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西藏小说网 > 原神:我们的旅途不会结束 > 第163章 在此之前,先击败我!
 
"欸,戴因?喂....戴因!你在这里发什么呆啊!"派蒙看着眼前一动不动仿若雕塑般的戴因,心中十分疑惑。她忍不住伸出小手在戴因眼前晃了晃,但对方却毫无反应。
派蒙不禁皱起眉头,再次提高音量大喊:"戴因——!"
这一次,戴因终于回过神来,叹了口气,但还是没有回答派蒙的问题,眼神透露出一股哀伤。
荧走上前问道:“怎么了,戴因?”
戴因转过身,恢复了平日里的冷静,便问道:“你们说的那个失踪者…是个什么样的人?”
派蒙将所有的已知线索,全部告诉了戴因。
“现在的我脑海里似乎凭空多了一些东西…是一段有关他的【记忆】。这份记忆是今早我醒来以后忽然出现在脑海中的一段记忆…我记得,在那段回忆里…我把【世界上第一颗耕地机的眼睛】送给了他。”
荧大惊失色!卧槽,说好了要好好保存的,结果转手送过去了!
【奥赛尔:卧槽!你他妈演我!】
【凯亚:哈哈哈,前段时间说自己会好好保存,后面转手就送过去了】
【派蒙:那个失踪者果然跟深渊教团有关系!这下奥赛尔铁定要被改造了,钟离都护不住】
【胡桃:我还没做过魔神的生意呢,请漩涡之魔神赴死,满足我这一个愿望】
【五郎:唔…感应到记忆不是旅行者才有的能力吗?他成精了?】
【希格雯:一个是神之眼成精,一个是地脉精,戴因是什么精呢?】
【派蒙:派蒙讨厌这个名字】

“那个家伙,应该拥有往人们脑海中【投放】记忆的能力。”
派蒙顿时有种不好的预感,如果按照戴因所说,那么维摩庄的人们会不会被投放了虚假的记忆?原本大家都不认识他…可是这样做的目的又会是什么呢?
“今早的这件事,对深渊教团来说,其实也暴露了一个事实。他们的目标…依旧是【世界上第一颗耕地机的眼睛】,并没有把寻找它的事情抛在脑后…给我投放这样的一段记忆,想必是为了扰乱唯一知道【眼睛】下落的我的思维….”
荧一脸焦急地追问道:“那【眼睛】现在还安全吗?它会不会已经落入了敌人的手中?”她的眼神充满了忧虑和不安。
戴因却显得异常冷静,他缓缓地回答道:“你的担忧并非毫无根据,虽然我觉得深渊教团可能尚未将那段记忆转化为现实……然而,鉴于他们对【眼睛】的执着程度,我们绝不能掉以轻心。只有展现出同等程度的谨慎,才能确保万无一失。来吧,跟我一起去确认一下,看看【眼睛】是否依然掌握在我们手中。”他的声音坚定而沉稳,仿佛给荧注入了一丝镇定剂。
荧有些难以理解戴因的行动,如果就这样过去,万一被跟踪,岂不是反而暴露了隐藏位置?亦或者这原本就是深渊教团投放那段记忆给戴因的目的,从而引起他的疑心,让他产生再次确认的想法…
根据自己对戴因的了解,他不可能没意识到这一点,而且他的样子,荧光是有的别想法…

