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西藏小说网 > 白贺炜周至 > 第51章
 
李大为从桌上翻出一份装订好的文件递给他,说:“这是组织部门新下来的文件,杨书记是有提拔你的这个想法的,但是又觉得你要是从林业站出来,可能也是镇里的损失,毕竟能胜任这个职位的人咱们镇里还没有。不过这得以你的意思为主,真的能转对于前途来说是好事,转了之后能进党委,机会很难得了,所以让我先找你谈谈。”

文件内容是关于乡镇事业编转行政编的相关政策以及要求和方法,郑亦粗略的看了一遍,自己基本每条都符合,他心动了。

李大为又说,“你有想法就争取一下,咱们大秘曲长江想调走,这样的话,党委委员就有一个空缺,张冰那老家伙还想趁这机会挤进党委,如果你要能转行政,就没他什么事儿了,知道吗?”张冰好吃懒做逼事儿又多是在常春镇挂了号的,之前锦平着火开会的时候,就他在底下唧唧歪歪的,平时大家也都不太待见他,任是哪个领导都不希望他这种人进党委,可论年头,论资历,如果没人竞争的话,张冰机会就很大。

这块诱人的大蛋糕摆在郑亦面前,自然是一种特别的诱huò,他再次想起白贺炜对他说的话,重重地点点头,说:“谢谢领导,我知道了。”

郑亦和李大为到达牛家沟村的时候,一群村民就站在山脚下,这一场雨弄得地里有点泥泞,他们两个深一脚浅一脚的走过去,沾了一脚泥,村主任先迎了过来。

李大为问道:“怎么回事儿啊这是?我听小郑说崔震东的手续是齐全的我才签的字,你要知道,镇里原本对采伐指标就控制得特别严格,现在出了这档子事儿,领导以后更不能批了。”

村主任不好意思地搓搓手,小声说:“李镇长,咱们村里的困难您是知道的,前不久防火又花了不少钱,我和我们书记老冯就商量着把集体林地流转一下,弄点闲钱好做事情,而且我也打听了这片刺槐并不违反什么规定,也不是公益林,就是当年林改的时候没承包出去而已。正好这时候崔震东来找我们了,说想把他家果园旁边那块林地给承包下来。原本吧,我们是打算开村民代表大会的,但是你知道,现在这村民代表们一开春就都出去打工了,你说说这人又凑不齐,我们就……”

郑亦算是听懂了,李大为却直言了当的说:“那就伪造这个会议记录?你知道这是多麻烦的事儿不?”

“李镇长……这……我们也没想到啊。都说咱们镇里的采伐证难办,谁知道这也就一个月的时间,崔震东就把手续跑下来了。”

李大为挠挠头皮,三步并作两步的走到那些村民面前,说:“今天咱们过来解决问题,大家也不要太偏激,有一就说一,事情解决了才是最重要。”

其中一个带头模样的人说:“我们集体的林木,谁准许放了?我们根本不知道他崔震东把山承包了,还有你们镇里把事情调查清楚了吗?就往上面申请放树,我们不同意!”

众人应和道:“对,我们不同意!”“就是就是,经过我们同意了吗?就是村民代表大会开了吗?”

这时候,李大为手机响了,他躲到一边去接电话,于是大家就把矛头指向了郑亦身上,郑亦心知是自己工作上出现了一点纰漏导致的问题,但责任不全在他。在他这里,只要是材料全的,领导点头的,他就可以打申请了。另外,开采伐证之前是要经过一周公示的,这个阶段也没有人给他打过电话说不同意。可面对众人,郑亦刚开口解释两句,声音就被淹没在吵嚷之中,他皱着眉听着,心想,这些人的愤怒总要发泄出去再讲解决办法,此时也是多说无益,而且他也太没经验,一句话说错了可能反倒麻烦了。

李大为接了电话回来,凑在郑亦耳边小声说:“白所长打电话过来说他在路上了。”

“怎么提前来了?”郑亦问。

“他说他下午有事情就提前过来了。”

郑亦的心鼓噪起来,心思已经不放在闹事的村民身上了。他此时此刻完全不想跟白贺炜谈工作,而是说自己可能会有新的发展机会了,不知道白贺炜知道之后会不会和他一样开心。

李大为在乡镇干久了,面对这些“胡搅蛮缠”的村民们还是很有经验的,他腾时间打太极,只等白贺炜过来。

白贺炜十点多才接到明天去省里开会的通知,于是他和方伟洲两个人提前出发,紧赶慢赶到了常春镇。

这条路原本他是不熟悉的,可前段时间往返了太多次,街边的每一寸景色现在都烂熟于胸。雨后的清爽还停留在空气中,打开车窗就能呼吸到空气中高饱和度的浓氧,这个时候的乡下真是太可爱了,四处绿树成荫和路边庭院的花都让人心情格外的好。

不过他没想到这次被举报的竟是郑亦手上出来的工作,他接到办公室转给他的材料还是愣了一下的,郑亦这家伙怎么也犯这种低级错误?

