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西藏小说网 > 白贺炜周至 > 第75章
 
还是同样的地方,却已物是人非。

郑亦看见混乱不堪的现场,不由得想起前年同样在这里那次井然有序的救援,虽然辛苦,却很有成就感。

如今的火情与前年不相上下,只不过换了别的山头,在天气情况优于前年,地被物已经有了绿色的情况下,他想不出为何火势没被控制住。让人匪夷所思的是,他刚到火场就被告知不允许向外散布任何消息,现场几百号人,在通讯如此发达的今天,郑亦想不通要如何才能堵住悠悠众人之口。更难以想象的是,竟然没有建立公共电台,更没有安排任务分配,所有救援人员各自为政,无头苍蝇似的瞎救一气。

就在郑亦作为后勤人员在山下准备补给的时候,他看见岳石海还挺悠闲的在与旁人聊天,他的嘴角挂着谄媚的笑,就在他路过他们旁边时,只见岳石海腆着他那肥硕的啤酒肚,用手顺了下脑顶所剩不多的几根头发,对一个个子很高身材纤瘦的中年眼镜男说:“季局,您放心,这火肯定救下了,就是时间问题,时间问题。”

郑亦猜这个瘦高男人可能是周至退休后的接任者,只听那个男人冷哼一声,对岳石海说:“我已经跟你说了,让你别把事情闹大了,你这么欺上瞒下是早晚要出事情的。”

两人关系好像很密切,郑亦八卦之心四起,故意放慢了脚步,留意他们的对话。

岳石海又说:“省里没必要告诉的,咱们北城区所有乡镇的救援力量都出动了,还怕这火救不下吗?惊动省里的话,咱们势必都要挨处分的。我是没有之前白所长那样的爹,背景也不好,我好不容易混到这份上,再挨个处分划不来的。”

被称作季局的人似乎没有岳石海想得那么乐观,他抬头望望山上的火,背着手进了临时搭建的指挥部中,对话也因此终止。

要是以前,白贺炜、周至这些领导在的时候,他们断不会这么安然的坐着,而是会和一线人员一起上山救火,更会时时关注火情,指挥也是冲在最前面,做到扑救有序,灭火有法。如今领导换了,连靠前指挥都不肯了,之前打下的良好基础就这样被他们毁于一旦,真是可惜。

郑亦送完最后一批后勤物资,天已经黑了下来,常春镇的救火队员正在换着休息,他们一边啃着面包馒头一边聊天。

其中一个说:“妈的,就好像闹鬼了似的,刚救完就又冒起来,我真是要疯了。”

另一个人说:“闹什么鬼?大峪乡的扑火队员从你对面吹,可不又冒起来了。”

“那也不能瞎救啊,连个总指挥都没有,我这一路上看见好几个别的乡镇的救火队员了,东一榔头西一棒子的。”

“去年多消停,一场火没着。”

“就是前年火多,也没救过这么窝囊的火。”说话的是丁明双,“前年也是这个地方,另外一个山头,那真是有序在推进,没有这么难受,省市区的人都在,力量非常充足,哪像这样。”

李大为走了过来,说:“得了,别抱怨了,赶紧吃,吃完了干活。”

郑亦在一旁站着,给白贺炜发微信:“这岳石海一点指挥经验都没有啊,瞎搞嘛!”

还不等白贺炜回,李大为拍了拍他肩膀,问道:“后勤工作轻巧多了吧?”

郑亦抬起头冲李大为笑了笑,为难的说道:“李镇,我这一趟趟的也不少跑。不过好像区里都没什么表示,这一路上都是各乡镇在做后勤工作。”

李大为撇撇嘴,“岳所长可真是……”这话还没说完,就听见从远处传来一阵喧闹的声音,郑亦和李大为不约而同的往那个方向望过去,不一会儿,一个跌跌撞撞的人影从远处跑了过来,等近了,才发现是大峪乡的一个护林员,头灯照着他年轻的沾满了灰土的脸,衬得他嘴唇青紫一片,只听他说话的声音是抖的,“我,我们站长,还有队长,刚才,刚才脚一滑,掉下去了……就,就在那边……”

郑亦顿时愣住了,李大为似乎也没了动作,他们一时间还以为自己听错了,李大为又问一遍:“你说什么?”