三人来到藏匿眼睛的地方
这里是一片荒芜之地,放眼望去,四周皆被茂密而又高大的植被所笼罩,仿佛形成了一道天然的屏障。在这片绿色海洋的中心地带,有一块巨石突兀地矗立着。走近一看,才发现巨石与地面之间存在着细微的裂缝,而那道幽蓝色的光芒正是从这些狭窄的缝隙中透出来的。
“原来是在这里吗?荒郊野岭,的确不是容易被发现的地方。”派蒙好奇的打量着周围的环境,喃喃道。
就在二人准备上前确认的时候,戴因叫住了她们。
就在这时戴因突然神色恍惚了一下,走上前道:“事不宜迟,我们赶快进去。”
【刻晴:这是什么东西?然后就进去了?】
【凝光:类似于记忆修改…可是能做到更改记忆的不是只有世界树吗?】
【纳西妲:命运的织机,首先就是对地脉动手,当然也不排除戴因斯雷布将计就计,引出旅行者的哥哥】
【派蒙:原来藏匿眼睛的地方就在这里啊,我还以为一直被戴因带在身上呢,可惜现在已经暴露了,空应该已经下令去抢了】
【渊上:深渊无所不能!】
【北斗:该死,竟然把眼睛藏在了层岩巨渊,璃月还有不少人在那里工作呢】
【夜兰:将群玉阁89号推出停泊位,全速赶往层岩】
【卡维:多少?】
【派蒙:多少!89号!凝光你到底造了多少!】
【凝光:也就亿点点…89号和其他的群玉阁不同,它的速度是最快的,但是攻击力却不强】
【克洛琳德:怪不得璃月不需要备战,原来早就已经准备好了】
【可莉:可莉不知道哦,可莉只提供武器,其他的凝光姐姐都没跟可莉说】
【砂糖:可莉小姐,请问…你制作的炸弹现在有多厉害?】
【阿贝多:可以把蒙德城炸上天,从目前来看,可莉的破坏水准已经有艾莉丝女士的零头了】

【丽莎:魔女…】
【空:带着耕地机的眼睛,就是为了引出我吧,戴因斯雷布!】
【戴因:….】

在遗迹的最深处,光线昏暗得令人窒息。这里弥漫着一股陈旧腐朽的气息,仿佛时间已经在此停滞许久。在这片寂静之中,有一尊无头雕像孤零零地矗立着。
这座雕像高大而庄重,却散发着一种无法言喻的诡异氛围。它的身体雕刻精细,但头部却不知去向,留下一个空洞的颈项,给人以无尽的遐想和恐惧。雕像的表面覆盖着一层厚厚的尘土,似乎诉说着岁月的沧桑与变迁。
四周的墙壁呈现出破败不堪的景象,古老的砖石交错纵横,透露出岁月的痕迹。地面布满了破碎的石板和杂草丛生的缝隙,每一步都像是踩在历史的废墟之上。整个空间弥漫着阴森森的气氛,寒冷的气流扑面而来,使人不禁打起寒颤。
“这里应该就是尽头了吧。”
“小心,是【深渊】的气息。”戴因嗅到了一股不同寻常的气息,出声提醒道。
就在下一个瞬间,原本平静的空间像是一块脆弱的玻璃一般,毫无征兆地碎裂开来。伴随着这道清脆的破裂声,一股寒冷刺骨的气息如潮水般涌出,让人不禁打了个寒颤。紧接着,一个身影从破碎的空间裂缝中缓缓走出。
这个身影高大而威严,浑身散发着冰冷的气息。他身披一件厚重的冰晶铠甲,闪烁着寒光;手中握着一把巨大的寒冰长枪,他的面容隐藏在头盔之下,但从那深邃的眼洞中透露出的冷漠目光,仿佛能穿透一切。
他就是冰深渊使徒——来自深渊世界的使者。
(战斗环节跳过)

“和我预想的一样,【虚假的记忆】果然是个陷阱,深渊教团真的跟着我们来到这里……这样一来,也就有机会见到……”戴因的话还没说完,突然间,他感到一股强烈的刺痛袭来,仿佛有无数根针同时扎进了他的脑海里。
“啊!”戴因忍不住发出一声痛苦的呻吟,双手紧紧抱住头部。
“戴因,你怎么了?”一旁的荧看到戴因的异常反应,连忙关切地问道。
“感受到了吗?是地脉的扰动……”戴因强忍着疼痛说道,声音有些颤抖,“深渊教团又在捣什么鬼……”
派蒙紧张地看着戴因,然后又看看自己和荧,发现他们两个并没有什么异样。她摇了摇头,心里暗自庆幸:还好我们没事。
“旅行者,你们先用那边的机关离开吧,按我说的做。深渊教团正在行动,现在回维摩庄的话,或许有机会抓住那个【失踪者】…也可以当作是兵分两路。”
荧默默的点了点头,随着机关的开启,派蒙和荧走了出去,临行前荧回头看看了戴因,心想:道理应该是这样没错…但总感觉好像哪里有些【违和】…是我漏掉了什么事情吗?

