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西藏小说网 > 白贺炜周至 > 第58章
 
郑亦原本是想给白贺炜发条微信过去的,手机都拿起来了,随后又放了下来接着写杨书记交代给他的发言材料了,他很感动于白贺炜还能想着他,可是他是在想在无法得到母亲的理解之前,他不能再让自己投入到这份情感之中太多,一是得不到,二是忘不了,这样反而更痛苦。

晚上回家,郑亦吃着饭,母亲有一搭无一搭的说:“长河路那边开了一个新楼盘,周末咱们去售楼处看看?”

“妈,你要换房啊,咱家不是挺好的吗?”郑亦向四处看看,虽然装修已经过时,家具也逐渐破旧,可还是挺温馨的。

褚红霞笑眯眯地对他说:“你都多大了,该给你买个房子准备结婚了,之前都是在想等你有对象了再根据女方的想法买房,可后来我发现人家对方一听你没房子,都不愿意见面的,你陈阿姨今天给我打电话说长河路那儿还是学区,新开盘的房子也不算贵,离咱们家又不远,到时候还方便给你带孩子呢,我想想也是,周末咱们娘俩去看看。”

“妈,其实我更想换个车。”郑亦嚼着饭,说道,想要在回避这个话题。

“车就不着急买,咱们灵泉的风俗都是男方买房女方带车的,到时候你有对象,对方会买的。”

这也算话不投机半句多,郑亦不愿意争辩,怕说多了母亲又往白贺炜那边联想,他也只能应承下来,说:“行吧。”

见儿子没反对,褚红霞特开心,给他夹了一块鱼肚子上的嫩肉,嘱咐他说:“你多吃点儿,最近都瘦了。”这段时间郑亦的确瘦了十来斤,下巴都尖了,一是工作忙的,二是天太热,三是心事太重,实在食不知味。

周六一早,郑亦开车载着母亲去了位于长河路的望景花园,望景花园的一、二期已经建好,销售非常火爆,就剩下一些带阁楼的顶层和两三百平方米的大户型不太好卖。目前三期就快开盘了,开发商已经做好沙盘和样板间,看房的人络绎不绝。郑亦兴致缺缺,纯粹是陪着母亲,可是当他看着沙盘上的房子,又被售楼处的领去看了临时搭建的板房中看样板间的时候,郑亦竟然心动了。

他首先想得竟是白贺炜,白贺炜义无返顾的卖了他住的房子去了张州,回灵泉了就只有他父母家了,他还是幻想自己能和白贺炜有个属于自己的窝的,就像常春镇的房子一样……即使明知道是妄想,郑亦却主动关注起首付和贷款的问题了。

售楼小姐面带微笑告诉他:“郑先生,我们公司是这样规定的,目前三期的房子还没开盘,如果开盘,也要先支付全款,等房子下来之后才能去办理贷款。不过我们一、二期的现房现在就能直接办理贷款,您要不要去看一下?”

“那房子什么时候才能下来?”郑亦问。

“这个真不好说,快的话,怎么也得明年秋冬了。”

郑亦刚想说不如再去看看什么地方的二手房吧,褚红霞却因为儿子态度有所改观,高兴得不行,于是在一旁说:“姑娘,走吧,咱们去看看现房。”

售楼小姐拿了钥匙,带他们去那几所现房看了一圈。

郑亦一路上都在盘算着价格,以他对家里财产的了解,那么大的两三百平方米的房子是买不起的,带阁楼的又需要花太多钱装修,而全款购房期房实在不划算。他得承认自己实在小家子气了,可总不能因为一己私心掏空他和母亲这么多年的积蓄吧。

母亲却兴致盎然的,一边看房一边跟售楼小姐说:“哎,这个二百平的房子是真的好,楼层好,位置好,还是个跃层,以后我儿子要是有孩子了,我带着孩子还不影响他们小夫妻俩,不过就是有点贵呀。带阁楼的也不错,可是没电梯,年轻人还行,我老了爬不动啊。”

“妈,买这些,我们哪儿来那么多钱啊?”

“把门市卖了啊。”

“那你干什么?”

