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西藏小说网 > 白贺炜周至 > 第61章
 
送花的神秘人一直都没再出现,生日蛋糕当天也被分掉了,白贺炜没什么心思去破案花是谁送的,他见刘孜楠喜欢,就让她插在花瓶里养着了,这几天办公室里一直都有幽幽的花香。

日子重新归于平静之中,郑亦也就在生日时送祝福送蛋糕发了几条微不足道的微信而已,便再没什么动作了,反正也是,白贺炜也听吴灼峰说郑亦最近找了个女朋友,两个人还亲亲密密的一起去看电影被他撞了个正着,据说小姑娘挺好看,乖巧得不行,家境看起来也挺不错,配郑亦这个傻小子绰绰有余。白贺炜挺为郑亦高兴,不管怎样,现在他是事业爱情双丰收。

马上就要到国庆假期,单位里几乎没有什么工作的气氛,邢长青听说白贺炜要去随江看望父母,便对他说:“现在也没什么事儿,早点出发,免得到时候高速上堵。”于是白贺炜听从领导安排,提前一天开始了去随江的行程。

从张州到随江全程五个多小时,自从父亲去到随江,他们父子俩也就见了两、三次面,电话不过一周一次而已,有时候太忙半个月能联系一次就算不错了。母亲倒是常给他打电话,大多是关心他的生活起居和感情问题。

白贺炜独自行驶在枯燥的高速上,明知道回去迎接他的又是啰啰嗦嗦的念叨,可相比于三口人都在灵泉时,他却有些期待了。独自生活久了,以前避之不及的亲情现在就显得格外珍贵。下了高速,他第一件事就去商场给父母买东西,随江他不常来,这里的经济并没有灵泉好,父亲说官场风气也不如灵泉,搞得他现在压力很大。母亲也说父亲最近睡眠不好,总是在半夜惊醒,白贺炜另外又去药店买了些安神补脑的东西,大包小包的拎回了父母住着的政府大院。

他敲门进屋,母亲热情的迎了过来,见他拎了这么多东西,还说他怎么懂事儿了,白贺炜的脸红了,搀着母亲回到沙发上坐下。

母亲精瘦了一些,想必是父亲的压力也感染到了她,在他家工作了很多年的章阿姨也一起跟到了随江,见白贺炜回来也特别的高兴,直说晚上要多做几个好菜。

“别说我了,张州就没有合适的姑娘?”母子俩聊了一会儿家常,话题便转到白贺炜身上。

“妈,你可真是三句不离这事儿。”

“贺炜啊,你年纪都不小了,娇楠也都走了好多年了,你真该找新的了,你自己在张州生活,和我们离得也远,没人照顾怎么能行。”冯月念叨着。

“我这也挺好的,再结婚也肯定会选个自己喜欢的,不能再像以前似的了。娇楠虽然挺好的,可总不是……”

“你是不是还对那段婚姻有埋怨啊?当初爸妈也是为了你的前途考虑的呀。”

听见这个问题,白贺炜摇摇头说:“没有没有,只是我现在想自己找个各方面都贴合的了。”

“贺炜,你跟我说实话,你是不是还对那个小子有想法?”

白贺炜愣了一下,怎么都没想到母亲把话题扯到了郑亦身上,他下意识的否认道:“没有。”

冯月安心地吐出一口气,说:“你爸后来也跟我说了,你们两个之前在灵泉又扯在了一起,怎么搞的呀,怎么就剪不断理还乱的。你们总是……总是……”

“妈。”白贺炜打断母亲的话,他知道母亲是想说,你们走的总不是正路,他却下意识的为郑亦辩白几句:“郑亦他不是你们想得那样,他这人没什么心眼儿,脑子又轴,认准了什么事儿就好钻牛角尖儿。一直以来都是我挺对不起人家的,你们别把他往坏了想。我现在在张州,他在灵泉,离得远了,时间久了,一切就都淡了。”

“那你们……以后……就真的……”她似乎还是很担心。

白贺炜见母亲小心翼翼的,不禁笑了,“我都听说他处了个女朋友,说不定什么时候就该请我去喝喜酒了。”

冯月终于安心下来,拿起一个桃子塞在白贺炜手里,“我也知道这种事情急不来的,有合适的,你也别拖着了,我现在离你远了,真是管不住你了。”

白贺炜盯着手中白里透红的桃子,却将它幻化成为一张喜帖,心中有股说不出来的酸涩,能听,却不能细想,自己究竟怎么了?

