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西藏小说网 > 白贺炜周至 > 第71章
 
省里要来常春镇检查森林防火工作的内部通知是在四月一日早上下来的,镇里大部分干部早早都下乡去防火了,郑亦把通知发下去,用来工作的微信群里还有人问这是不是愚人节的玩笑,大家想的是毕竟一个小小的乡镇怎么可能入得了高高在上的省林业厅的眼,而且灵泉市那么多乡镇,为什么偏偏就相中了他们。而杨树洪让郑亦通知党委委员赶紧回来开碰头会,这充分证实了消息的真实性,大家很快也就闭嘴。唯独不意外的是郑亦,毕竟他几天前就知道了,不过就是没有确切时间而已。

刚吃完午饭,杨树洪就把郑亦叫了过去,他说下午区林业局的周学强局长和森林派出所的新任所长来镇里检查森林防火工作,这个新任所长姓岳,叫岳石海,郑亦从林业站出来已经不太关心林业局的大事小情了,更何况白贺炜也不在那儿,他便更没有兴趣了,也不知道这岳石海是哪一路的神仙。而杨树洪找他无非是交待他接待省里检查组的事情,杨树洪似乎没什么心理准备,想起什么说什么,不太有条理,郑亦正努力的记住要点,可他话刚说了一半就跟想起什么似的拍了拍自己的脑袋,然后惊喜地看向郑亦,道:“小郑啊,你看我才想起来,你和省里检查组那个白贺炜是同学来的吧,那我可就放心了,他以前不还是森林派出所的所长嘛。”

郑亦愣了一下,点点头,“对啊,就是他,他是我学长。”

杨树洪站起来,在房间里背着手踱了会儿步,然后说:“既然这样就再好不过了,从咱们北城区出来的干部,自然不会为难咱们,你这段时间和他多沟通沟通,看看有没有什么我们需要准备的。另外,下午区里来检查你也跟着,毕竟你曾经在林业站工作过那么多年,有什么林兵不明白的地方需要你从旁边提点一下。”他笑起来,可见烦恼了一上午的东西突然就迎刃而解了。郑亦不太会猜领导的心思,党委会他也没开,只是觉得一个检查而已倒也不用为难成这样,毕竟他心里有底的是白贺炜是检查组的一员。

郑亦从杨树洪办公室出来刚好跟李大为和林兵碰了个照面,郑亦问了声好,杨树洪在里面招呼:“来来来,事情是咱们想繁琐了,那个小郑不正好认识白贺炜嘛……”

郑亦关门出去,刚好盖住了关于他的话头。即使思想有些松懈,尽管与他没多大关系,可他从来不打无准备的仗,还是利用一中午的时间,又把以前的业务资料翻了一遍,做足了功课,生怕在来检查工作的林业局的领导面前有什么闪失。

但事实证明他想多了。

林业局的一行三人到镇里已经是下午两点多钟,杨树洪、秦长业和李大为在门口迎接的,郑亦和林兵就像俩小随从跟在他们身后。他们先去会议室开了个小会,汇报是李大为做的,迎检材料是林兵按照各级要求准备的,汇报和材料都没什么问题,毕竟都是四月份的这个最关键的时候了,各个部门的检查都是轮番进行的。随后又说下乡去各村看看,由林兵开车,秦长业带队坐副驾驶,郑亦和李大为坐后面,带着领导们就下去了。

一路走下来,到了南沟村和何家村交接的路边就都下了车,岳石海指着路口蹲守的干部说:“我看别的还行,就是路边站得人太少了,我觉得怎么也要形成一种让省里觉得我们重视这次检查的感觉。”

林兵上任时间有限,跟局里领导接触得不多就没说话,倒是李大为接了话茬:“领导,是这样的,咱们镇里出动了两台防火运兵车,防火队员在巡防车上,路边站得是部分镇里的机关干部和一部分各村雇用的临时护林员,还有一些在山头上,如果都站在路边的话,怕哪里突发火情来不及赶过去。”

岳石海摇了摇头,否定了李大为的观点,“省里的那些人他们懂什么?来检查不过也就做做表面功夫、走走过场罢了,重要的目的我们心里难道不清楚吗?拿着公家的钱四处逛嘛!能起到什么作用?能解决什么问题?到最后都还是咱们基层自己的事情。”岳石海个子不高,身材很是肥硕,挺着个大肚子,秃顶,黄牙,说完这句话便猥琐地笑了起来,脸上的两坨肥肉跟着乱颤,“吃拿卡要”几个字就快从他的嘴里喷薄而出了,但身为干部,周围那么多人,怎么也得注意形象,他以为大家心知肚明,到后不过是一笑了事。时任区森防办主任的方伟洲之前是白贺炜的下属来的,听他说这种话,不屑地扭过头去,嘴里嘟囔了一句,郑亦虽没听出是什么,但也能明白这是抱怨。

在场的一部分人敷衍地跟着讪笑,场面一度非常尴尬。毕竟涉及到白贺炜了,郑亦更是厌烦得要命,他往后退了几步,站在了方伟洲的身边,递给方伟洲一根烟,假意闲聊道:“方主任,这个所长怎么样啊?”