“我又不是没有退休工资,那个小超市不干也罢。”

郑亦叹了口气,他最不愿意见到的就是母亲为了他卖掉一切家当,怪只怪自己工资不高,又没别的本事。

褚红霞似乎看得出儿子的心情,揉揉他的脑袋说:“小亦,你不用有心理负担,哪个父母不是为了子女去打拼的呀。”

售楼小姐一直在听母子俩的对话似乎有所触动,她小声说:“其实我这里还有个三楼,一百三十多个平方,是我朋友的房,他不想通过中介,就跟我说看见合适的帮他搭个线。哎,我们做这行的都是拼业绩的,看见你们诚心买,所以就跟你们说说。你们有想法的话,可以联系他。”说着,从西装口袋里拿出一张名片递给他们。

郑亦和母亲互相看看,异口同声地说:“好啊。”

看房,签购房协议,取钱,付款,去银行和公积金那儿办贷款……,这些手续郑亦差不多跑了半个月,现在就只差房产证没有拿到了。

如果不是因为买房,郑亦都不知道母亲这几年竟然存了这么多钱,他的工资,母亲的退休金,做小买卖赚得钱,还时不时的买些理财产品生得利息……当然这些钱买房肯定是不够的,不过也暂时不用卖掉那个门市房。付款给房主的时候,他们找人借了一些,贷款下来之后就都还上了,贷款每个月也不用还太多,从郑亦的公积金里扣了大部分。房子都到手了,他们母子的确没钱装修了,郑亦不急,褚红霞也在念叨着:先别装了,按未来儿媳妇的想法去弄。咱们家也不是出不起装修的钱,毕竟还有门市房保底。

郑亦去不动产那里拿房产证的那天下起了雨,已经是九月初的灵泉,暑热被这场雨冲刷掉了,取而代之的是初秋的凉意,他坐在车里翻着新样式的“不动产权证书”,内心却泛起了波澜。这段时间以来,他被这间写着自己名字的房子所蒙蔽了,如今反思起来,自己所出的钱又占了多少,大部分还都是母亲大半辈子操劳赚的。他望着滴落在挡风玻璃上的雨滴,越发觉得没有立场在母亲那里陈述自己对白贺炜的喜欢和爱了。他知道,自己在一点点的对母亲妥协,买房不过是母亲希望看见的结果,他本身虽然不这么想,可实际上他还是在走母亲替他铺设的路啊。

下班回家,雨还是没停,褚红霞看见那个红本显然比冷静过后的郑亦更为兴奋,她一边翻着一边对郑亦说:“小亦啊,今天你何阿姨打来电话,跟我说她外甥女还没对象。小姑娘今年26岁,年纪正好,是小学老师,今年五月份考上的,我看了那个小姑娘的照片,长得是真不错。跟咱们家一样,父母离异了,她和母亲生活,就是普通工薪家庭,我和你何阿姨都觉得你们很般配。”说着放下房本,拿出手机,又戴上了桌子上放着的老花镜给郑亦翻照片。

一个很身材匀净,长相甜美的年轻姑娘进入到郑亦的视线中。

“我一见这照片就觉得这姑娘可真招人喜欢,你何阿姨跟她姐妹一说,对方也觉得你不错,我还给人家发了你的照片呢。小亦,你要是没意见就和她联系联系,觉得有共同语言就见个面。”

“妈……”郑亦下意识的想要反驳,可看到房本,又看看母亲殷切期待的眼神,他说:“行吧。”

“这就对了。小亦,你不能一意孤行了,得往正道上走,知道吗?”

“妈,别说这个了。”郑亦站起身来,去卫生间洗手,他觉得心口窝闷闷的,手心黏黏腻腻的都是汗。他只能去回避这个话题,毕竟自己越来越没有立场。

对于白贺炜来说,夏季的结束可以说是一种解脱,忙过了森防培训,又忙着和邢长青出差到张州附近的几个城市调研。邢长青一心想要栽培他的心情明眼人都看得出来,但谁都不说什么。经过这么久的了解,大家都对白贺炜有了一定的认知,毕竟白贺炜的资历摆在那儿,再加上他原本就平易近人的性格与他帅到惹人犯罪的那张俊脸,实在是足够让人恨不得把一切都给他。长得帅能当饭吃吗?在白贺炜这里的回答估计是肯定的。

周五的这场全省范围的降雨,白贺炜终于能好好的休一个周末了,他在张州买的这个一百平方左右的精装房,被他忙里偷闲整理得还算能看得过去。他正在想要不要趁周末去逛一下宜家置办点东西,吴灼峰一个电话打乱了他的计划。

“贺炜啊,周六有空吗?”

“有。”

“我去张州出个差,给我留一个下午,找你吃饭。”

吴灼峰这些做领导的就是不想让别人好好休周末,听白贺炜吐完槽,吴灼峰却说:“判决下了。”

“啊……什么判决。”白贺炜一时间没反应过来。

“我和楚君离婚了。”

“怎么判的?”白贺炜问道。

“等我到了再细说吧。”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