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西藏小说网 > 白贺炜周至 > 第69章
 
半个小时之后,卤肉饭送到了,白贺炜去开门,狗蛋迈着小短腿欠欠儿的跟在他身后,郑亦得了空,拍了拍自己从进门之后就红得不正常的脸,又晃了晃头,捏了大腿根儿一把才算清醒过来。——原来真不是在做梦呀。

白贺炜拎着塑料袋回来放在茶几上,看郑亦疼得龇牙咧嘴的样子,说:“想不到你还有自虐倾向。”

“没,我就是看看自己是不是在做梦。”

“傻样儿,你快吃吧,这家味道还不错。”

郑亦打开袋子,食物的香气引得他不停的在分泌口水,肚子又开始不争气的叫了起来,狗蛋也伺机而动,把前爪搭在茶几上,一边吐舌头,一边摇屁股,可怜兮兮地露出一副馋样。

“你也饿了?”郑亦问他,舀了一勺饭想给狗蛋,却被白贺炜拦住了。

“别给它吃这个,你来之前刚喂了狗粮,就是爱凑热闹。”白贺炜把狗蛋抱下来,强制性的扣押在怀里,郑亦吃着饭,嫉妒起狗蛋来了,朝他呶呶嘴,老大不开心,冒起来的醋意差点没把自己酸死。

他这点小心思自然被白贺炜看在眼里,“你跟一个狗置什么气,快吃饭吧。”

“学长,你不吃吗?”郑亦问,把套餐里附带的炸鸡柳推到白贺炜面前。

白贺炜摇头,“我不吃了,等会还出去。”

说时迟那时快,虽笨拙,可看见吃的东西却两眼冒光的狗蛋从白贺炜怀里挣脱出来,蹦到茶几上,叼了一口炸鸡柳后就跑了。白贺炜一来气,追了过去,虽然狗蛋已经把肉给吃了,可还是挨了一顿揍,被白贺炜打得嗷嗷直叫,“让你乱吃东西,别人还怎么吃,真是一天不打就上房揭瓦。”

郑亦有点懊恼,总觉得自己害得狗蛋挨了揍,但是狗蛋是记吃不记打的,过一会儿又谄媚的跑到白贺炜脚边摇尾乞怜。白贺炜下结论道:“狗蛋就和你一样。”

郑亦伸手指了指自己,问道:“我?”

“不然你以为我说谁?”

“……”郑亦被嫌弃得欲哭无泪。

吃了饭,白贺炜让他把餐盒塞进袋子里扔到门外面,他自己则拿了块抹布擦了擦茶几,他说:“下午你自己在家里吧,我得出去一趟。明天没什么事的话,带你去跟沈心吃个饭。”

“哦,好。”

“周一早上我送你去张州大厦吧,我们单位离那儿不远,你要是不愿意在那儿住,这几天都住在我家也行。”

“不打扰吧?”

白贺炜使劲戳了戳他脑袋,给郑亦戳得龇牙咧嘴,“我真想把这里撬开看看怎么长的,你跟我说话不用总小心翼翼的,我又不能吃了你。”

郑亦习惯性的低下头,其实他是高兴的,小声说:“吃了也行。”

白贺炜似乎没听见,说:“郑亦,你有点自信,既然我能问出那句话,我就不再是玩玩而已的。”

郑亦终于直起了脊背,按住了白贺炜的手,白贺炜没有抽回去,反而翻过来与他相握在一起。“今天的约会实在是推不开,我带你去也是没问题的,只不过那人不行,怕惹麻烦。不知道你听没听说过许岩君?”

郑亦努力的在自己的记忆里搜索这个名字,终于在某个角落里找到了,“是那个在学校追你的……”他不止听说过,还见识过,那时候郑亦也不过刚认识白贺炜,许岩君的大名可以说如雷贯耳,即使后来他们在一起的那段时间,许岩君也是如影随形的,直到后来毕业才没什么消息。

“就是他。”

“他啊……又在追你了吗?”

白贺炜点头,并没有否认。

“哦……”郑亦犹犹豫豫的应了一句,心里总是有些难过。许岩君很帅,也挺有才华的,会弹吉他,嘴巴也会说话,总之是比自己还好的那种存在。

“我说了,郑亦,你能不能有点自信?”白贺炜看出了他的小心思,说道:“那时候我不答应他,现在也不会答应,你即使不来,我今天也会去把话跟他说明白的,他人品不行,喜欢乱说,又太过张扬,本来就不在考虑范围内的。”

“学长,我知道了。”

白贺炜吃过饭回来才六点多,一进门,看见郑亦抱着狗蛋窝在沙发里看老掉牙的香港喜剧电影被逗得哈哈大笑。他又喝了点酒,晕乎乎的状态正好,郑亦见他回来了,小媳妇似的抱着狗迎了出来。

可能是他身上有酒气,郑亦皱着鼻子闻了闻,问他:“喝酒了?”