白贺炜在家住了四天,便启程前往灵泉。

在这四天中,他和父亲只一起吃了一顿早饭和一顿晚饭而已。父子俩并没有什么空闲聊天,因为白子峰实在是太忙了,就连十一当天都泡在办公室,要不然就是和下面的人去奋斗第一线的没有休息日的工厂视察慰问。

当初环保督察组来对随江官场的撼动堪比一场地震,在这个时候白子峰临危受命,肩头上压得胆子简直沉重不堪。白贺炜注意到,父亲的确瘦了,来不及染黑的发根和眉心日渐加深的川字纹证实了他的辛劳。白贺炜也说了让父亲注意身体的话,白子峰却笑着说:“怎么出去了就比以前懂事了呢?早知道就不把你留在身边那么多年了。”谁想到,父亲竟是和母亲一样的论调。白贺炜觉得自己和以前一样,可周围亲近的人都说他变了,他在想可能是受环境和周遭的影响,心情好了,自然人也放开了很多。其实这么多年困住自己的枷锁到也不是全部是父亲附加给他的,还有自己走不出的怪圈罢了。

回到灵泉,白贺炜趁吴灼峰不用加班的日子去他现在居住的老旧小房中找他,谁知这人正带着闺女在家里折腾,忙叨出一身的汗,顶着一头乱发来给他开门,狗蛋就跟在后面冲他汪汪直叫。狗蛋是认识白贺炜的,叫了两声,闻到熟悉的气味,就耷拉着舌头跟他谄媚地摇起了尾巴。白贺炜没来过这里,乍一进来,环视四周的确是太过逼仄,也难怪吴灼峰说狗蛋折腾不开。吴灼峰的女儿吴萧菲甜甜的喊了一声叔叔好,然后拖着狗蛋的项圈就去一边玩去了。

吴灼峰说:“家里乱,你凑合呆着,我给你泡茶。”

“你别忙活了,咱们一会儿一起出去吃个饭,顺便给狗蛋买点狗粮什么的。”

吴萧菲在客厅的一角,小心翼翼地问白贺炜:“白叔叔,你真的要把狗蛋接走啊?”

白贺炜点点头,小姑娘委屈极了,抱紧了它,说:“我想它怎么办?”狗蛋瞪着它的大眼睛,对自己的未来恍然不知。

“你可以来张州看它呀。”白贺炜不太会哄孩子,话说出来实在是生硬。

吴灼峰对待女儿就马上换上慈父的笑容:“菲菲呀,咱们不是说好了吗?爸爸没时间照顾狗蛋,就把它送回给白叔叔呀。”

菲菲把头埋在狗蛋身上,抱了很久,不舍得松开,她对狗蛋说:“你可别想我呀,我放假叫我爸爸带我去看你。”

狗蛋依然一脸懵懂。

和吴家父女吃过饭,吴灼峰就带着女儿去儿童乐园了,白贺炜自己晃到商场里的宠物店,大包小包的买了一堆宠物用品,他推着购物车往外走,刚巧碰见郑亦和他的小女朋友,两个人正手拉手的在溜达,时不时的说上两句话,显得亲密无间。郑亦最近好像光鲜一些,似乎带着恋爱中人特有的光彩,他要比那姑娘高出一个头来,姑娘小鸟依人地站在他旁边还真是挺般配的。

这画面真的刺眼……不对,或者应该说是和谐极了。

有那么一瞬间,白贺炜挺想冲过去掰开他们十指交握的手,但这种事也就在脑海里过了那么一下而已,然后他的嘴角就扯出一个应该是挺祝福的微笑,因为郑亦也看见了他。

“学,学长。”郑亦磕磕巴巴地跟他打着招呼,脸上透着一抹红晕,他匆匆忙忙的收回了握着女孩儿的手,插在了外衣的口袋里。

这个小动作让白贺炜的心里似乎舒服了一些,他推着车走过去打趣道:“我早就听老吴说你找到女朋友了,没想到这么巧竟然碰见了。”

郑亦的嘴角扯出一抹不自然的笑,他对小姑娘说:“悠念,这是我学长,白贺炜。学长,这是李悠念。”

白贺炜注意到,郑亦并没有在那个名字前加上女朋友三个字,但也不代表这是一种否认。

他说:“嗯,挺好,这多般配呀,哪天请你们吃顿饭吧。”

“行,行的。”郑亦答应道。

白贺炜看看表,说:“你们赶紧去溜达吧,我还有事先走了,到时候电话联系。”

“嗯。”

白贺炜头也不回地推着购物车走了,他有那种郑亦可能在一步三回头在看他的预感,他却抑制住了自己转身看看的想法。

出了商场,外面下起了毛毛雨,白贺炜把大包小包的宠物用品塞回到车上,给吴灼峰打了个电话,说:“我先回去了,明天再去接狗蛋。”他没有跟吴灼峰解释为什么自己这么匆忙想要离开,只是需要一个单独的空间待一会儿。

听说和亲眼看见所产生的效果实在是差别太大,他竟有种自己种了那么多年的大白菜被猪给拱了的挫败感,那女孩儿很好,和郑亦也般配,可他真的无法像对吴灼峰说得那么大度的去祝福郑亦了。一个人等了他这么多年,喜欢了他这么多年,不在意自己对他造成的伤害却依然坚守,他觉得理所应当。可真的这份坚守不在了,白贺炜竟然觉得自己很失落,很难受。

可他又有什么立场去对郑亦说别和她在一起了呢。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