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西藏小说网 > 白贺炜周至 > 第50章
 
今年的灵泉热得早,不过六月份,路边的烧烤摊就已经支起了棚子,康嘉北比郑亦早到,已经先点了东西让老板去给烤了,郑亦又加了几样,坐下来拿了头蒜慢悠悠的扒起来。

“最近忙什么呢?”康嘉北倒了两杯啤酒,两人一人一杯。

郑亦说:“镇里的工作就特别琐碎,我就是瞎忙。你呢?”

“我这儿接了几个案子,又给企业做法律顾问,一个月有一半时间在开庭,另外一半时间在出差。”

“这不挺好吗?生意红火。”

康嘉北摇头道:“也累啊,我都没功夫泡鲜肉了。”

郑亦嗤之以鼻,懒得接这话茬。

康嘉北又说:“前段时间别人给介绍一个离婚的案子,还是在区公安局一领导,辛辛苦苦的给他办案子,还不敢多要钱,关系能不能处好就看这次了。”

区公安局一领导?郑亦来了兴趣,问:“哪个啊?”

“吴灼峰,你认识?”

郑亦还真认识,可他摇摇头,说:“听过,不熟。”

烤好的东西陆续上来了,康嘉北拿了个鸡脆骨一边吃一边喝酒,“女方出轨了,还想要房子,要孩子,要他家的那条狗。男方倒是修养很好,说房子可以给,孩子和狗他得留着。官司不难,但我不能输啊。以前就是认识,现在得增进了解啊,公检法的多一个铁哥们儿我不亏。”

“你这是投机倒把。”郑亦抢白道。

“这是懂营销!你知道什么!”康嘉北申辩道。

郑亦笑笑,将杯子里的酒一饮而尽,又给自己接了一杯。

“你倒是吃点东西啊,别光喝酒。”说着话,给郑亦递过去一个大鸡翅。

酒的味道很苦涩,就跟他的心情一样,康嘉北絮絮叨叨的跟他说自己身边发生的那些八卦,郑亦有一搭无一搭的听着,直到康嘉北念叨起白贺炜来。

“你听说了没?”康嘉北还表现得挺神秘。

郑亦习惯了康嘉北这套路,也没在意,“什么?”

“我是听我家老爷子说的哈,白子峰马上就要去随江了,他儿子也说要去省里了。”

喝得有点迷糊的郑亦一时间还没意识到白子峰是谁,他的儿子又是谁,就当普通八卦那么听的,可当他回过神来,康嘉北都已经在下结论了,“白贺炜也算我们这大院里有前途有发展的了。”

这给郑亦惊得一身冷汗,不过一个月没联系而已,白贺炜怎么又要去省里了。

“当……”康嘉北用杯子碰了郑亦的,发出一声闷响,他丝毫没发现郑亦脸色出现微妙的变化。

烧烤吃完了,郑亦喝得脚步有些虚浮,十点多了,灵泉这座没有什么夜生活的城市已经彻底寂静下来,他慢慢悠悠的走着,空气中的花香草香丝毫没有让他觉得惬意,走着走着不自觉就到了白贺炜家的那个小区。

从院子外面,他依稀能看见楼宇交错中白贺炜住着的那栋,他走到门口,保安把他拦住了,问他找谁,郑亦报出了白贺炜家的楼号单元号,虽然喝得迷迷瞪瞪,可也能记住,他还真是好记性。保安没说什么废话,只是轻蔑地打量了他几眼,便让他进去了。他到楼下点了根烟抬头看见白贺炜家的灯亮着,他不敢发出太大的声响,很怕自己的行为被白贺炜发现。他甚至有种上楼去找白贺炜的冲动,可他到底还是怂,就是没勇气去按门铃。

不知道是不是老天在帮他,远处传来一阵雷声,不到一分钟的时间,雨点就噼里啪啦的砸了下来,他慌慌张张的躲到了不远处的凉亭里,还在琢磨天气预报也没说要下雨啊。

开始有点冷了,他听着雨声望着那扇熟悉的窗子,手机铃声骤然响起,给他吓了一跳。他拿出手机一看,惊得差点把手机扔到地上,已经被挤出通讯列表的名字又出现了,他抖着手接通了电话,赫然看见那扇窗前映出了一个人影来。

“你来找我有事吗?”白贺炜好听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我……我……没来找你。”郑亦扯起了谎。

白贺炜笑了,笑声低沉而又迷人。“那我可挂了。”

郑亦着急了,赶紧说:“别,我就在楼下。”郑亦是服了,白贺炜不过一句逗他的话也能给他致命一击。

“我说像你,上来吗?”白贺炜问他。

郑亦哪里敌得过这诱人的吸引,想回答“好啊”,却忍不住问了一句:“方便吗?”

白贺炜又在笑了,伴随着笑声,郑亦的下腹燃起一团火,无尽的、控制不住的欲望顿时淹没了他的理智。

“嗯。”

去按门铃的时候,郑亦掐了自己一把,原来不是在做梦,穿着白色短袖黑色运动裤的白贺炜给他开了门。

一股酒味还夹杂着刺鼻的膏药味,满身都是雨点的郑亦被让进了屋,白贺炜自然是嫌弃这样的郑亦的,“你怎么这幅鬼样子?喝酒了?”