“嗯,喝了一点。”白贺炜换了鞋,把外套脱了挂好,看郑亦有些期待的看着他,胡噜了他的脑袋两下。“是想问我怎么谈的?”

郑亦点头。

“没说什么,又不是十几二十岁的小孩儿了,说明白了相信他也就不胡搅蛮缠了。”白贺炜轻描淡写的说道。而实际上,许岩君要比他想象的激动一些,也不顾场合的冲他歇斯底里,惹来一些人的侧目。

——“为什么我就一直都不行?大学的时候追你那么辛苦,你一点反应都没有,甚至还跟那个叫什么亦的人在一起了?他哪儿有我好?长得也很普通,好像又没什么才华。”

白贺炜倒是很平常的抿了口酒,说:“可他比你识趣,我即使跟他分手,他也不会像你这样冲我喊。”

许岩君似乎终于意识到自己的失态,压低声音问:“凭什么?”

白贺炜说:“不凭什么,谢谢你前段时间送的那些花和礼物,情人节的那个钱包也挺贵的吧,我在那个单位也不敢用,今天拿来了,还给你吧。”说着把包装精美的盒子推给他,“不好意思,盒子是被拆开了,但是东西一天都没用过,如果你介意的话,我可以折钱给你。还有那些花,其实我不是很喜欢花,之前不知道是你送的,拒收的话,送花的小伙子也挺为难的,你告诉我多少钱,我一起算给你。”

许岩君几乎愤怒了,可是碍于在公共场合,他还不敢在这里发狂。“白贺炜,你到底知不知道什么是尊重?”他咬牙切齿的问。

白贺炜笑笑,“尊重是互相的,大学的时候你对我的不尊重暂且不提,现在你这剃头挑子一头热也让我觉得不够被尊重。”

许岩君站起身,拿起桌子上的钱包和椅背上的外套头也不回的就走了。白贺炜透过玻璃窗看见他快步走到路边拦了一辆出租车扬长而去,心里终于有了一丝轻松。

于情于理,那么贵重的钱包他都不该收,尤其是白贺炜听说许岩君所在的林业规划设计公司经营不善急一直岌岌可危,他突然间在想许岩君接近他可能也是想借他的手揽些工作,那么这个价值不菲的钱包就是很微妙的礼物了,如果许岩君真的人品不好,到时候去纪委捅他一刀,他是吃不了兜着走的。许岩君不是郑亦,郑亦就跟他的名字似的,许岩君却是在厅里挂了名的滑头,白贺炜越发觉得不能和他走得太近。——当然,这些原委白贺炜是不会和郑亦说的。

“那就好。”郑亦笑着说,松了一口气一样。

白贺炜知道,郑亦心里特别在意,他又胆小不敢说,只能在这胡思乱想,见他回来才安心。嘴上说着会自信一点,可实际上总是自卑的,白贺炜希望他能有所改变,但长久以来形成的性格,即使改也不是一朝一夕的。不过他是愿意看郑亦在他面前吃瘪时涨得满脸通红又说不过他的样子,怎么那么好笑,这大概也是白贺炜的一种恶趣味。

“你饿不饿?”白贺炜坐到沙发上,顺口问了一句。

郑亦摇头,“你走之后,我又吃了点儿水果。”

“等晚上饿了,再叫宵夜来吃吧。”

“你总点外卖?”

“自己一个人懒得做,晚上就随便吃一口。”白贺炜从茶几上拿起烟,点了一根,抽了起来。戒烟失败之后,他也不想戒了,烟瘾现在不是很重,怎么说都是精神上的安慰剂。他抽了两口吐出烟圈,捏着烟看向郑亦,郑亦坐到他旁边,就着抽了一口,白贺炜就继续抽了。他说起戒烟的事儿,又念叨父亲生了场重病。

郑亦说:“本来以为你在张州过得挺好,谁知道也糟心。”

白贺炜把烟蒂捻灭在烟灰缸里,“没有你糟心。”

“是。”郑亦承认道:“我刚才想了,回家之后,去家里找我妈谈谈,挨揍也好,怎么也好,她别不理我。”即使在白贺炜这里成果卓著,可没有祝福的感情注定让他觉得心里空落落的。

“因为我和你妈闹得那么不开心,值得吗?”白贺炜问郑亦。

郑亦看着他,点点头,“值得的。”

郑亦的眼睛里闪着纯粹的光,在这夜里看起来是那样的执着而又坚定。其实郑亦在他面前,始终都这样专注的看着他,想起这些来,白贺炜也觉得窝心。

电视里的电影一直在播着,嬉嬉闹闹的背景音下,也忽略了谁先亲吻了谁,谁先脱了谁碍事的衣服。以前只是身体上的交流,如今有了心灵上的契合,情事便变得更为热切。沙发虽然又挤又窄,狗蛋也以为发生了什么大事儿在地上焦急地绕圈乱转,可他们并没有太过在意。郑亦的呼吸渐渐变得粗重,喊着他的名字,对,是名字,在他的指引下攀上了情yù的高峰。

夜还长……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