他拿着举报材料去找祁峰,祁峰跟他简单的说了说情况,又给他拿了采伐证的复印件,说:“咱们材料都是审过的,也公示了,我们开证是没问题的,不知道他们乡镇是怎么搞的。”

白贺炜决定去常春镇走一趟,他直接给李大为打电话,说要过去看看,让他们先把情况了解一下。

白贺炜下车,远远就看见郑亦双手插在口袋里站在李大为的旁边,脊背挺得挺直,可比昨天在他面前摔了个跤的那副样子看着顺眼。他突然产生了一种恍惚感,是带着那种很陌生的,希望看见这个家伙成长得比他还出色的一种期冀。他得承认,之前想要调他来身边,不过是愧对他的补偿,如今却改变了心态,这还真是一种有趣的体验。因为经过昨晚,白贺炜好像产生了一种老父亲心态,也突然能理解父亲为他的前程铺路的良苦用心。

郑亦似乎有心灵感应的回过头,一眼看见他,露出个傻兮兮的笑,然后碰了碰正跟村民们说话的李大为的胳膊,李大为也跟着回头,大跨步的朝他走来。

寒暄过后,他听罢李大为的汇报完情况,便说:“这问题,最终就是村里的责任。”

李大为点头称是,而村主任站在一旁,脑袋都快垂到裤腰上了。

“另外。”白贺炜向四周看了看,崔震东并没有在,估计是回避了,便问:“崔震东他知不知道这事儿?”

李大为说:“他说是不知道的,但是真是假我也不知道。”

“你们内部先解决一下,要按流程,合法依规的,处理不好,他们跑到上面去上访,你们一个两个全都得吃不了兜着走!”

“那是那是。”李大为搓着手,看起来挺不好意思似的。

白贺炜说话的时候,郑亦就那样赤裸裸的看着他,似乎对于这件事根本没有意识到任何的严重性。白贺炜没搭理这小子,直到把想说的交代完,便掏出包烟给大家分,递到郑亦的时候,郑亦冲他笑着,看起来心情很好的样子。他不愿意回应郑亦这当众冒出的傻气,教训道:“你下次做事情认真一点儿,别总叫别人帮你擦屁股。”

被教育了的郑亦收敛了傻笑,冲他说了一声“哦”,就不那么得意忘形了。

白贺炜突然间觉得,好像除了肉tǐ上的关系,他也愿意去与郑亦产生其他的交流和沟通了。

在此之前,李大为就找了几个村民聊了一会儿,大概了解了他们的诉求,他跟白贺炜说:“白所,要不然这样吧,咱们谈谈解决方案吧。”

他把村主任叫了过来,当着白贺炜的面教育了一顿,之后又说:“目前看来,采伐证已经开出来了,按理说,你们的承包经营是不合法的,这证也是该撤销的,但是这事从近了说,这能改善一下村上的经济,从远了说,如果崔震东的果园规模更大了,还更能带动牛家沟村的农民收入,这也不是坏事。我的意思是,这两天,采伐先放一放,你们去开个村民代表大会研究一下,到底承包给崔震东行不行?行,那就继续干;不行,咱们再研究不行的。另外,崔震东那边,你负责把今天的处理结果沟通一下。”

村主任也没了平时挺嚣张的气焰,唯唯诺诺地点头应了。李大为又问白贺炜有什么意见没,白贺炜说:“尽量把事情办圆满点儿,我没什么意见。”

李大为转身带着村主任去跟村民们协商去了,白贺炜站在一旁抽烟,郑亦凑了过来,小声对他说:“学长,刚才我们李镇长找我谈话,说现在有机会能转成行政编,还能进党委,我想试试。”

“这的确是好事。”白贺炜嘴上说着,心里在想怪不得这家伙这么高兴。

郑亦又想说什么,白贺炜打断了他的话:“你们李镇长工作经验多丰富,你现在不过去跟着学学,还等什么呢?”

“啊……”郑亦好像意识到什么了,挠了挠头,赶紧跑过去了。

白贺炜见了,十分想冲他屁股上来那么一脚解恨,看是不是能给他踹聪明点儿。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