“嗯。”要不他哪有胆子来。

白贺炜进了屋,翻腾出一件深蓝色的旧T恤和一条灰色运动裤扔给他,“去洗个澡吧。”

郑亦乖乖的钻进卫生间,依然觉得特别虚幻。

白贺炜家的卫生间有一面大镜子,被雾气盖住之后显得特别神秘,他洗好之后用湿手将雾气划开,赤身luó体的形象出现在镜子里。只见屁股上被摔的地方青紫一片,他又回忆起白天的尴尬,他揉揉脑袋不愿多想,告诉自己管他三七二十一,既然来了,那就及时行乐。

他手机的音乐再次响起,他从堆着的衣服口袋里翻出手机,“妈妈”两个字赫然出现在屏幕,打断了他满脑子的旖旎思想。

“妈。”

“你怎么还没回来?”褚红霞询问的声音有点焦虑。

“下雨了,我找了个地方躲雨,路上没出租车。”郑亦随口扯了个谎。

褚红霞将信将疑,挂电话之前还不忘叮嘱他雨停就回家。

郑亦穿着白贺炜的旧衣服,裤子太长,他把裤腿卷了卷才不至于拖地,出去之后,迎接他的是白贺炜递过来的一杯温热的水,握在手里特别舒服。

“你妈打来的电话?”白贺炜问他。

郑亦点点头,“催我早点回家。”

“等雨停了,我送你吧。”

“不,不用了,我到时候打个车。”

白贺炜没再坚持,拍了拍沙发,让郑亦坐下来,郑亦乖巧的坐在白贺炜身边,心脏跳得如擂鼓一般。

“说说吧,你过来干什么?不是说和我分了吗?怎么还跑过来在我楼下站着。”白贺炜的语气有些犀利和不满。

郑亦解释说:“我,我就是听说你要去省里了……”

“你消息还挺灵通。”

郑亦低着头,不说话了。

“我要不叫你上楼,你打算站到什么时候?”

“可能站一会儿就走了。”

白贺炜笑了笑,说:“那早知道不给你打电话了。”

“别,别……”郑亦慌慌张张的解释说:“我知道你不想看见我,所以我就想在下面待会儿,听说你要走了,我挺难受的,可我又不敢给你打电话,所以我就过来了。白天,白天的时候见到你我特开心,就是有点丢脸,我还摔了一跤。你不想跟我说话,也没多喜欢我,这我都知道,其实我根本就不想和你分开。我妈,那天晚上知道了我们之间的事儿,我就是不想让她伤心,可我依然特感谢你在此之后为我做得那一切。”

白贺炜安静的听完郑亦的絮叨,他的手掌在郑亦的头顶上摩挲了几下,语重心长道:“郑亦,短时间内我还会在灵泉,没那么快走。另外,你的事情我没办成是我没这个能力,不过我也努力了。可你都三十多了,别总像个孩子似的,总该为以后做些打算了,知道吗?”

“我,我知道了。”

“过段时间,省里会组织各市县区的森防培训,到时候你跟我一起去吧。”

“啊?”郑亦惊讶地看着白贺炜,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雨小了,尽管郑亦坚持不用,可白贺炜依然把他送回了家,车停得离郑亦家很远,郑亦恋恋不舍地下车。关系回到原点,这样也是有所缓和的表现吧。郑亦冲着白贺炜车的方向挥了挥手,白贺炜回给他一声车笛,他慢吞吞的上楼,脑海里依然都是白贺炜的话——“别总像个孩子似的,总该为以后做些打算了……”

以后,他都不知道以后是什么样的。在常春镇这个毫无生机的地方,什么时候才是出头之日呢?

因为这一场不大不小的阵雨,因为地上比较泥泞,崔震东的采伐进度被耽误了两天,区里要求采伐时乡镇林业站必须到现场监管,郑亦也因此闲下来了,可他还没等太得瑟,李大为一个电话把他叫到了办公室。

一张传真纸打印出来的举报信摆在他眼前,举报人是牛家沟村的村民,内容不复杂,就说崔震东采伐的那片林地是村集体所有,崔震东没资格放这些树。李大为把郑亦叫上来了解情况,郑亦简单说了说,跑回办公室拿了崔震东交给他的那些手续交给李大为。

“李镇,这些资料林业局都审了的,要不也不能开证啊。”

李大为点点头,说:“你准备准备,举报人也报了森林派出所,刚才白所长打了电话,他下午过来看看情况。”

“哦……”

“咱们先去牛家沟村看看。”

“哎,我知道了。”

尽管这是个麻烦事儿,可一听到白贺炜要来,他不自觉就鸡血上头,充满了干劲儿。

他刚想走,李大为又说:“郑亦啊。”

“哎?”

“你有没有想过转行政这件事?”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