二人离开之后,戴因孤身一人置身于这幽暗深邃、弥漫着神秘气息的遗迹之中。四周静谧无声,唯有他自己轻微的呼吸声回荡在空气里。
一阵细微而异样的声响传入了耳际——那似乎是来自远处的脚步声。
起初,那声音若有似无,随着时间的推移,它变得愈发清晰起来。果然,没过多久,那脚步声变得越来越响亮,节奏也越来越快,显然正朝着他所在的方向逼近。
终于,一个身影从黑暗中缓缓浮现出来。只见一名金发少年手中紧握着一把闪耀着金色光芒的长剑,出现在了他的背后。
“哼…我就知道,除非主动踏入你们的陷阱,不然你是不可能来面见我的。”
空看着戴因,语气平静的说道:“你将自己与【耕地机的眼睛】都作为赌注….赌注如此之大,禁不住诱惑而踏入陷阱的、应该是我才对吧,【末光之剑】戴因斯雷布?”
【荧:哥哥!】
【凯亚:深渊的王子再度出现了,不过这个声音为什么一股散兵的味道?】
【阿帽:呵呵,若是可以,你也可以叫我一声哥哥,我不会介意的】
【荧:艹,叫爸爸!爷这辈子都是你爸爸!】
【派蒙:荧的年纪都比影要大,你们不如各论各的!】
【凝光:白色的元素力,旅行者的哥哥一直都是全胜时期吗?这样应该能打赢戴因斯雷布吧?】
【空:确实话很难!他使用的并不是元素力】
【安柏:越来越晕了,在他们眼中我们或许和蝼蚁没有区别】
【派蒙:猥琐发育,别浪,等我起来,一只手就能按着他】
【白术:有自信是好事,但是没有人会等你成长起来的】
【荧:戴因你的话不可信,温迪也是一样,都只能听一半,我现在怀疑你根本就不叫戴因斯雷布!】
【戴因:呵呵,随你怎么想吧】
【温迪:我是不能说啊,也不能给你暗示啊,草神是世界树的化身,天理还需要世界树,所以不会动手,我就是个打工的…】
【钟离:以普遍理性而论,确实如此】


“你一个人来的?那些对你忠心耿耿的信徒们去哪里了,为何没有随你一同到来?”戴因面无表情地说道,语气平静得让人感到一丝寒意。
面对戴因的质问,空嘴角微微上扬,露出一抹淡淡的笑容:“在强大如【末光之剑】这样有所防备之人面前,即使派遣再多的兵力也只是徒劳无功罢了。与其如此,还不如由我一人来直面你”
说罢,空缓缓抽出腰间闪烁着耀眼金光的长剑,将其稳稳地指向戴因,剑身散发出的凌厉气势仿佛要撕裂空气一般。他的眼神坚定而自信,似乎已经做好了迎接任何挑战的准备。
接着,空向前迈了一步,声音低沉而有力地说道:“我深知你心中定然有诸多疑问想要向我讨教……然而,在此之前,先击败我,如何?”
戴因的脸色微微一动,眼神中透露出一丝挣扎和犹豫。他站在原地,身体微微颤抖着,仿佛内心正经历着一场激烈的斗争。
一方面,作为一名忠诚的战士,他深知面对敌人不能有丝毫的仁慈和手软;另一方面,眼前的人曾是他并肩作战的旅伴,他们一起经历过无数次生死考验,有着深厚的情谊。
戴因的心中充满了矛盾和痛苦,他不知道该如何抉择。如果选择战斗,就意味着要亲手伤害自己曾经的朋友,但如果不战,又可能会给自己和其他人带来更大的危险。
他的目光在对手身上来回扫动,试图从对方的表情和动作中找到一些线索,来确定是否真的必须与之交战。然而,对方并没有给他太多思考的时间,气氛变得越来越紧张,战斗似乎一触即发。
在这关键时刻,戴因深吸一口气,走上前去。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