“呵……”方伟洲冷笑道:“没水平,就知道趋炎附势,跟白所没法比,整个所里,就钱教捧他臭脚。”

郑亦抽了口烟,没说话。

方伟洲又说:“他以前不是森林公安这边的,是从区公安分局被人挤掉后托了好多关系才来我们这儿的,什么业务都不懂。咱们干活的还说不了什么,提的意见人家也听不进去,下边的人能怎么办?”

这三言两句的抱怨,郑亦自是懂了方伟洲受了不少气。

“倒是希望今年着两场好火,给他烧下去了算。人家倒是有自信,还说白所长名字带火不吉利,他名字带水,还是大海,今年肯定平安。”

郑亦一听乐了,“这可真够迷信的。”

可方伟洲又说:“谁说不是,要说也真是邪门,每年到这时候也都着几场了,今年倒是消停,要不人家也没有这个自信。”一根烟抽完,方主任也结束了抱怨,郑亦跟着上了车,兀自陷入沉思中。

一路上,岳石海所长真的指出了不少问题,不过大多数都是表面功夫做得不够细致,根本不理会李大为提出的设备短缺、机器损坏、人员配置不够、经费不足等这些实际上的问题。在车上,李大为对秦长业说:“这岳所长真是没什么水平,领导,你说我们听谁的?”

秦长业却说:“问题是岳所长指出来的,那就按照他的要求整改。”

“可是……来检查的是白贺炜,同行的还有之前在龙爪山大火时起到关键作用的邢长青副主任。”

“甭管是谁来检查,最能领会省厅意思的是咱们还是人家林业局的?咱们能和省厅的人接触到吗?”秦长业问。

“能啊,小郑。”李大为见秦长业竟然在这事儿上装糊涂,竟把郑亦推到了前面。“白贺炜是他学长,相信两个人是必然有联系的,你问问他是什么意思?”

秦长业坐在副驾驶,回头看郑亦,说:“小郑,那你说说上面是什么意思?”

事情来得太突然,他并没有任何的心理准备,脑子转得也不够快,又怕因为自己的只言片语让两个领导产生嫌隙,只好面露为难之色,说:“我和他没什么联系,接到这个通知我也觉得挺突然的。领导,你们问我,我也说不清啊。”其实他内心是想说脚踏实地的该怎么办就怎么办,可秦长业毕竟是镇长,他在车里不给秦长业面子,那么他也怕以后秦长业会给他小鞋穿。在政府机关做事,每走一步没说一句话都要琢磨清楚。他看了看李大为,李大为看起来已然有些生气。

下乡回来已经四、五点钟,自然而然的就留了他们吃晚饭,招待虽然在食堂,可饭菜却不是让食堂准备的,而是郑亦跟外面的饭店订的,不用想,这是超越接待标准的一顿饭,席上是镇里的党委委员,还有林兵和他。市区两级都有规定防火期间不能喝酒,可岳石海似乎并不在意,光他自己白酒就喝了半斤,啤酒又喝了半打,他似乎并不在意这样做是不是违反工作纪律,喝多了的他,还拿在场的女性开起了庸俗的玩笑,让人作呕。

郑亦在林业站工作很多年,白贺炜就不说了,就是前任的欧所长也没有这么离谱过,可以说是叹为观止。倒是秦长业似乎很喜欢这一套,和岳石海推杯换盏好不热闹。郑亦借尿遁出去透口气,外面天色已晚,他的脑子乱得跟浆糊似的,他挺想给白贺炜打个电话,手机刚拿出来,肩膀就被谁拍了一下,他回头看是李大为。

李大为从下午回来就没跟他说过话,也没给他好脸色,似乎还在为下午的事情生气。郑亦挺抱歉地看着他,李大为只是笑笑,递给他一根烟。

“郑亦,你有点儿变了。”李大为把烟点着,叼着烟,含混不清的说着,他抽了一口,望向远处,“我也能理解,给领导做秘书的不圆滑些,吃亏得总是自己,夹在各式各样的领导中间,特别为难,大家都是从这条路上走过来的。”

郑亦低下头觉得很是惭愧。

李大为又说:“我当时也忘了你不在林业站干了,说话没顾虑到你的立场。”

“李镇,这是我的问题。”

李大为摇头,“是他们的问题。”他的目光放回到喧闹的包间中,冷笑了一声。抽了一根烟后说:“你现在能理解我过年时说得话了吧,其实杨书记和秦镇长也是……呵……”

他没把话说明,郑亦也能明白,“嗯。”他应了一句,便跟着李大为回去了,他眼见着李大为转眼便挂上了另一副脸孔,陪说陪笑的,在领导中间如鱼得水。

郑亦也说不出是什么滋味,只觉自己功力不够还需修炼。

饭后,把神佛们送走,喝多了的领导们各自回了寝室。毕竟是清明时节最紧迫的几天,大多数都留宿在镇里。郑亦的家离得不远,现在又没有下乡任务,他怕同寝室的睡得不好,也想跟白贺炜说说话,就回了家。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