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西藏小说网 > 白贺炜周至 > 第80章
 
郑亦是真的怂,只是平时听听白贺炜的念叨而已,他就觉得白子峰这个人可怕得不得了,他甚至不敢跟白贺炜说他印象中的白子峰是个阴险、狡诈、强大、可以把任何人都玩弄于鼓掌之中的“大魔王”形象,像白贺炜这种各方面综合素质比他都高很多的聪明人都要受他的摆布,更何况是他这种一捏就死还挺笨的小小蝼蚁。他并不觉得白子峰说要见自己这件事是朝着乐观的方向发展的,他宁可在白贺炜身边永远见不得光,也比当面被人诋毁、指责、批评,甚至被威胁离开白贺炜的要好。可郑亦也知道,白贺炜的父母这一关是他迟早必须去要面对的,只是没想过这一切会来得这么快,这么早。

白贺炜怕路上堵车,早早就去火车站了,郑亦和狗蛋在家,那家伙躺在窝里睡得正开心,丝毫没有感知到郑亦的心事。他对着设置好的电压力锅发了会儿呆,脑子里乱七八糟的,随着时间的流逝,心中也越发忐忑了,他慢慢的挪步到水池边,开始清洗今晚准备要做的菜。

下午他和白贺炜去了趟超市买菜,在路上,两个人在谁都不说话,默默的想着彼此的心事。郑亦知道,白贺炜嘴上说让他挺着,可他也是心里实际上丝毫没底的,那句“挺着”大概也是说给自己听的。

超市里,白贺炜念叨着父母喜欢吃什么,郑亦就往推车里面放,结账时,推车里堆满了杂七杂八的食物。再次回到车上,白贺炜并没有着急开车,而是先按了他的手一下,不无伤感的说:“如果,我是说如果,我爸我妈不同意的话,你还能坚持得下去吗?我爸那人……”

郑亦看着他,想起白贺炜曾经跟他说过自己父亲如果想要收拾他真的是易如反掌这样的话,其实他的内心是畏惧的,可他还是点了点头,说:“能。”

他话音一落,白贺炜的大手就罩在了他的脑顶,吐出个“傻”字。

郑亦已经失去了母亲的支撑,也不怕失去更多的人生了。

郑亦对着洗好的青菜,不禁又叹了口气,也不知道这一下午他都哀叹多少次了。

他把用料酒、盐和葱姜腌好去腥的鲈鱼放在锅里清蒸,便去切新的葱姜丝,白贺炜家的这把刀手感很轻却异常锋利,他不太使得习惯,只是稍微走了个神,一阵疼痛瞬间侵袭了大脑,只见左手食指被划出一道长长的口子,鲜血汩汩的往外冒,他顾不上疼,用自来水冲了冲,在柜子里翻出来一盒碘伏消毒,裹上创可贴,集中精神继续切菜。

蒸鱼七、八分钟就可以了,包扎了伤口切好菜,时间已经差不多了,他揭开盖子,用筷子捡去了鱼表面的葱姜,倒掉蒸出来的汤水,又换了个新盘子,这样可以避免鱼腥气,再淋上蒸鱼豉油并摆好葱姜丝,起锅烧了点热油,“刺啦……”一声,滚油浇在鱼身上的一瞬间便蒸腾出一股子热气和香气,闻起来再诱人不过了。

锅里的鸡汤也飘出了香味,炖汤用的蘑菇还是他前段时间从灵泉拿过来的松蘑,是他特地从村民手里买的,用来炖鸡再搭不过。

材料都是好的,但不知道那两尊大神能不能喜欢。他闻着满屋子饭菜香,却并没有什么胃口,扭头看了眼时间,此时白贺炜的父母应该差不多该到了,他更觉得紧张了。

还需要炒几个家常菜,便开了油烟机,在烟火升腾中,熟练的炒好了事先准备的配料。油烟机和炒菜的锅铲相碰的声音实在是有些大,再加上厨房距离客厅很远,他并没有留意听外面的动静,若不是白贺炜凑进来喊他,他以为距离死期还有一定的时间。

他赶紧把炒好的菜装进盘子里,用水冲了冲手上的油腻,把围裙摘掉,带着一身的油烟味儿就出去了。

那一对颇为严肃的老夫妻,从穿着上看就非常讲究,更别提骨子里透出来若有似无的高人一等的高干气势,很庆幸,白贺炜身上并没有沾染一丝一毫,这也是郑亦喜欢白贺炜的一个原因。白贺炜的父亲白子峰穿了一件薄针织外套,里面是白色的衬衫,黑色的休闲裤;他的母亲则是酒红色的连衣裙,黑色高跟鞋,头发还烫了波浪,特别的稳重高贵。白子峰比电视上看见的多少随和一些,但这种随和并没有减少他带给郑亦的压迫感。

郑亦冲着二人深深的鞠了个躬,又按白贺炜的意思喊了伯伯和伯母,问了好。他惊觉自己的声音都是抖的,可没办法,他还是紧张,他就这样站着被这夫妻两个打量了好一会儿,就见白子峰点点头,说:“好。”

郑亦不太懂这个“好”字是回复他的问好还是对他的一种认可,反正模棱两可的让人摸不到头脑,白贺炜小声问他:“饭好了吗?”

郑亦点点头,说:“好了,伯伯,伯母,吃饭了。”

几人移步到餐厅,白贺炜则和他一起去厨房端菜,郑亦压着声音小声说:“你出去吧,我自己弄。”

白贺炜摇头说不用,叮嘱他:“别紧张,看给你吓得,脸都白了。”瞥眼看见郑亦的手上裹着创可贴,又问:“你的手怎么了?”