“我们站长和队长掉下去了,那个崖面太陡了……现在,现在还联系不上指挥部,电台喊不通,我下去报信……”

“快去,快去啊!”李大为赶紧让人走了,他扯着郑亦就往那边跑。

天越来越黑了,郑亦把手机上的手电给打开,一缕白光照着前方崎岖的山路,他们很快就到了人掉下去的崖边,这里已经站了不少人,却没一个人敢下去救人。有人在喊这两个人的名字,并没有得到任何回复,周围说什么的都有,大多数论断都是凶多吉少。郑亦给白贺炜发微信的手是抖的,发完了,手心全是冷汗。

火着多大都还有挽救的余地,可伤亡却是大忌。周围的人对此心照不宣,可想而知,岳石海的仕途大概到了头,他原本还想靠隐瞒不报来回避处分,可这次事故一出就算从头撸到尾可能都是轻的。

十分钟后,远处终于有了些声音,郑亦看见岳石海带着一队人,挪动着他肥胖的身体赶了过来;半小时后,专业的救援人员下去了,岳石海满头都是汗的叮嘱救援人员要小心点儿,千万别再掉下去了;一小时后,他们把人拉了上来,遗憾的是,那两个人已经没了呼吸和脉搏,再看岳石海,他一屁股坐在地上,整个人再也没有了之前的信心,颓丧得宛如一滩烂泥。

大火就像恶魔在继续吞噬着山上的植被,似乎大家都没什么心思在救火上了,夜晚的风声伴随着灭火器的嗡嗡声,就像在为亡者演奏一曲哀嚎着的悲乐,两条生命就这样随风而逝。郑亦坐在一处山石上,脑子里一片空白。毕竟听说和亲眼看见给人的震撼是不一样的,他只要一闭眼,眼前就会出现那两个人的惨状。

手机不安的响了一下,是低电量提示,他拿出来看了看,不知道白贺炜什么时候回了他一条微信:“我在去灵泉的路上了,听说人没了是吗?”

郑亦回:“是。”

白贺炜的回复很快,他说:“等我过去。”这条微信内容只有简单的四个字而已,却给了郑亦不少力量。

“嗯。”

两个月没见,他都没有像此时这般想念过白贺炜,因为有那么一瞬间,他想到那次丁家堡镇山泉庙北山着火,这也是真正意义上的重逢,自己一时失足掉在壕沟里,如果不是及时被救,可能也会毙命当场了吧。郑亦摸了下后脑勺的那条伤疤,那里的皮肤形成一条隆起来的增生,上面已经没办法再长头发了,所以特别光滑,白贺炜似乎对这条疤情有独钟,后背位时吻住他的后脑勺还会取笑他,这让他的情绪就更为亢奋。谁想,这条疤,此时竟成了一种思念至极的心理慰藉。

白贺炜跟着邢长青,带领救援队伍赶到灵泉时已经半夜。他们来不及休息,第一时间就到了现场指挥部。白贺炜对于龙爪山的地形地貌依然有记忆,他拿了装有专业软件的PAD,便问等在这里的方伟洲救援情况。

方伟洲为难的耸了耸肩,说:“岳所不让我参与,救援都是他和市局的季局安排的,我就只是负责后勤工作。”

白贺炜在心里念叨了一句:“瞎搞。”嘴上却问:“那他们人呢?”

“不是死人了嘛,家属到了,正沟通呢。”

白贺炜特别不舒服,可这俨然是人家的场子,他说不出来半句不是。正这时,一个看起来温文尔雅的中年男人走了进来,方伟洲介绍道:“这是市委韩云清韩书记。”又对韩书记介绍说:“这两位是省林业厅森林防火总指挥部的邢长青副主任和白贺炜同志,白贺炜同志以前是北城区森林派出所所长。”

韩云清,白贺炜当然有所耳闻,这位就是与父亲当年政见不合的领导,本人他还是第一次见。白贺炜和邢长青分别与他握了手,韩云清似乎对这件事的责任认得很清,他的态度也很明确:“今天省里有个会,我也才赶回来,事前并不知道市区两级的干部在这里欺上瞒下的瞎搞,这件事我们市委市政府一定会严肃处理的。但现在不是追究责任的时候,当务之急是先把火灾扑灭,就辛苦二位了。”他又吩咐方伟洲,说:“现在大家都听省厅领导的指示,你去把季冬和岳石海叫来。”

方伟洲应声出门,白贺炜则和邢长青研究起现场情况,韩云清听得很虚心,对于他们充分信任,十分钟后,季冬和岳石海都到了,可当邢长青问起救援情况时,岳石海却说:“西边,西边快灭了,东北还有火情,也正在救着呢?”

邢长青问:“人员怎么安排的?”

“这……”岳石海一脑门的汗,卡了壳,什么都说不出。

邢长青说:“这没有一个人懂?季局,您说呢?”

季冬愣了愣,也是说不出个所以然来,邢长青叹着气拿起了桌子上的一部对讲机,说:“那集中的指挥电台呢?我跟各乡镇的说。”

岳石海还是没话说,白贺炜也算明白了郑亦发给他的抱怨。

“合着着了这么大的一场火,除了死了两个人,你们什么工作都没做?”邢长青总算脾气好,忍到现在才发火,他声音很大,给季冬和岳石海吓了个哆嗦,更是一声都不敢吭了,垂着个脑袋,任凭发落。

邢长青说:“贺炜,你来统一电台,争取尽快与山上的救援队伍取得联系,沟通救援情况,然后我们好做下一步计划。”

“是!”白贺炜应道。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