说出来。

自以为站在“正义”角度的吴灼峰欣然答应白子峰的请求,事后,白子峰允诺会帮他办理调回灵泉的一系列手续。

那几年,查一个人的户籍资料或者查开房记录这些并不是难事,也不需要领导去批准,于是吴灼峰轻而易举的获得了他所能查到的郑亦的全部资料并交给了白子峰。作为交换,吴灼峰很快就被调回到灵泉,在白贺炜在给吴灼峰送行的饭局上,不知情的白贺炜还对他的离开表现得特别遗憾:“要不因为吴伯伯的病,咱们一起留在张州该有多好。”

那时候的白贺炜,还幻想自己能在张州闯出一片属于自己的天地,可谁能想到,白贺炜也就在张州工作了一年而已就和他一样回到了灵泉。

吴灼峰当然不知道白子峰是怎样跟白贺炜谈的,他们父子俩又发生了什么样的冲突,但是他知道,白贺炜回灵泉这件事,自己查得那些东西是起到了一定的作用的。

吴灼峰讲完当年的事,白贺炜面前的烟灰缸都满了,茶水也没了味道。吴灼峰说:“我当时就是觉得你不应该和一个同性在一起,后来,在公安系统干久了,什么事都能接触到一些,我也能理解了。直到今天你找我帮忙,当我知道是郑亦这个名字的时候,我立刻就联想到了交给你爸的那些材料。你挺少求我办事儿的,最近就有两次,之前是你问我给别人办工作调动,今天是有人犯了事儿。”吴灼峰喝了一口水,问白贺炜:“这两次都是因为一个人吧?”

白贺炜点头,把手里的烟捻灭在了烟灰缸里,他又想点烟,被吴灼峰阻止了,“我说你这烟瘾也太大了,都给我熏得不行。”

白贺炜放下烟盒,用手揉了揉脸,问吴灼峰:“所以,你这次还打算告诉我爸?”

“你把我当什么人了?”吴灼峰不满道。“这种事我是不会再做了。”

“那件事我也不能怪你,你完全不知情。当年,我爸很反对我留在张州,所以他把脑筋动在了郑亦身上。事实上,你不帮他查郑亦,我也是准备和他分手的。只不过你在旁边添了这把柴,我就更被动了。”

吴灼峰一脸疑惑。

白贺炜又说:“我当年和郑亦在一起是因为我爸一直逼我做我不想做的事情,我压力很大,需要一个发泄的途径,郑亦挺乖的,他跟我表白我就答应了,我对他没什么感情。毕业之后,我爸又想左右我,可我已经有了工作,觉得他管不到我了,我自认为一切都是在朝好的方向发展,我觉得自己也不需要郑亦了,就在考虑和他分手了。事实上,我对他挺残忍的,就算是分手他都没和我提什么要求,现在想起来总觉得有点对不起他。这些年,虽然在一个城市生活,可我们从来没见过,直到前不久去救火我才又遇到他。他没什么变化,还像大学的时候那样,但是我却好像变了挺多,有时候看见他就觉得自己当年太无情,亏欠他,就想补偿他,所以他遇见事儿了,我就一定会帮的。”

“那……你们现在……”

“有时候会去他那边过夜。”白贺炜既然说了这么多,他和郑亦的现状也不打算瞒着吴灼峰了。

“感情呢?”吴灼峰问。

“感情?”白贺炜重复了这两个字,想了会儿,摇摇头,没回答,因为他自己说不上来。

“你啊……”

“他对我却依然挺痴情的,可能我不说分开,他还会对我死心塌地的跟着我吧。”这点,白贺炜是有信心的。

“你这样不还是亏欠他吗?”

白贺炜叹气道:“谁又能说得清楚,也许他甘之如饴,所以就先这样吧。”

“那调动他的事儿,需要我疏通一下吗?”

“看情况吧,我是在想把他调回来也挺好,毕竟年轻人一直在乡镇就埋没了,不过这事儿得做得神不知鬼不觉,我爸和我妈现在动不动就用郑亦来敲打我。当年肯定不止你,应该还有别人跟他说过,要不然他怎么会知道我和郑亦在一起这档子事儿。”白贺炜终于没忍住,拿了根烟点了,“现在只要你不去说,我爸就暂时是不会知道的,巡视组那边都够他闹心的了。”

这一晚上,郑亦发过怒,打了人,又和白贺炜吃了饭,心情可以说是大悲大喜了。从白贺炜的车上下来,他几乎忘记了郑孝里的恶行和自己被警察抓了的狼狈,欢欢喜喜的推门进到超市里。

他的母亲正在拖地,之前混乱不堪的超市现在已经恢复成了整洁的样子。

他习惯性的去拿母亲手里的拖把想要帮忙,顺嘴说:“妈,收拾完咱们回家吧。”

褚红霞交出了拖把,没做什么表情,收拾东西推门先出去了。

郑亦喊了一声,褚红霞没理他,他放下拖把用最快的速度关灯锁门,追上了等在车前的母亲。

这一路,母亲都没怎么说话,她的异常让郑亦不禁在想是不是自己做的傻事太让母亲担心了,于是决定回去好好的跟她赔不是,母子俩能有多大仇。

回到家里,郑亦刚进门,还没等他换鞋,褚红霞竟然一个巴掌扇到了他的脸上,郑亦被打蒙了,他的头在嗡嗡作响,左脸火辣辣的疼,他诧异地看向自己的母亲,实在是不理解这一巴掌的缘由,捂着脸对她说:“妈,是郑孝里他打你啊,我是冲动了,可我现在没事了啊,你是为了他打我?”

“你觉得我是因为这事儿吗?”褚红霞似乎非常愤怒。

“那你为什么打我?我又哪里做错了?”郑亦不解地问自己的母亲,委屈极了。

褚红霞嘶哑着嗓子,一字一顿的问郑亦:“你到底和那个叫白贺炜的学长是什么关系?”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