“刚才切菜不小心划了个口子。”郑亦下意识的背过手不让他看,白贺炜嘴上念叨着“笨”,眉头还是皱了皱的。

鸡汤有点淡了,好在味道不错;鱼有些凉了,但胜在鲜美;炒的几个小菜不是过熟,就是颜色不好看,反正发挥实在是失常。

或许夫妻二人坐了几个小时火车有些饿了,或许他们吃饭真的不挑剔,白子峰胃口很好的样子,吃了一碗之后又让白贺炜给添了半碗。冯月饭量不大,但喝了不少汤,算是捧场了。四个人在餐桌上都没怎么说话,郑亦是被吓得不敢说,闷头吃饭,他还在想,白家是不是有食不言的餐桌规矩啊。

吃了饭,他们两个收拾好餐桌,白贺炜又躲进了厨房烧水,郑亦的手不能沾水,戴了副橡胶手套在刷碗,伤口被碰到了就会疼,他一直皱着眉头,白贺炜说:“要不我洗吧。”便要接他手里的活。

郑亦搪了过去,说:“算了,也没多少,你出去陪他们吧,水开了我拿出去,我在这儿躲会儿。”

白贺炜似乎是在解释刚才吃饭时的尴尬,说:“要不我家人吃饭时也不爱说话,你别想多了。”

郑亦听不出来这话真假,权当他安慰自己了。而且他能感觉得出,自从他们三口人进了门,白贺炜对他说话都是小心翼翼的,全然没了过去的随和自在。他甚至在想是不是在回来的路上,那二位已经跟白贺炜表了态度,他才会这样。郑亦宁可让白贺炜像以前那么跟他说话,而不是现在这样。

“贺炜,你出来一下。”是白贺炜的母亲的声音,他应声出去了,只留下郑亦一个人对付这些碗筷。

水壶的声音盖住了客厅中的交谈,郑亦不敢去想什么,其实白贺炜被喊出去的一瞬间,他已经做好了今晚就被赶回灵泉的思想准备。他把洗好的碗码在消毒碗柜里并打开了开关,透过玻璃门看起来整整齐齐的十分美观。摘了手套后他又检查了伤口,还好已经不出血了,应该不会影响晚上开车。水壶的闸跳了起来,咕噜咕噜的滚水声提示郑亦水已经开了,他理了理心情,拿着水壶从厨房出去,白贺炜似乎跟父母说完了话,就迎了过来,把水壶拿到自己手里,然后对他说:“我爸说想跟你谈谈,你要是不想的话……”

着实吓到郑亦了,他最担心的事儿还是来了,可对于他和白贺炜的感情问题他一向都是勇敢的,他冲白贺炜笑了笑,挺了挺胸,小声说:“这早晚都得面对的。”

父亲背着手进了自己的卧室,郑亦小心翼翼地跟在后面,进去前,郑亦回头看了看自己,白贺炜不好说什么,只能传递给他鼓励的眼神。其实他也没想明白父母为何执着于见郑亦,互不打扰的相安无事多好,即使来的路上,他那老谋深算的父亲一直都闭口不谈心中所想。

“贺炜,别看了,过来坐。”母亲喊了他一声,唤回了他跟进去的心思。见他坐下来,狗蛋挺没眼力见的跳到他身上,一屁股坐到了他的大腿上。

白贺炜倒了杯水给母亲,还不等他说话,母亲就抛给他一个问题,“贺炜,你实话跟我说,你这次对小郑是认真的还是玩玩就算的?”

白贺炜迎着母亲探寻的目光,说:“妈,我是认真的。”

“呵……”冯月冷笑一声,嘴角微微地动了一下。他分不清是嘲笑还是什么,可他下意识的看向卧室,心中升起一丝担忧。狗蛋舔着他的手似乎在安慰他,白贺炜却有种冲进去陪着郑亦对峙的冲动,人都站起来了,却被母亲叫住了:“贺炜,你冷静点儿,你爸又不会吃了他。”

狗蛋跳到地上,似乎被白贺炜的怒气所感染,躲到一边瑟瑟发抖。

“妈,他已经为了我跟他妈决裂了。”白贺炜指着那扇门,早就没了保持了一天的淡定。“我都说了,你们要是不想看见他,我就让他回去了,你们就装作不知道不行吗?”

“是你爸的意思……”

还不等母亲说完话,白贺炜干脆打断了,“我不管是谁的意思,别逼他了,他挺不容易的,在我身边就够委屈了。”

“贺炜,你听我说……”她把白贺炜扯回到沙发上坐下。

白贺炜强行压住自己的怒气:“你说……”

“看得出来,他是个好孩子。可是你们这样合适吗?”

白贺炜别过头,并不想回答。

“的确,这话我们都说了无数遍了,可是一直都没见到本人。你爸最近不舒服,过来看病是真的,小郑他在你这儿的确是意料之外的。你爸说既然这样,那就来看看。我劝过他,别对孩子怎么样,可你爸这人……你还不知道吗?我有时候都猜不透。”

这是情理之意料之外的,母亲多少还站在自己的立场上一点,而父亲就……白贺炜心里更没底了。

“我进去看看。”白贺炜再次起身,却又一次被母亲拦住了。

“贺炜……”

母亲的话音刚落,那扇门开了,先出来的是白子峰,还是背着手,优哉游哉的样子。而郑亦站在床边,那背影显得落寞极了。

白贺炜走进去,喊了郑亦的名字,郑亦似乎晃了神才回头,冲他露出来一个特勉强的傻笑。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